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Featured

《鯨魚的故事》第三話:和她睡醒的第二天,她的男朋友找到了我



 

我和鯨魚穿好衣服,決定去看場電影。

一路上,她親昵地挽著我走在左邊。在外人眼中,我們是一對熱戀男女的模樣,可我的心事卻難以言明。

酒店的私人影院每天都有排片,今天放映的是西班牙的《完美陌生人》,剛開始還以爲那是一部文藝劇情片。

晨間的影院只有我和鯨魚兩人,冷氣開得很足,我們一直緊緊牽著手依偎著取暖。

可電影開始以後,我倆就都沒有再說話。

劇情一步步推向高潮,桌邊心懷鬼胎的男女秘事逐層揭露,回看銀幕前的我和鯨魚,不禁覺得有點諷刺。在坐實前任周驚蟄劈腿之前,我是撞見過她和那個男人聊天的,我還問過這是誰,而她也只是輕描淡寫地回話說一個客戶罷了。

再看看身邊的鯨魚,昨晚她男友打電話過來查崗的時候,她躺在我的臂彎說她在看書,要睡了。

感情裡究竟有多少謊言?

我沒辦法以當事人的角色去說我和鯨魚到底孰是孰非,放在以前,我絕不屑於做這樣一件讓自己覺得不齒的事,可當我也成為被欺騙背叛的那一方,心裡卻按耐不住邪念,憑什麼別人可以我就不行?

電影終場,我滿心堵得慌,忽然懷疑起自己是不是也並非鯨魚這樣對待的第一個男人,她對我的好,究竟是出於喜歡,還是單純因為她和我前女友是一路人,想找找樂子?

我問鯨魚,你喜歡你男朋友嗎?

鯨魚神色尷尬地問我為什麼突然這樣說。

我嘴角揚了一下說,沒什麼。

但我知道她已經不可能回到她男朋友身邊了。

即便沒有最深的侵入,可我們的赤身裸體仍在被下輕撫糾纏,耳鬢廝磨,感受著對方嘴唇一張一合的呼出與吸入。

她像一團棉花似的,一陣一陣地撩撥磨蹭,喉中喚著嗯聲低吟,身體溫柔地緊緊地將我裹住,皮膚上細密的汗珠傳達著心緒,像潮水漲起,誘我深入潛游,誘我向南游走。

我被這罪惡與曖昧,糾纏得有氣難喘。

電影終場,我滿心堵得慌,忽然懷疑起自己是不是也並非鯨魚這樣對待的第一個男人,她對我的好,究竟是出於喜歡,還是單純因為她和我前女友是一路人,想找找樂子?

我問鯨魚,你喜歡你男朋友嗎?

鯨魚神色尷尬地問我為什麼突然這樣說。

我嘴角揚了一下說,沒什麼。

但我知道她已經不可能回到她男朋友身邊了。

即便沒有最深的侵入,可我們的赤身裸體仍在被下輕撫糾纏,耳鬢廝磨,感受著對方嘴唇一張一合的呼出與吸入。

她像一團棉花似的,一陣一陣地撩撥磨蹭,喉中喚著嗯聲低吟,身體溫柔地緊緊地將我裹住,皮膚上細密的汗珠傳達著心緒,像潮水漲起,誘我深入潛游,誘我向南游走。

我被這罪惡與曖昧,糾纏得有氣難喘。

曾經我對周驚蟄也是這般的投入與熱烈,但是她並不珍惜,轉而去追逐那個並不在意自己的人。也許人皆相似,你越愛誰他就偏不愛你,你即使哭了他也只能留給你滿眼可憐。

這種不珍惜他人愛的人有比較舒服嗎?也未必,被自己不喜歡的人愛本身就是一種不幸。

手機上還有周驚蟄給我發來的最後一條消息。

「你安全回到重慶了嗎?」

我說到了勿念,她說你不要難過,我沒再回話。

她小心翼翼且虛偽的打探讓我厭惡,她殘存在我腦海裡的美好回憶都像魚鱗一樣被剝去、破碎。

想起和她第一次從成都到重慶的那個晚上。

我和她並排坐在一起,看著窗外明亮的月光照出的樹影一片一片從我們眼前閃過。

我看到天幕上的星星一顆一顆地消失,又一顆一顆地出現;

