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Featured

《鯨魚的故事》第四十話:為她做飯,其實正是男人内斂的告白


我在上海的第一個夜晚睡的不是很好,可能是鯨魚的床太軟導致我的身體不能短時間適應這樣的軟床。也可能是鯨魚的腦袋一直都靠在我的胸口,我不敢晚上翻身。只能一直睜著眼睛靠著窗外滲進來的光看著天花板上的吊燈發呆。我一宿想了很多事情,比如什麼時候再回重慶,明天得問清楚鯨魚到底要去哪裡,還有她昨天說的你下次去我家裡的時候可不能兩手空空了到底是什麼意思。

鯨魚晚上睡覺的時候很乖,不會亂動也不會搶被子,一直就像一隻樹袋熊一樣扒拉在我身上。我只好一隻手摟著她用另一隻手拿著手機刷一刷知乎和微博。心血來潮去看了看鯨魚的一些主頁,依然是空空如也。

鯨魚這個人很奇怪,她生活的很原始。好像從來都不上網似的。不怎麼玩微博也不怎麼玩抖音,其他的什麼社交軟件更是從來都沒有玩過。就連朋友圈都只是永遠的三天可見。關注的公眾號也奇奇怪怪的,都是一些特別正能量特別哲學的東西。也從來沒有聽見她說喜歡什麼明星,網易云的歌單都只有幾首蔡琴和齊秦的老歌。我一度懷疑她是從上個世紀穿越回來的。後來和她深度交流以後,她一邊發給我一本資本論一邊說,我覺得這些東西都是浪費時間的,我可不想把時間浪費在這些奶頭樂(註:Tittytainment,泛指那一類能讓人著迷、又低成本、能夠使人滿足的低俗娛樂)上面。

多崇高的思想啊,我當時心想,和這樣的姑娘談戀愛一定不用擔心她在網上遇見什麼情敵。

胡思亂想半天,也沒想出什麼東西。

第二天鯨魚早早就起來了,因為她還要上班去上海的分公司處理事務。天剛濛濛亮,她就開始窸窸窣窣的穿衣服,洗漱以後就坐在梳妝台邊化妝。化妝鏡的燈把屋子只照出很小的一團光亮,鯨魚就置身在那團光亮中。沒有多久她就收拾好了準備出門。出門前她見我已經醒了,輕輕走到床邊蹲下,微笑著用哄小孩子的語氣一邊摸摸我的臉一邊說:「乖乖,我先去上班了。下午五點才能回來,你如果餓了可以點外賣或者自己弄點吃的。等一會我把家裡的地址發給你,鑰匙我放在桌子上了,你睡醒了就可以出去轉一轉。」說完這些話以後,她看了看手錶又說,快來不及了,你有事的話給我發消息。

我笑著說,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你去上你的班。我自己知道怎麼安排的。

她露出抱歉的表情說:「對不起哦,不能陪你。

我說:「咱倆什麼關係啊,你去忙你的好了,我又不會生你的氣。況且是我自己來的。」

鯨魚站起來輕輕在我的唇上啄了一下,就去上班了。

屋子又變得安靜起來。

第二天鯨魚早早就起來了,因為她還要上班去上海的分公司處理事務。天剛濛濛亮,她就開始窸窸窣窣的穿衣服,洗漱以後就坐在梳妝台邊化妝。化妝鏡的燈把屋子只照出很小的一團光亮,鯨魚就置身在那團光亮中。沒有多久她就收拾好了準備出門。出門前她見我已經醒了,輕輕走到床邊蹲下,微笑著用哄小孩子的語氣一邊摸摸我的臉一邊說:「乖乖,我先去上班了。下午五點才能回來,你如果餓了可以點外賣或者自己弄點吃的。等一會我把家裡的地址發給你,鑰匙我放在桌子上了,你睡醒了就可以出去轉一轉。」說完這些話以後,她看了看手錶又說,快來不及了,你有事的話給我發消息。

我笑著說,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你去上你的班。我自己知道怎麼安排的。

她露出抱歉的表情說:「對不起哦,不能陪你。

我說:「咱倆什麼關係啊,你去忙你的好了,我又不會生你的氣。況且是我自己來的。」

鯨魚站起來輕輕在我的唇上啄了一下,就去上班了。

屋子又變得安靜起來。

我一直睡到下午兩點多的時候被一陣忽如其來的門鈴聲吵醒。我很疑惑究竟是誰會在這個點敲門,隨即又以為是鯨魚回來了。我趕緊起身穿好衣服開門。

門口站著一個外賣小哥,他問我是不是您點的外賣?

我說我才睡醒呢,你是不是送錯了。

他又看了看包裝上的訂單信息說,張先生是嗎?

我說是我,他又看了看門牌說,沒錯,是你的。

於是把很大一堆外賣遞給我之後就一溜煙的消失在了樓道裡。

我拎著那一堆可能有三個人飯量的外賣在門口發懵,確認了單子上是我的電話以後就猜到是鯨魚點的東西。我打開手機果然看見一連串鯨魚發來的消息和幾個未接來電。十點鐘的時候她問我醒了嗎?十一點又發來一條消息說還在睡啊懶蟲。十二點又給我發,你餓了嗎要不要吃東西?一點鐘的時候說,你該不會是在家裡出意外了吧?我找個外賣去看看你。

我被她逗樂了,回消息說,你還真找個外賣來看我呢?
鯨魚說,我這不是怕你在家裡煤氣中毒或者起床摔跤磕到腦袋餓了不知道吃飯嗎?所以給你點了一些吃的。

我說,你咋不想點我好?

