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The Blog

《鯨魚的故事》第二十四話:她壞笑著說,「你怕什麼,我家隔音效果很好的。」


我壓著嗓子給鯨魚說,「這可是你家裡面啊。」

鯨魚在被窩裡停下了手裡的動作,我能感覺到她濃重的呼吸一下又一下撲打在我的小腹上。她從被窩裡鑽出來,撩撥了一下頭髮,坐在我的身上,露出一個壞笑說,「你怕什麼,我都不怕。」,然後又貼近我的耳邊說,「我家的門隔音效果很好的。」

說完,鯨魚起身打開了臥室的窗戶,由於窗戶外面就臨著車水馬龍的公路。剛剛還安靜的屋子,一下子變得熱鬧了起來。雖已是夜裡,但是重慶的生活也才剛剛華燈初上,時不時有汽車行駛而過捲動空氣發出的嘩啦聲。

窗外的月光照進房間裡,漆黑的房間因此有了一絲光影。鯨魚慢慢走近床前,一邊用手指輕輕解開真絲睡衣的腰帶,她面對著我,我看不清楚她的臉,只能看見她曼妙的腰身。也不知道她爸爸的酒裡到底都泡了一些什麼東西,看見這幅場景,我喉嚨開始發乾,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開始躁動不安。

鯨魚沒有說話,她跪在床沿,另外兩隻手像貓咪一樣向我慢慢的爬過來。她用臉頰在我的側臉蹭了蹭,頭髮散落在我的臉上,一股很好聞的玫瑰花的清香氣息迎面撲來。她用舌頭砥舔了一下我的耳垂,我感覺耳根發燙,雙手攀附上了她光滑的後背。

長久以來床上滋生的默契讓我們不用說話就能夠知道對方想要做什麼,她濕潤的舌頭滑進我的嘴裡的時候,我像是在大旱的夏季久逢甘霖的植物一樣貪婪的吮吸,她柔軟的雙手像一團雲朵,飄過我的胸膛,滑過我的腰間,偷偷溜進了我的內褲裡。

蟄伏已久的響尾蛇像是收到獵物信號一樣,嘶嘶的吐出了信子,然後在柔軟的雲朵裡抬起了頭。終於,響尾蛇掙脫了它身上的束縛,找到一條潺潺的溪流,它在山谷觀望,山谷裡吹來了咸濕的海風氣息,望著黝黑的山澗,響尾蛇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躁動,義無反顧的扎了進去,濺起了噗嗤的水聲,也讓少女的喉嚨發出了沉醉的低吟。

房間裡一時間喘息聲和床墊發出的吱呀聲交織在一起,窗外汽車飛快駛過發出呼嘯聲的時候,我便頂進山谷深處,鯨魚才敢縱情的發出歡愉的低鳴。汽車聲蓋過了她的嬌喘,像是有節奏一樣。

重慶夏季的熱流翻湧進了黑暗的屋子裡,我和鯨魚不一會便渾身都是滾燙的汗水,順著鯨魚的臉頰和額頭滴落在我的胸膛上,鯨魚像是剛剛生產下幼崽的哺乳動物一般,用舌頭舔乾淨我身上每一個毛孔滲透出來的汗液,我也起身面對面抱著她,吻她的臉,吻她的雙眼,吸吮她的乳房。荷爾蒙和多巴胺奔流在身體裡的每一個血管裡,一股溫暖的洋流從山澗噴薄而出。鯨魚帶著我的靈魂飄出了窗外,躲進了雲端,飛往了月球裡。

長久以來床上滋生的默契讓我們不用說話就能夠知道對方想要做什麼,她濕潤的舌頭滑進我的嘴裡的時候,我像是在大旱的夏季久逢甘霖的植物一樣貪婪的吮吸,她柔軟的雙手像一團雲朵,飄過我的胸膛,滑過我的腰間,偷偷溜進了我的內褲裡。

蟄伏已久的響尾蛇像是收到獵物信號一樣,嘶嘶的吐出了信子,然後在柔軟的雲朵裡抬起了頭。終於,響尾蛇掙脫了它身上的束縛,找到一條潺潺的溪流,它在山谷觀望,山谷裡吹來了咸濕的海風氣息,望著黝黑的山澗,響尾蛇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躁動,義無反顧的扎了進去,濺起了噗嗤的水聲,也讓少女的喉嚨發出了沉醉的低吟。

房間裡一時間喘息聲和床墊發出的吱呀聲交織在一起,窗外汽車飛快駛過發出呼嘯聲的時候,我便頂進山谷深處,鯨魚才敢縱情的發出歡愉的低鳴。汽車聲蓋過了她的嬌喘,像是有節奏一樣。

重慶夏季的熱流翻湧進了黑暗的屋子裡,我和鯨魚不一會便渾身都是滾燙的汗水,順著鯨魚的臉頰和額頭滴落在我的胸膛上,鯨魚像是剛剛生產下幼崽的哺乳動物一般,用舌頭舔乾淨我身上每一個毛孔滲透出來的汗液,我也起身面對面抱著她,吻她的臉,吻她的雙眼,吸吮她的乳房。荷爾蒙和多巴胺奔流在身體裡的每一個血管裡,一股溫暖的洋流從山澗噴薄而出。鯨魚帶著我的靈魂飄出了窗外,躲進了雲端,飛往了月球裡。