我看到車輛穿過隧道時刮過的凜冽的風;

我看到時光被切割成一個又一個碎片;

我看到每一塊車窗的玻璃都好像一塊電影的幕布;

我看到一幕幕往事還有回憶都在不停的從窗外溜走;

我看到月光投下來把她整個人染成了銀色,我看到她眼神清澈,我看到她的睫毛一閃一閃,仿佛抖出了一個銀河。

我至今能夠想起,當時的車上不斷迴圈地播著《California Dreamin’》,在悠揚的歌聲裡,喚起我們親密的夜。

狂野風暴般的軀幹交碰,柔軟睫毛挂著淚珠讓人情迷意亂得像直視了朝陽白晝,果然一段感情最後還是要回到器官的交合之中,如穿針引線,像一台縫紉機,隨著節奏,一下一下又一下觸底回送。

我們互相喂養身體的飢餓,她的臉因為享受而扭曲,身體因為震動在蜷縮,她的聲音被繡上了浪花,房間響徹膚與膚的歌謠。

想起和她第一次從成都到重慶的那個晚上。

我和她並排坐在一起,看著窗外明亮的月光照出的樹影一片一片從我們眼前閃過。

我看到天幕上的星星一顆一顆地消失,又一顆一顆地出現;

我看到車輛穿過隧道時刮過的凜冽的風;

我看到時光被切割成一個又一個碎片;

我看到每一塊車窗的玻璃都好像一塊電影的幕布;

我看到一幕幕往事還有回憶都在不停的從窗外溜走;

我看到月光投下來把她整個人染成了銀色,我看到她眼神清澈,我看到她的睫毛一閃一閃,仿佛抖出了一個銀河。

我至今能夠想起,當時的車上不斷迴圈地播著《California Dreamin’》,在悠揚的歌聲裡,喚起我們親密的夜。

狂野風暴般的軀幹交碰,柔軟睫毛挂著淚珠讓人情迷意亂得像直視了朝陽白晝,果然一段感情最後還是要回到器官的交合之中,如穿針引線,像一台縫紉機,隨著節奏,一下一下又一下觸底回送。

我們互相喂養身體的飢餓,她的臉因為享受而扭曲,身體因為震動在蜷縮,她的聲音被繡上了浪花,房間響徹膚與膚的歌謠。

回過神來,身邊挽著的已是鯨魚。

我一直沒有覺得鯨魚是一個渣女,或者她做的事情有什麼不對,更多的時候我都欽佩她的聰明和明確自己想要什麼的理智。

比如我們睡過的這一晚,是鯨魚很多年以前就想要做的事情,她知道只有做完一件積壓在心裡的事,才能繼續大步向前。

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其實都沒有我們想像中的那麼深,但也沒有萍水相逢一般那麼淡。如果沒有辦法在對方生命裡留下刻骨銘心的記憶,那留下點陰影也算是走了一遭。

就好比去年剛剛經歷分手回來覺得生活毫無樂趣的我,一年以後回想起以前的事情,也不過是生命中的兩年,總結一下就是我喜歡上一個漂亮的女孩,我們在一起走了很多地方做了很多次的愛,後來她單方面劈腿宣佈我被綠了。

僅此而已。

雖然,會有一些記憶深刻的瞬間令我感時傷懷,但是人始終不能任由記憶活埋自己。

世界上所有的生物都有趨利避害的本能,那些不開心的事都會被我們選擇性的忘記。所以難過苦痛之類的東西又有什麼大不了的呢?我被另一個男的綠了,現在我把自己好朋友的男友也綠回去了。這麼一想我竟舒服了很多。

就在胡思亂想的時候,收到了一個陌生的好友添加請求,留言給我說:「你和鯨魚在一起嗎?」

我把手機給鯨魚看,問這是誰啊?

鯨魚怔了一下說,這是我男朋友。

© A Day Media Limi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