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LOVE

《鯨魚的故事》第十六話:「魚兒,站在雨中的你看起來好性感」


從深圳回來之後,我蝸居在成都很長的一段時間。

鯨魚也開始了她漫長的出差生活,我看著她的朋友圈常常更新都在不同的國家,奧地利、德國,法國,義大利。因為時差的關係,有時候我這邊半夜和她說話,她會同我講早安。我戲稱她現在是環球小姐。

在我的記憶中,鯨魚好像從來都沒有在一個地方過著按部就班的人生。我想如果讓鯨魚和我過哪怕一個月我這樣沉悶的生活一定會把她逼瘋。她的生活就像我給她取的名字「鯨魚」一樣,今天在大洋洲,明天會游到太平洋。我是怎麼也捉摸不透,這樣的魚兒為什麼會游進我的生活裡。

我和她聊天的內容更像是鯨魚的遊記,比如我今天去了義大利,這裡的建築真的很漂亮,她說她在法國的一個酒莊學會了認葡萄酒,她又在柏林看到了柏林牆。

那段日子我生活困頓,滿目看不到盡頭。我一邊附和一邊心裡有種說不出的滋味。雖然我知道我以後也會去全世界四處走走,到處看看。但是我現在像是困倦在牢籠的獸,鯨魚是自由的,她越跑越遠。

有一天下午五點的時候,鯨魚忽然給我打了電話過來。

鯨魚沒有說話,我能聽見電話那頭淅淅瀝瀝的雨聲。我輕聲問,喂?鯨魚半晌才回到,我在。我說你怎麼了,她說她在里昂,這裡下了很大的雨,有點睡不著。我說這才五點,鯨魚說她已經晚上了。我說你想和我說說話嗎?鯨魚說,嗯。

我和鯨魚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漫無邊際的話,從天氣聊到歐洲文藝復興,又聊到了畢卡索、塞尚,最後又回到了天氣。

鯨魚說,「你還記不記得那次在重慶夏天的那場大暴雨。」

我說,「哪一場?」

鯨魚說,「就是我穿著那條白色短裙被淋濕的那天。」

我說,「我記得,這場雨我一輩子都記得。」

前年和周驚蟄分手不久我就和鯨魚重新聯繫到了一起,並且產生了很微妙的關係。有一天我在重慶南濱路音樂房子喝了一些酒。可是剛剛走在街上準備回去的時候卻下了一場猝不及防的暴雨。我隨便找了街邊的一個老舊的電話亭躲雨,雨水早已浸濕了我的衣衫,我忽然覺得很悲哀,就很想找個人說說話。

那個時候我的腦海中只想起來了鯨魚,於是我給她打電話,告訴她我有很多話想對她說。
鯨魚說你在哪裡,我說我在濱江路的電話亭裡,鯨魚說那你在那裡等我,我馬上來找你。

周驚蟄離開了,鯨魚又回來了。

鯨魚沒有說話,我能聽見電話那頭淅淅瀝瀝的雨聲。我輕聲問,喂?鯨魚半晌才回到,我在。我說你怎麼了,她說她在里昂,這裡下了很大的雨,有點睡不著。我說這才五點,鯨魚說她已經晚上了。我說你想和我說說話嗎?鯨魚說,嗯。

我和鯨魚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漫無邊際的話,從天氣聊到歐洲文藝復興,又聊到了畢卡索、塞尚,最後又回到了天氣。

鯨魚說,「你還記不記得那次在重慶夏天的那場大暴雨。」

我說,「哪一場?」

鯨魚說,「就是我穿著那條白色短裙被淋濕的那天。」

我說,「我記得,這場雨我一輩子都記得。」

前年和周驚蟄分手不久我就和鯨魚重新聯繫到了一起,並且產生了很微妙的關係。有一天我在重慶南濱路音樂房子喝了一些酒。可是剛剛走在街上準備回去的時候卻下了一場猝不及防的暴雨。我隨便找了街邊的一個老舊的電話亭躲雨,雨水早已浸濕了我的衣衫,我忽然覺得很悲哀,就很想找個人說說話。

那個時候我的腦海中只想起來了鯨魚,於是我給她打電話,告訴她我有很多話想對她說。
鯨魚說你在哪裡,我說我在濱江路的電話亭裡,鯨魚說那你在那裡等我,我馬上來找你。

周驚蟄離開了,鯨魚又回來了。

我感覺我生命中的人就像是一個個的輪回,雖然周驚蟄再也沒辦法回來是不爭的事實,可是鯨魚卻一直都在我身邊。我躲在電話亭裡,閉著眼睛,周驚蟄依然歷歷在目。她冰冷的手,微微捲曲的栗色頭髮以及最後分離時濕漉漉的眼眶我都想得起。

人最怕的是沒有希望的生活,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周驚蟄都是我生活下去的希望。我其實很討厭雙魚座自己的這種性格,不管是什麼樣的感情,最後陷進去的都總會是自己,別人都可以很好的抽身離去。我就像躲在槍管裡熟睡的子彈一樣,壓根都還沒有做好發射出去的準備,更別說能夠精准無誤地獵殺獵物了。

