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鯨魚的故事》第二十六話:就要在鏡子前羞辱她


仔細想來,我好像從來都沒有和鯨魚像這樣有過真正意義上的爭吵。我記得上一次我們鬧不愉快,還是在我讀大學的時候。她怯生生的跟在我後面,低著頭,沒有說話,就一直跟著我走。

此時此刻,我走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盤山公路上,晚間的風有一點冷。樹叢中偶有驚鴉四起,我忽然間有一點後悔,覺得是不是自己有點小氣,但是這個念頭轉瞬即逝。我認識鯨魚這麼久以來,第一次覺得她這麼無理取鬧,我覺得她是溫婉嫺靜,善解人意的。今天覺得她褪下了光環,也變成了眾生芸芸。我一直在想是不是在之前的相處之中我給她戴上了濾鏡的光環色彩,從而當失望降臨時變得不可接受。

想著想著,身後的盤山公路開始響起來了一絲動靜,有一輛汽車緩緩駛來,開得很慢,技術笨拙。一束光從我的身後爬過來。身後的車按了按喇叭。我不用回頭也知道那是鯨魚跟過來了。快要靠近我時,她按下車窗,沖我大聲說道:「你是不是今天要和我耍小孩子脾氣?你有什麼事情不能上車來好好說嗎?」

我聽見她這麼說更是氣不打一處來,我也沒有回她,只是自顧自的往前走,鯨魚開著車在我後面緩慢的跟著。

又過了一會,鯨魚緩和了語氣,開始示弱。她輕聲的對我講,「我錯了嘛。你不要生氣了,我不會開車,等會開到懸崖去了怎麼辦。」

見我沒說話,她又說,「我從來都沒有這樣委曲求全讓別人原諒我,你上來吧,外邊冷。你再不說話,是不是要我求你?」

想著下山還有好長一段時間的路,我覺得走出去也不太現實。我停下了腳步,鯨魚也停下了車。我轉過身黑著臉看著她,她神情有點害怕。她說,「你不要這個眼神看著我,我有點怕你把我殺了…」

我雖然很想笑,但是還是沒有緩和臉色。我拉開駕駛室的車門,鯨魚很知趣的乖乖坐到副駕駛上。我轟起油門,汽車引擎發出嘶鳴,朝著陡峭的山路直沖而下,鯨魚嚇得臉色發白,閉著眼睛尖叫。沒有過一會就到了山腳下,我踩了一個急刹車,鯨魚睜大眼睛看著我,她像是要罵我,但是又沒有發聲。她咬著嘴唇,終於擠出來一句話,她說,「你他媽是不是瘋了?」

我笑了笑,我說,「你不是喜歡刺激嗎?刺不刺激?」

鯨魚被我說的啞口無言。我們互相愛較勁的脾氣又上來了,在回去的路上,鯨魚抱著雙手一言不發,我也沒有看她,自顧自的開著車往前走。沉默特別可怕,在漫長的路途中,只能聽見汽車中間掛著的吊墜擊打玻璃發出的砰砰聲。

我祈求早日離開這輛該死的車,這裡的氣氛壓抑得像是棺材,每一秒的相處都像是在折磨。終於,在淩晨的時分,遠處的地平線出現了燈光點點。我知道快要進城了,不由得長舒一口氣。這幾個小時的冷戰帶來的緊張和窒息像是要凍住我奔騰的血液,幾乎在同一瞬間,我和鯨魚都放鬆了緊繃的神經,靠在了座椅後背上。我此刻什麼都不想,只想找個酒店悶頭睡一覺。

鯨魚開始試圖緩和我們之間的氣氛,她說,「我們先找個地方休息吧,你一天都沒有休息了。」

說著開始拿出手機翻找最近的酒店,然後打開了導航。

想著下山還有好長一段時間的路,我覺得走出去也不太現實。我停下了腳步,鯨魚也停下了車。我轉過身黑著臉看著她,她神情有點害怕。她說,「你不要這個眼神看著我,我有點怕你把我殺了…」

我雖然很想笑,但是還是沒有緩和臉色。我拉開駕駛室的車門,鯨魚很知趣的乖乖坐到副駕駛上。我轟起油門,汽車引擎發出嘶鳴,朝著陡峭的山路直沖而下,鯨魚嚇得臉色發白,閉著眼睛尖叫。沒有過一會就到了山腳下,我踩了一個急刹車,鯨魚睜大眼睛看著我,她像是要罵我,但是又沒有發聲。她咬著嘴唇,終於擠出來一句話,她說,「你他媽是不是瘋了?」

