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鯨魚的故事》第三十話:鯨魚的表白


看見鯨魚忽然哭了起來,我靠在路邊停下了車。我低聲詢問她怎麼了?她埋著頭只是啜泣,沒有說話。一雙蒼白的小手抓著裙子的褶皺。我遞過去一張紙,她抬起頭,淚水蜿蜒,在她臉上墾出一條河。我摸摸她的頭,我說,魚兒你怎麼了?

鯨魚搖搖頭,沒有說話,然後打開了車門出去透透氣。
她不想說話,我也只好走到她的身邊,安安靜靜的陪著她。

那天的天氣不是很好,陰沉沉的,清冽的風時不時的吹過,拂起了鯨魚的裙擺。我輕輕的摟住她的肩膀,透過她單薄的衣料,我能感受到她啜泣時微微的顫動。她把頭依過來,靠在我的肩膀上。遠方的山峰蜿蜒起伏,逶迤的薄雲在灰濛蒙的的天邊浮動,長空寂寥。我低頭看了看鯨魚的臉,淚水沾在她的睫毛上,微風拂過曠野,微微撩起她的滿頭秀髮。四周寂靜無聲,唯有遠方的幾隻灰色的鳥兒掠過。本來是很稀鬆平常的景色,但是現在想起來卻格外的清晰。明朗得好像可以隨時臨摹下來一樣。

我和鯨魚站了很久,她忽然轉過身來,把雙手從前面環繞過我的腰間,把頭貼在我的心臟那裡。緊緊的抱了抱我。她忽如其來的親密讓我不知道說什麼,我一邊輕輕拍打著她的後背,一邊呢喃著,沒事了魚兒,沒事了。

安撫了一會,鯨魚情緒穩定了下來。
我讓她回到車上外面冷,她乖巧的點點頭。
關上門,我輕輕地撫摸著她的右臉,我問她到底怎麼了?鯨魚說,沒有什麼,就是想起來要和你分開就很難過。
我說,又不是什麼生離死別,你難過什麼?
鯨魚說,以前你天南海北的到處跑。我都從來沒有擔心你會走丟掉或者再也見不到你,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現在覺得你長大了。

我說,你為什麼會這麼想呢魚兒,再說了,這次出去的是你,又不是我。我不一直都會在重慶嗎?如果有時間的話我也會去看你的。

鯨魚說,你老說會來看我,但是哪一次不是我來見你的。以前讀書的時候,你在沙坪壩我跟到沙坪壩,你在牛角沱我跟到牛角沱,後來你又去了觀音橋,我也跟到了觀音橋。再再後來,你去了成都,我也會來成都看你。直到後來你跑了那麼遠,我就再也沒見過你了。

我本來想反駁她,可是我也去過北碚和深圳啊。但是顯得理由很蒼白無力。她這麼一說,我不由覺得心軟愧疚。這麼多年來,好像鯨魚一直都跟在我身後的步伐裡。只是我往前走的太快,也沒有回頭看一看她。

「以前我總覺得你這個很混蛋,」鯨魚又自顧自的說起來,「以前你讀書的時候那麼跩,我從來都沒有想過和你會有什麼交集的。可是後來轉校以後,你和我坐在一起,我就覺得你這個人挺有意思的。讀書你又貪玩的很,只好給你補習。但是你又從來不聽我的話。我當時就想,小張真的煩人死了。但是看見你每天都在我面前晃來晃去,賤兮兮的笑,我又覺得你不煩人了。」

我說,你為什麼會這麼想呢魚兒,再說了,這次出去的是你,又不是我。我不一直都會在重慶嗎?如果有時間的話我也會去看你的。

鯨魚說,你老說會來看我,但是哪一次不是我來見你的。以前讀書的時候,你在沙坪壩我跟到沙坪壩,你在牛角沱我跟到牛角沱,後來你又去了觀音橋,我也跟到了觀音橋。再再後來,你去了成都,我也會來成都看你。直到後來你跑了那麼遠,我就再也沒見過你了。

我本來想反駁她,可是我也去過北碚和深圳啊。但是顯得理由很蒼白無力。她這麼一說,我不由覺得心軟愧疚。這麼多年來,好像鯨魚一直都跟在我身後的步伐裡。只是我往前走的太快,也沒有回頭看一看她。

「以前我總覺得你這個很混蛋,」鯨魚又自顧自的說起來,「以前你讀書的時候那麼跩,我從來都沒有想過和你會有什麼交集的。可是後來轉校以後,你和我坐在一起,我就覺得你這個人挺有意思的。讀書你又貪玩的很,只好給你補習。但是你又從來不聽我的話。我當時就想,小張真的煩人死了。但是看見你每天都在我面前晃來晃去,賤兮兮的笑,我又覺得你不煩人了。」

