《鯨魚的故事》第四十一話:她問我,她唇上的口紅嚐起來如何?


我一邊在廚房做飯,一邊想著等會小鯨魚下班回來的表情,應該是驚喜帶點高興。因為我們在一起相處的這麼多年裡,我一直都是一個很被動的角色,幾乎從來沒有主動為她做過什麼事情。雖然在去年鯨魚從深圳跑到成都來見我的時候,我們也在我成都的家裡一起坐著吃晚餐。但是彼時的我並沒有像現在這樣被一種久違的幸福感包裹。

是的,我覺得等待鯨魚回家竟然是一種幸福。

就像廣大讀者說的那樣,鯨魚聰明又好看而且還知書達理擁有有趣的靈魂,你有什麼不知足的呢?

雖然我從來都覺得星座這玩意存在忽悠的成分,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天蠍座的鯨魚那種神秘的吸引力確實讓我這條魚上了勾。這種吸引力讓我飛了上千公里跑到上海為她做一頓飯。

我一邊跟著音響裡的音樂哼著孫燕姿的《第一天》一邊做飯,幾乎雀躍的跳起來了。就連鯨魚什麼時候進門我都沒發現。她推開廚房的門,探出一個頭對我說:「乖乖你在做什麼呀,好香啊!」
當時我左手拿著鍋鏟,右手抓著一塊五花肉,鍋裡還咕嚕咕嚕冒著水煮魚的香氣。手忙腳亂地絲毫沒有注意到鯨魚回來的動靜。我頗為驚訝地說:「你不是五點下班嗎?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

鯨魚抱著雙手倚在廚房門邊說:
「怕張少在家裡孤苦伶仃等久了耍小脾氣咯。所以就提前回家了。」

臉帶著笑意,眼睛彎成了一個月牙。

我心想這天蠍座的姑娘是真的記仇啊,鯨魚這句話很明顯就是在挖苦我 2016 年冬天在成都春熙路等了她一個小時然後生氣一天沒理她的那件事。

我笑盈盈地看著她說:

「錯了還不行嗎,這都幾年了,還說我。」

鯨魚吐了一下舌頭,俏皮地回應:「逗你的。」然後她去客廳拿了兩張紙巾過來,讓我轉過身,輕輕地為我拭去額頭和臉上的汗。我們的身體貼合在一起,臉靠得很近,我甚至可以看到她臉上細緻的絨毛,聞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氣。鯨魚一邊擦一邊碎碎念道:「真是稀奇,張少竟然在我家給我做飯。做飯就做飯,你做飯的時候還跳來跳去的,你看你搞得滿頭大汗的也不知道擦一擦。」

我看著她微微翕動的嘴唇和充滿笑意的眼睛。有一種說不出的可愛,就像一隻美麗搧動翅膀的蝴蝶。

我情不自禁地低下頭在她的唇上親了一口,鯨魚倒是沒有抗拒,笑嘻嘻地問我好吃嗎?
我說:什麼好吃?
她幫我擦拭掉嘴上的口紅說:口紅好吃嗎?
我說:沒仔細嚐。
她說:那你要不要再嚐一口?

我心想這天蠍座的姑娘是真的記仇啊,鯨魚這句話很明顯就是在挖苦我 2016 年冬天在成都春熙路等了她一個小時然後生氣一天沒理她的那件事。

我笑盈盈地看著她說:

「錯了還不行嗎,這都幾年了,還說我。」

鯨魚吐了一下舌頭,俏皮地回應:「逗你的。」然後她去客廳拿了兩張紙巾過來,讓我轉過身,輕輕地為我拭去額頭和臉上的汗。我們的身體貼合在一起,臉靠得很近,我甚至可以看到她臉上細緻的絨毛,聞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氣。鯨魚一邊擦一邊碎碎念道:「真是稀奇,張少竟然在我家給我做飯。做飯就做飯,你做飯的時候還跳來跳去的,你看你搞得滿頭大汗的也不知道擦一擦。」

我看著她微微翕動的嘴唇和充滿笑意的眼睛。有一種說不出的可愛,就像一隻美麗搧動翅膀的蝴蝶。

我情不自禁地低下頭在她的唇上親了一口,鯨魚倒是沒有抗拒,笑嘻嘻地問我好吃嗎?
我說:什麼好吃?
她幫我擦拭掉嘴上的口紅說:口紅好吃嗎?
我說:沒仔細嚐。
她說:那你要不要再嚐一口?