鯨魚說,你快乖乖吃吧,我要工作了。

我打開那一大堆外賣,看了看包裝就覺得不便宜。果然拿起來外賣訂單一看,將近 200 塊。我心想上海就是不一樣啊,外賣都這麼貴。

鯨魚明顯是關心我得用力過猛,一大堆菜裡有不少是上海的特色美食,不過吃起來甜不拉幾的,我一邊說這也太他媽難吃了還這麼貴。又不禁心疼鯨魚竟然每天在上海就吃這些給我家貓咪滅霸都不吃的玩意。

想著昨天來的時候兩手空空又是鯨魚的生日,乾脆今天給我的魚寶做一頓好吃的晚餐吧。

幾下吃完難吃的上海菜以後,我從帶來的行李裡拿出刮鬍刀剃了鬍子。走到陽台看今天的天氣。外面晴空萬里,無風,不冷也不熱,一派初秋的氣息。穿上衣服準備出門找個超市買點菜回來做飯。工作日的小區裡特別安靜,四周都空蕩蕩的不見什麼人影。偶有幾個穿著精緻的上海老太太坐在陽台上曬太陽閉目養神。小區門口有一家花店,花店門口擺著很多新鮮的向日葵。秋季看見向日葵很難得,我就順手買了幾束向日葵抱在手裡去買菜。

我打開那一大堆外賣,看了看包裝就覺得不便宜。果然拿起來外賣訂單一看,將近 200 塊。我心想上海就是不一樣啊,外賣都這麼貴。

鯨魚明顯是關心我得用力過猛,一大堆菜裡有不少是上海的特色美食,不過吃起來甜不拉幾的,我一邊說這也太他媽難吃了還這麼貴。又不禁心疼鯨魚竟然每天在上海就吃這些給我家貓咪滅霸都不吃的玩意。

想著昨天來的時候兩手空空又是鯨魚的生日,乾脆今天給我的魚寶做一頓好吃的晚餐吧。

幾下吃完難吃的上海菜以後,我從帶來的行李裡拿出刮鬍刀剃了鬍子。走到陽台看今天的天氣。外面晴空萬里,無風,不冷也不熱,一派初秋的氣息。穿上衣服準備出門找個超市買點菜回來做飯。工作日的小區裡特別安靜,四周都空蕩蕩的不見什麼人影。偶有幾個穿著精緻的上海老太太坐在陽台上曬太陽閉目養神。小區門口有一家花店,花店門口擺著很多新鮮的向日葵。秋季看見向日葵很難得,我就順手買了幾束向日葵抱在手裡去買菜。

查了最近的一家超市都比較遠,還好地鐵就在不遠處。工作日的地鐵裡人明顯少了很多,我所在的車廂裡只有三兩個上海的老太太,說著我聽不懂的話。其中一位老太對我懷裡的向日葵很感興趣,對著它們左看右看,然後用上海話問了我幾句,我大概聽出來她問我花在哪裡買的,很漂亮。我說就在我上地鐵的小區門口買的,但是我是外地的不知道那裡是哪兒。聽罷,她也沒有失望,對我慈祥地一笑,我也笑著對她點了點頭。然後就坐在地鐵上,看著窗外一閃而過的廣告燈牌。原來以為可以在地鐵上看看上海的景緻,但是忘記了這不是重慶,地鐵並不會在樓裡穿來穿去在橋上飛。

下了地鐵,按照地圖索引,好不容易找到了那家超市的地方。還好超市很大,我想買的食材和作料都有。差不多準備好了兩三個菜,本來打算還是坐著地鐵回去。由於我手上的那幾朵向日葵太引人注目了,我只好打個車回去。

弄完這一切都已經快四點了,離小鯨魚下班回來還有一個小時了。我趕緊手忙腳亂的開始做晚飯。很難想像,在心甘情願為鯨魚做晚餐的一個多月以前,我還因為一些爭執覺得她很不耐煩。我現在竟然穿著圍裙在鯨魚的廚房裡給她做飯。在很久之前我就說過,願意讓我做飯的女的,我不知道多喜歡她。

這個念頭閃過的時候,我心裡不禁輕嘆了一聲。

天啊,我該不會是真的喜歡上鯨魚了吧。


第二十七話《天蠍座的人,都那麽喜歡試探嗎?》

第二十八話《鯨魚,要走了》

第二十九話《鯨魚在用眼淚向我告別》

第三十話《鯨魚的表白》

第三十一話《喜歡你,但沒讓你感覺到,這是我的錯。》

第三十二話《褪去衣裳,再給你看最後一眼》

第三十三話《臨走前夜,她在雨聲中說了四個小時的獨白》

第三十四話《分開後的第十一天深夜,她發來一條消息》

第三十五話《鯨魚發了一張疑似與新男友的合照》

第三十六話《你來上海,我們來乾柴烈火一波 》

第三十七話《買了商務艙機票,終於要飛到上海見鯨魚 》

第三十八話《你就是我的生日禮物。 》

第三十九話《是她,讓我對「性感」有了全新定義 》

 


Art Design: Vickey

WHAT'S NEXT ?

© A Day Media Limi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