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鯨魚的故事》第二十話:無可替代的女孩


鯨魚坐在電腦前又敲打了一小會,總算寫完了她的工作總結。她來到客廳看著坐在沙發上發呆的我,走過來用雙手摟著我的脖子說,「久等啦。」

吃飯之前,鯨魚說,「你先別急,我給你帶了禮物。」

我說,「你為什麼要送我禮物啊?」

鯨魚說,「因為這個月值得紀念一下。」

我說,「紀念什麼?」

她說,「因為這個月我們就認識七年了。」

她打開行李箱拿出來兩個包裝精緻的盒子,我說,「你買的什麼呀,還都包得這麼好。」

她坐在我邊上微笑著說,「你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拆開盒子後,一個盒子裡是一個 Givenchy 的卡包,還有一個盒子裡裝著一支 Montblanc 的鋼筆。我有點感動,我說,「你出手還真大方。」

鯨魚說,「這是我出差的時候順便買的,不貴,我現在能賺錢了。」

然後我又說,「你送我筆我能理解,我喜歡寫寫畫畫,這錢包好像現在沒啥用了。」

鯨魚說,「這個是卡包,你讀書的時候學生證老是丟,我覺得你現在肯定也三分鐘內找不到你身份證。」

我愣了一下,鯨魚說得還真沒錯。

我心裡不禁感慨,鯨魚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注意到我的?為什麼我以前什麼都不知道?一邊感慨,我和鯨魚吃飯的時候又聊到了她念書的時候給我做的第一頓飯。

那年高中複讀的時候,我被關在一個複習學校裡,循環往復的生活和匆忙的課業壓得我喘不過氣。屋漏偏逢連夜雨,那一年又遭遇了家庭變故。儘管有很多朋友都打電話發消息說過很多寬慰的話,但所謂安慰捉襟見肘,唯有冷暖自知,我覺得很沮喪。

在那一段堪稱人生最黑暗的時光裡,鯨魚是唯一一個出現在我身邊拯救我的人。之所以我用拯救這個詞語,是我真的覺得她對我的意義,是很多姑娘都無法替代的。

一個下午放學的傍晚,鯨魚給我打電話說她等會來我學校找我。那時我們的關係還僅限於關係比較好的同學。

我說,「你不是在學校上課嗎?」

鯨魚說,「我請假啦。」

我把學校位址發給她後,窩在寢室裡複習,但是心緒混亂我一個字都看不進去。沒有過多久,鯨魚說,「你來學校門口接一下我好嗎?」

在學校門口,我又見到了闊別半年的鯨魚。她穿著一件米黃色的外套,紮著高高的馬尾,手裡拎著一個很大的袋子,在暮色裡笑得特別燦爛。

我愣了一下,鯨魚說得還真沒錯。

我心裡不禁感慨,鯨魚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注意到我的?為什麼我以前什麼都不知道?一邊感慨,我和鯨魚吃飯的時候又聊到了她念書的時候給我做的第一頓飯。

那年高中複讀的時候,我被關在一個複習學校裡,循環往復的生活和匆忙的課業壓得我喘不過氣。屋漏偏逢連夜雨,那一年又遭遇了家庭變故。儘管有很多朋友都打電話發消息說過很多寬慰的話,但所謂安慰捉襟見肘,唯有冷暖自知,我覺得很沮喪。