我點點頭,於是在四周瀰漫著食材香味和油煙的狹小廚房裡,鯨魚閉上雙眼輕輕地把有點冰冷濕潤的唇覆了上來。我竟然覺得有點慌亂,把鍋鏟順手丟進了邊上的水槽裡,雙手在背後撐著身子。鯨魚像個天使一樣,和我接吻,她身上真的好香啊,像森林深處暗自生長的某種香料。蝴蝶的翅膀嚐起來像兩塊即將融化的冰,像立秋的時候,從河對岸吹過來的風,像一場說來就來的雨。

我能感覺到她的虎牙,她藏起來的秘密。
我又覺得自己是蜜蜂了,而這一次,我採到了她的蜜。

也不知過了多久,鯨魚說,糊了!我說什麼糊了?她說鍋裡糊了!於是我趕緊去看鍋裡的情況,也沒有給她說那個吻到底是什麼味道。如果要我再對她說一次,我覺得那一刻我聞到了春暖花開。

鯨魚看著我手忙腳亂的樣子笑得花枝亂顫,我說你別在這裡搗亂了,你去外面乖乖等著吧。再等我十分鐘就好了。

鯨魚出了廚房沒多久,過了一會兒她就換上了一件 T 恤和一條寬鬆的居家褲又回來了。我說你回來做什麼?鯨魚說我幫你啊?我說你會做飯啊?鯨魚翻了一個白眼說,你忘記你復讀的時候是誰天天給你做飯吃啦?鯨魚接過我手上的活對我說,你去休息一會吧。冰箱裡有一些啤酒,果味的。

我也覺得廚房熱的慌,從冰箱裡拿了一瓶啤酒出門透透氣。我一面喝著酒,一面望著全神貫注做飯的鯨魚背影。她熟練靈巧地穿梭在廚房中,一會兒嚐嚐菜的味道怎麼樣,一會兒又在菜板上飛快地切著配菜。

我想去幫幫鯨魚的忙,她說你都做了三個菜了,我也給你做兩個嚐嚐。你就等我吧,一會兒就好。

她苗條的身段在廚房裡看起來都一點不違和,就像真的在跳舞一樣。從廚房邊上的天窗射進來的光亮,恰好為她窈窕的身段鍍上了一層模糊隱約的光彩。我望得出神了,直到鯨魚讓我吃飯我才反應過來。

我想起來今天買的向日葵還在門口,於是剪去根部,把向日葵插在了花瓶裡。鯨魚說,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向日葵啊?我也不好說是隨便買的,就隨便糊弄了一句想你像向日葵一樣天天開心嘛。

我想去幫幫鯨魚的忙,她說你都做了三個菜了,我也給你做兩個嚐嚐。你就等我吧,一會兒就好。

她苗條的身段在廚房裡看起來都一點不違和,就像真的在跳舞一樣。從廚房邊上的天窗射進來的光亮,恰好為她窈窕的身段鍍上了一層模糊隱約的光彩。我望得出神了,直到鯨魚讓我吃飯我才反應過來。

我想起來今天買的向日葵還在門口,於是剪去根部,把向日葵插在了花瓶裡。鯨魚說,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向日葵啊?我也不好說是隨便買的,就隨便糊弄了一句想你像向日葵一樣天天開心嘛。

我和鯨魚面對面坐著開始吃晚餐,為了慶祝她又倒了兩杯酒和我乾杯。她讓我嚐嚐她的手藝,好多年沒有吃過了,她的廚藝竟然已經遠遠超出了我的想像。我以為自己已經算厲害的了,沒想到鯨魚的川菜做得相當地道。一道宮保雞丁的酸甜,金黃的芡汁都恰到好處。甚至普普通通的炒土豆絲,都被切得細如牛毛。

我忍不住誇到,魚兒你可太賢惠了,誰娶了你真是八輩子修來的好福氣。說著夾起一塊自己做的魚餵她,她咬住了我的筷子,像一隻狡猾的小獸。又戲謔又認真地對我說:「你就可以做我的老公啊。」

這是我第一次從鯨魚嘴裡聽見「老公」這個詞語。
分量太大,以至於我舉在空中的手都忘記收回來。

這種家庭式的溫馨氣氛讓我甚至產生了我已經和鯨魚一起生活多年的錯覺。她挽起了頭髮,雙手捧著臉認真地等待我的回答。我這一次很清楚地聽到了她說的話。

於是對她說:「好啊,啥時候去我家?」

她笑得眉眼都模糊了,在明亮的燈光下,漂亮的像一朵花。


第二十七話《天蠍座的人,都那麽喜歡試探嗎?》

第二十八話《鯨魚,要走了》

第二十九話《鯨魚在用眼淚向我告別》

第三十話《鯨魚的表白》

第三十一話《喜歡你,但沒讓你感覺到,這是我的錯。》

第三十二話《褪去衣裳,再給你看最後一眼》

第三十三話《臨走前夜,她在雨聲中說了四個小時的獨白》

第三十四話《分開後的第十一天深夜,她發來一條消息》

第三十五話《鯨魚發了一張疑似與新男友的合照》

第三十六話《你來上海,我們來乾柴烈火一波 》

第三十七話《買了商務艙機票,終於要飛到上海見鯨魚 》

第三十八話《你就是我的生日禮物。 》

第三十九話《是她,讓我對「性感」有了全新定義 》

第四十話《為她做飯,其實正是男人内斂的告白 》


Art Design: Vickey

© A Day Media Limi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WHAT'S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