我沒有打斷她,鯨魚又看著前方的車窗說起來:「本來準備大學以後去一個很遠的地方的,你知道我最喜歡大海了,原本想去廈門或者大連。但是沒有想到你高三的時候這麼慘,家裡出了這麼多的事情。從那以後我就再也沒有看見你在我面前笑嘻嘻的了。我就覺得很心疼你。心裡想著,乾脆就留在重慶算了。你知道嗎,當時我真的很怕你想不開。」

我鼻子開始微微發酸,鯨魚從來都沒有給我說過這些話。在我的記憶當中,她一直都很嫻靜溫柔,坐在我的旁邊,一直埋頭做題。我每次問她作業她都會耐心的給我一直講一直講,但是小男生成熟的太晚,她的那些心思我從來都沒有揣摩過。

「再後來,你又去複讀了。你知道北碚到觀音橋有多遠嗎?我在學校想著你孤零零的一個人在那裡。雖然別人都覺得你很開心,但是我知道你其實一直都心裡過不去那道坎。於是我就經常逃課來看看你。」

鯨魚嘆了一口氣:「我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你就在我腦子裡面揮之不去。總想知道你在做什麼,我看你念大學,看你談戀愛,我真的很不喜歡你的前女友。我不喜歡她。你跟著她到處跑來跑去,雖然我不知道你在做什麼,但是我知道你一定吃了很多苦。我一直都覺得你是個大男孩。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那天你回來,我覺得你長大了。」

鯨魚的一番話說的我眼眶發熱,我輕輕抓著她的手。從喉嚨深處擠出三個字:「對不起…」

風呼啦啦的吹過樹林,發出低聲的嗚咽。我想說句什麼,但是喉頭似有什麼東西堵住似的,開不了口。

「我其實並不想說這些,但是我一直都希望你能夠每天都開開心心。我不知道你身邊的人會不會一直都是我。但是我想你每天都像我記憶中的你那樣,單純也好,傻也好。都比你現在好。」鯨魚說。

「可是人都會長大的。」我說。

「我不知道是不是有時候太天真,我總覺得你長不大。因為在我心裡你好像一直都很小很小一個。老是傻笑。」鯨魚說。

「很多年前的事情了,魚兒。你不也長大了嗎?」

「是啊,我過去也認識了很多男孩。但是他們都很沒有意思。不管他們是長得高高大大,還是富有才華。但是總沒有和你待在一起讓我覺得稱心。我一直都相信你,喜愛你,也從來沒有放棄過你。」鯨魚說。

「那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鯨魚的一番話說的我眼眶發熱,我輕輕抓著她的手。從喉嚨深處擠出三個字:「對不起…」

風呼啦啦的吹過樹林,發出低聲的嗚咽。我想說句什麼,但是喉頭似有什麼東西堵住似的,開不了口。

「我其實並不想說這些,但是我一直都希望你能夠每天都開開心心。我不知道你身邊的人會不會一直都是我。但是我想你每天都像我記憶中的你那樣,單純也好,傻也好。都比你現在好。」鯨魚說。

「可是人都會長大的。」我說。

「我不知道是不是有時候太天真,我總覺得你長不大。因為在我心裡你好像一直都很小很小一個。老是傻笑。」鯨魚說。

「很多年前的事情了,魚兒。你不也長大了嗎?」

「是啊,我過去也認識了很多男孩。但是他們都很沒有意思。不管他們是長得高高大大,還是富有才華。但是總沒有和你待在一起讓我覺得稱心。我一直都相信你,喜愛你,也從來沒有放棄過你。」鯨魚說。

「那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鯨魚說的激動了起來,「我說你這個人平時什麼都知道,路邊的花花草草隨便扯一根你都認識,怎麼我說了這麼多你還是不開竅?難道非要一個女生說出來你才明白嗎?還不是覺得你比別人好。」

在前面的文章裡,我寫過,我一直都搞不清楚我和鯨魚是什麼關係。我也曾和她探討過這個問題,鯨魚那天靠在沙發上,抽了一口我的蘭州煙。說,愛情保質期太短了。三五年你就不見了。

但是她今天說的這些話,我再榆木疙瘩也明白了她的心意。忽然覺得很難過,很對不起她。

鯨魚看著我說,「喂,你幹嘛又陰沉著一個臉。不是說我想你每天開開心心的嗎?今天本來我要走,打扮的這麼漂亮,你都沒有誇我一句。想臨走之前給你一個好印象的。」

我笑了笑說:「難道魚兒好看還需要我說出來嗎?」

鯨魚沒有再難過了,氣鼓鼓的說:「老子真的搞不懂,說你是直男,你又懂風情。說你不會說話吧,嘴巴有時候又那麼甜。」

我眼睛笑成了一團,我說:「有多甜?」

鯨魚想了一想,我沒有等她說話。越過座位的中控台,扶著椅背朝她親了過去。她也熱烈的回應著我,過了很久很久。鯨魚咬了咬嘴唇給我講:「就是這麼甜。」



Art Design: Vickey

© A Day Media Limi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