在那一段堪稱人生最黑暗的時光裡,鯨魚是唯一一個出現在我身邊拯救我的人。之所以我用拯救這個詞語,是我真的覺得她對我的意義,是很多姑娘都無法替代的。

一個下午放學的傍晚,鯨魚給我打電話說她等會來我學校找我。那時我們的關係還僅限於關係比較好的同學。

我說,「你不是在學校上課嗎?」

鯨魚說,「我請假啦。」

我把學校位址發給她後,窩在寢室裡複習,但是心緒混亂我一個字都看不進去。沒有過多久,鯨魚說,「你來學校門口接一下我好嗎?」

在學校門口,我又見到了闊別半年的鯨魚。她穿著一件米黃色的外套,紮著高高的馬尾,手裡拎著一個很大的袋子,在暮色裡笑得特別燦爛。

我說,「你怎麼想起來今天過來看我啊?」

鯨魚說,「我就是覺得我該過來看看你。」

鯨魚跟著我來我寢室,我寢室的另一個室友見到我帶了一個女生進來。很識趣的說他去教室自習去了。鯨魚打開她帶來的那個包,裡面是一個保溫桶還有兩個小碗。

我說,「你這個是什麼東西啊?」

鯨魚說,「我給你做了好吃的,補補腦子。」

那天鯨魚從家裡燉來的雞湯是什麼味道我已經忘記了,只記得我吃了兩口後鯨魚一個人吃完了所有的飯菜。

我還笑著說,「你這是換個地方吃晚飯呢。」

鯨魚假裝嗔怪說,「我從上午就開始弄了,一口飯都沒吃,你看你也不吃。總不能浪費了吧。這還是我第一次給別人做東西吃呢。」

我和鯨魚聊了特別多,但是鯨魚從頭到尾都沒有對我說過一句安慰的話,她是個情商很高的女孩兒。知道我難過,絕口不提讓我陷入回憶的事情。

她說,「你安安心心上學好了,我會經常過來看你的。這離我家挺近的。」

臨走前,鯨魚站在校門口欲言又止,她轉過身看了看我說,「抱一下。」

我愣住了,我說,「什麼?」

她說,「我想抱你一下。」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鯨魚輕輕張開手擁抱了一下我,她輕聲對我講,「苦難會讓你成長的,別怕。」

鯨魚鬆開手的時候,剛好碰見我班上的一群同學吃飯回來。他們哈哈大笑,一邊起哄。鯨魚很坦然的沖我揮揮手,消失在了學校門口的榕樹街道裡。

以後的一個多月裡,直到我高考前,鯨魚果然都時不時的會來學校看看我。有時候會帶著她新學的飯菜或者其他好吃的東西,有時候會陪我待在空曠的自習室裡給我講我不會的題。以至於連我老師都知道,我有一個會時不時來看望我的「女朋友」。來不了的時候,鯨魚還會給我寫信。

她引用徐志摩和亦舒的話:

「拙夫不才,期相共勉。」

「紅衣佳人白衣友,朝與同歌暮同酒。」

說來也很奇怪,本來我覺得會纏在心裡很久的結,竟然消散得格外的快。

後來我才知道,鯨魚家離我學校隔了整整大半個重慶。

亦舒的詩的結尾是「世人謂我戀長安,其實只戀長安某。」

時至今日,在今天我打下這一行字的時候,我才想明白鯨魚當初喜歡得是多麼的迂回。可是我什麼都不知道。

我呆呆的站在原地,鯨魚輕輕張開手擁抱了一下我,她輕聲對我講,「苦難會讓你成長的,別怕。」

鯨魚鬆開手的時候,剛好碰見我班上的一群同學吃飯回來。他們哈哈大笑,一邊起哄。鯨魚很坦然的沖我揮揮手,消失在了學校門口的榕樹街道裡。

以後的一個多月裡,直到我高考前,鯨魚果然都時不時的會來學校看看我。有時候會帶著她新學的飯菜或者其他好吃的東西,有時候會陪我待在空曠的自習室裡給我講我不會的題。以至於連我老師都知道,我有一個會時不時來看望我的「女朋友」。來不了的時候,鯨魚還會給我寫信。

她引用徐志摩和亦舒的話:

「拙夫不才,期相共勉。」

「紅衣佳人白衣友,朝與同歌暮同酒。」

說來也很奇怪,本來我覺得會纏在心裡很久的結,竟然消散得格外的快。

後來我才知道,鯨魚家離我學校隔了整整大半個重慶。

亦舒的詩的結尾是「世人謂我戀長安,其實只戀長安某。」

時至今日,在今天我打下這一行字的時候,我才想明白鯨魚當初喜歡得是多麼的迂回。可是我什麼都不知道。

一轉眼,七年的時間就過去了。

我認識的很多人都在無聲無息的時間裡,消失在了生命中。哪怕當初說過多麼海誓山盟的話,幻想過多麼遙遠的生活。都是夢幻泡影。我甚至都不敢相信我和鯨魚竟然已經認識了這麼長的時間。

回想起當初在學校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在那個小小的教室裡。一共只有十幾個同學,我作為後來的插班生轉到這個班裡,站在講臺上自我介紹的時候,台下的鯨魚安安靜靜地托著腮注視著我。

在整整小半年的時間裡,我都和鯨魚沒有什麼過多的交集,她就安安靜靜地坐在我的座位後面,像一棵安靜的樹。她只是一個穿著普通,打扮普通,不言不語但是很溫和的普通女孩兒。我們一起上下課,成為同桌,一起放學回家。我見她考入理想的大學,戀愛,畢業,找到理想的工作。時過境遷,她變得耀眼,迷人,來回穿梭在世界各地。

有時候,我覺得她很遙遠,但每當我們再一次見面的時候,我還是覺得她依舊是那個坐在我邊上安安靜靜做筆記的小女孩。

© A Day Media Limi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