我笑了笑,我說,「你不是喜歡刺激嗎?刺不刺激?」

鯨魚被我說的啞口無言。我們互相愛較勁的脾氣又上來了,在回去的路上,鯨魚抱著雙手一言不發,我也沒有看她,自顧自的開著車往前走。沉默特別可怕,在漫長的路途中,只能聽見汽車中間掛著的吊墜擊打玻璃發出的砰砰聲。

我祈求早日離開這輛該死的車,這裡的氣氛壓抑得像是棺材,每一秒的相處都像是在折磨。終於,在淩晨的時分,遠處的地平線出現了燈光點點。我知道快要進城了,不由得長舒一口氣。這幾個小時的冷戰帶來的緊張和窒息像是要凍住我奔騰的血液,幾乎在同一瞬間,我和鯨魚都放鬆了緊繃的神經,靠在了座椅後背上。我此刻什麼都不想,只想找個酒店悶頭睡一覺。

鯨魚開始試圖緩和我們之間的氣氛,她說,「我們先找個地方休息吧,你一天都沒有休息了。」

說著開始拿出手機翻找最近的酒店,然後打開了導航。

我們因為相繼承認了剛才的害怕,而又莫名回到了這段時期以來都不曾有過的親密狀態,也許是剛才過分緊繃的神經希望得到舒緩,也許是一次遭遇產生了新的荷爾蒙,或者這糟糕煩悶的一天讓我覺得實在受夠了。在地下車庫的時候,我不知道為什麼很想把鯨魚綁起來羞辱一頓,她今天的傲慢和刁蠻讓我覺得不可理喻。

上電梯的時候,她站在角落數著電梯上變化的紅色數字,我靠在電梯裡看著她的側臉,脖子修長,頭髮散落在後背,面色變得平靜。

我忽然很想用手去掐她的脖子,想要報復她,又想要踐踏她,但同時又想要擁抱她。想要逃避她,但同時也萬般不舍。這種惡趣味我們也不是沒有過,只是今天忽然這樣的感覺特別濃厚。

千種思緒湧上心頭,不由地到了客房門口。

 

推開門,房間昏暗,只有窗外透進來的一點燈光。

我和鯨魚很默契的沒有開燈,這間酒店的床頭有一面很大的穿衣鏡。鯨魚站在床邊,把包包隨手丟在沙發上,她平靜的看著我,我用手掐著她的脖子,她沒有發出聲音,只是用她明亮的眼睛望著我。我們沒有交流,沒有吻,更沒有愛撫,甚至連多餘的衣服都沒有褪去,黑暗中發出的聲響像是對今天遭遇不滿的發洩又像是對彼此關係的進一步探討,也是沉默的對峙。我抓著她的頭髮使她的頭抬起來,這樣她就可以清楚的看著鏡子中自己的模樣。

我俯下身,從她身後湊到耳邊用只能被她聽到的聲音對她說,「你不是今天要給我驚喜嗎?你不是今天很不滿嗎?你不是說我有病嗎?怎麼不說了?」

鯨魚沒有說話,她透過玻璃倔強的看著我,眼神中甚至帶著一絲敵意。我抓著她手的力道越來越大,她的眉頭皺了起來,但是依然倔強的咬著嘴巴不出一絲聲響。

我看著鏡子冷笑了一下,「你不是很跩嗎?不是今天很無理取鬧嗎?不是喜歡和我一起搞冷戰嗎?以為沉默就能解決所有問題嗎?讓我看看你今天到底能堅持到什麼時候,有脾氣就一點聲音都別發出來,有脾氣大家都不要舒服。好好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我俯下身,從她身後湊到耳邊用只能被她聽到的聲音對她說,「你不是今天要給我驚喜嗎?你不是今天很不滿嗎?你不是說我有病嗎?怎麼不說了?」

鯨魚沒有說話,她透過玻璃倔強的看著我,眼神中甚至帶著一絲敵意。我抓著她手的力道越來越大,她的眉頭皺了起來,但是依然倔強的咬著嘴巴不出一絲聲響。

我看著鏡子冷笑了一下,「你不是很跩嗎?不是今天很無理取鬧嗎?不是喜歡和我一起搞冷戰嗎?以為沉默就能解決所有問題嗎?讓我看看你今天到底能堅持到什麼時候,有脾氣就一點聲音都別發出來,有脾氣大家都不要舒服。好好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 A Day Media Limi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