就這樣,周驚蟄給我的生活蒙上了一大片烏雲,讓我逃避,無論我走到哪裡在做什麼,都如影隨形的跟著我。

此時此刻唯有鯨魚陪著我。

鯨魚過來的時候也沒有打傘,穿著一條白色的短裙,她站在路邊,雨水順著她的大腿邊流淌,滴在地上,綻放起一朵朵漣漪。

她冒著大雨,站在雨中。

我問她,「你為什麼連傘都不打啊?」

鯨魚說,「天氣這麼涼快,為什麼要打傘啊。」

我說,「我在一本書裡看見有句話講,在雨天不打傘的,要麼是詩人要麼是瘋子。」

鯨魚哈哈大笑,她說,「你覺得我們是什麼。」

我說,「可能二者都有。」

鯨魚又說道,「你知道嗎,本來出門前我是不知道我來不來的。可是我想了想,我還是應該來。畢竟你現在太可憐了。公司又沒了,女朋友又跑了。我從來沒見過這麼慘的人。我出門前我媽還問我這麼大半夜下著雨你要去哪裡。我給你陳阿姨說,我要去找你,你一個人在南濱路淋雨。我媽說那你快去吧,別讓小張出啥事。你看我對你多好。」

我說,「我知道你一定會來的。」

鯨魚撇了撇嘴,「一向都只有你生氣我哄你的,你什麼時候也哄哄我。」

我說,「好像還真是這樣子。」

鯨魚提著濕漉漉的裙角對我說,「誒,你還記不記得我這條短裙。」

我說,「這條裙子很眼熟,以前念書的時候見你穿過。當時整個學校就數你裙子最短。」

「怎麼樣好看吧,不要以為你以前趁我睡覺看我大腿我不知道。要不要今天讓你看個夠。」

「那也不是不可以。」

鯨魚哈哈大笑,她說,「你覺得我們是什麼。」

我說,「可能二者都有。」

鯨魚又說道,「你知道嗎,本來出門前我是不知道我來不來的。可是我想了想,我還是應該來。畢竟你現在太可憐了。公司又沒了,女朋友又跑了。我從來沒見過這麼慘的人。我出門前我媽還問我這麼大半夜下著雨你要去哪裡。我給你陳阿姨說,我要去找你,你一個人在南濱路淋雨。我媽說那你快去吧,別讓小張出啥事。你看我對你多好。」

我說,「我知道你一定會來的。」

鯨魚撇了撇嘴,「一向都只有你生氣我哄你的,你什麼時候也哄哄我。」

我說,「好像還真是這樣子。」

鯨魚提著濕漉漉的裙角對我說,「誒,你還記不記得我這條短裙。」

我說,「這條裙子很眼熟,以前念書的時候見你穿過。當時整個學校就數你裙子最短。」

「怎麼樣好看吧,不要以為你以前趁我睡覺看我大腿我不知道。要不要今天讓你看個夠。」

「那也不是不可以。」

「你想得美,我才不是你學校裡那些隨隨便便的女孩。」

「我也不是那種隨便的男的啊。」

「你喝酒了?」

「喝了兩杯。」

「你看我們兩個現在都打濕透了,還要在外面淋著雨說話嗎。」

我看著鯨魚濕透的衣服,單薄的襯衫被雨水淋濕貼在皮膚上面變成了透明狀。她的內衣和裡面的肌膚清晰可見,那件衣服猶如皇帝的新裝了。但是這種若隱若現的感覺卻看起來格外的迷人性感。

我說,「站在雨中的你看起來好性感啊魚兒。」

「你又動什麼歪腦子,難道你想和我在大雨中幹壞事啊?」

「那也不是不可以。」

「你還真的想?」

「你別說我還真的沒有在水裡做過愛,話說你知道魚是怎麼做愛的嗎?」

「我覺得魚至少不用戴套。」

「它們肯定可以一邊做一邊游泳。」

「那想一想都很刺激。你難道真的想和我做?」

「再也沒有比喝完酒更想的了。」

「就在這裡?大馬路上?」

「那也不是不可以,我覺得這個電話亭就很不錯。」

「哈哈小張你還真的挺會玩。要不我們真的試一下。」

我本來開玩笑的,結果鯨魚當了真,我連忙說道,「試什麼啊,我們還是先找個房間吧,等會都感冒了。」

說到這裡我又和鯨魚聊回到了現實,鯨魚說,「我每一次想到你的時候都是一些很有意思的事情,你這個人真的怪有意思。」

我說,「那難道大家都去記憶一些不好的事情嗎?我反正很少會回想不好的事情,人都是趨利避害的。所以我的腦子裡都是開心的事情,但是開心的事情太少了。」

鯨魚說,「那我算開心的還是不開心的。」

我說,「我這輩子開心的事都和你有關係。」

鯨魚說,「我也很開心遇見你,我這邊的雨越下越大了,你要是能在這裡陪我說一宿的話就好了。」

我說,「我也很幸運,能夠遇見你。」

「再也沒有比喝完酒更想的了。」

「就在這裡?大馬路上?」

「那也不是不可以,我覺得這個電話亭就很不錯。」

「哈哈小張你還真的挺會玩。要不我們真的試一下。」

我本來開玩笑的,結果鯨魚當了真,我連忙說道,「試什麼啊,我們還是先找個房間吧,等會都感冒了。」

說到這裡我又和鯨魚聊回到了現實,鯨魚說,「我每一次想到你的時候都是一些很有意思的事情,你這個人真的怪有意思。」

我說,「那難道大家都去記憶一些不好的事情嗎?我反正很少會回想不好的事情,人都是趨利避害的。所以我的腦子裡都是開心的事情,但是開心的事情太少了。」

鯨魚說,「那我算開心的還是不開心的。」

我說,「我這輩子開心的事都和你有關係。」

鯨魚說,「我也很開心遇見你,我這邊的雨越下越大了,你要是能在這裡陪我說一宿的話就好了。」

我說,「我也很幸運,能夠遇見你。」

© A Day Media Limi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