雲雨之後,我趴在她身上大口大口的喘氣,一邊用嘴親吻她光滑的脖頸。月光的皎潔籠罩在鯨魚的胴體上,她橫陳的玉體像是一尊古希臘雕像一樣散發著迷人的氣息。

鯨魚愛憐地用手摸了摸我的後腦勺,深情款款的看著我的雙眼說,「喜歡嗎?」

我用鼻尖和她的鼻尖碰了碰說,「喜歡。魚兒你快回房間裡休息吧,明天再來找你。」

鯨魚也沒多說什麼,輕輕點點頭,穿起睡衣去廁所沖洗之後,便回到了自己房間裡。

一番折騰之後,我睡意全無。

我發現這個房間裡有一個書櫃,書櫃上陳列著許許多多的書。起身想找一本書來翻閱打發時間,然後發現在書櫃的中間有一本相冊還有兩本藝術寫真。

我拿起那些相冊,翻開第一頁就看見了還沒有滿月的小鯨魚,她光著身子,哭哭啼啼地坐在嬰兒車裡,然後是她滿月的照片,一歲的照片,她上小學,上初中,還有她的畢業合照都在裡面,在畢業照裡面我也找到了我自己,那時站在最後面的我,怎麼也想不到,時過幾年,我會和這個前排裡的女同學發生這麼多的故事。我像是回顧未遇見她的前15年一樣,面帶笑意看著照片裡不同年級的鯨魚。

有一張她小時候站在老朝天門臺階上和家人合照的照片,讓我快要驚訝到叫出來。因為我家裡也有一張和她一樣在同樣的地點,差不多年紀的照片。又像是巧合,又像是一切都安排好的緣分一樣奇妙。

我心裡不由有點被上天寵倖眷顧的小確幸,老天爺帶走了我身邊的很多人很多重要的東西,但是它也補償我,把鯨魚帶到了我的生命裡。

發自內心的說,我對鯨魚沒有男女的喜歡,有感激,有眷戀,也有愛意。她比友情真摯,比愛情純粹,比親情甜蜜。

我是一個俗氣至極平凡無奇的人,但腦子裡都是不切實際的浪漫幻想。鯨魚她會陪我演,去扮演那個我的救世主,做我的雅典娜。我和鯨魚在一起,就像是回到了小時候在鄉下的日子裡,天空那麼藍,陽光那麼明媚,天上還有鳥兒在飛,知了的叫聲會回蕩整個夏天。大家都說人生而寂寞,但是有鯨魚在身邊的那些日子,我才覺得我不是一個人,我真的不覺得寂寞。

鯨魚就是我的陳清揚,出現在我的黃金時代。

我不覺得男女之間的愛,始終都要扯到戀情之中去,世界上的愛有很多種,只要你知道有一個人能夠做到,無論你犯什麼錯她都會原諒你,即使是背叛,那就夠了。

愛情是甜蜜的卻也是短暫的,彌足而珍的東西,就要想辦法把它留下來。

滿大街人都以寂寞為名談戀愛尋找心理救贖,誤把求救當做愛情,誤把索取當做成長,為什麼不永遠年輕,永遠飽含熱愛,奔赴一個又一個山海。

有一張她小時候站在老朝天門臺階上和家人合照的照片,讓我快要驚訝到叫出來。因為我家裡也有一張和她一樣在同樣的地點,差不多年紀的照片。又像是巧合,又像是一切都安排好的緣分一樣奇妙。

我心裡不由有點被上天寵倖眷顧的小確幸,老天爺帶走了我身邊的很多人很多重要的東西,但是它也補償我,把鯨魚帶到了我的生命裡。

發自內心的說,我對鯨魚沒有男女的喜歡,有感激,有眷戀,也有愛意。她比友情真摯,比愛情純粹,比親情甜蜜。

我是一個俗氣至極平凡無奇的人,但腦子裡都是不切實際的浪漫幻想。鯨魚她會陪我演,去扮演那個我的救世主,做我的雅典娜。我和鯨魚在一起,就像是回到了小時候在鄉下的日子裡,天空那麼藍,陽光那麼明媚,天上還有鳥兒在飛,知了的叫聲會回蕩整個夏天。大家都說人生而寂寞,但是有鯨魚在身邊的那些日子,我才覺得我不是一個人,我真的不覺得寂寞。

鯨魚就是我的陳清揚,出現在我的黃金時代。

我不覺得男女之間的愛,始終都要扯到戀情之中去,世界上的愛有很多種,只要你知道有一個人能夠做到,無論你犯什麼錯她都會原諒你,即使是背叛,那就夠了。

愛情是甜蜜的卻也是短暫的,彌足而珍的東西,就要想辦法把它留下來。

滿大街人都以寂寞為名談戀愛尋找心理救贖,誤把求救當做愛情,誤把索取當做成長,為什麼不永遠年輕,永遠飽含熱愛,奔赴一個又一個山海。

© A Day Media Limi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