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LOVE

《鯨魚的故事》第十七話:「我來成都見你了。」


2019年的初秋,在我快要搬離成都回到重慶之前,我發了一個朋友圈:「在成都呆了五年,這次再也不回來了。」,算是對在成都讀書工作的一個總結。

發完這條朋友圈,我就開始收拾東西。忙碌一下午,打開冰箱切了兩片檸檬薄荷,用紅牛給自己兌了一杯酒。然後坐在沙發上又翻開手機看朋友圈的留言。幾十個讚和一些同學同事評論,多久回來什麼時候再見之類的話。雖然知道都是一些客套話,但是還是覺得有一點感傷。

生活和旅行肯定不一樣,我以後肯定還會有很多的契機在回到成都。但是必然不可能再回到成都生活,除非我在這裡有一個富婆。

一想到再也不回來,很多人可能就是見了最後一面,比如公司那個很有趣的、上班和我一起看《甄嬛傳》的小曾。還有後來跳槽被我招聘來結果雙雙被黑心老闆坑的小羊,以及在雨夜睡過一次之後再也沒能睡在一起的陳小姐。以後都很少有機會再見面。

我坐在沙發上養神,天氣很涼爽,外面吹著輕微的風,樹影婆娑,在米黃色的窗簾上倒映出一片片剪影。手機螢幕忽然亮起了提示燈,不知道是誰發過來的微信,我沒有立刻打開看。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打開手機想看看時間,看見資訊欄有個熟悉的頭像,我以為我看錯了,確認了一下名字之後才確定那是鯨魚。

鯨魚說,「怎麼我剛剛到成都你就要走了啊?」

我忽然覺得有點不真實,因為在我的記憶中,鯨魚上禮拜定位都還在新加坡的金沙酒店。仔細想想我上一次和鯨魚見面都還是在深圳,過去也有些時間了。

我說,「哇,你怎麼在成都啊,來之前也不給我說一聲。」

鯨魚說,「哈哈哈,我本來是想直接來你家見你的,但是看見你說你要搬家了。我就只好問問你走沒有。」

我說,「還沒有。你現在在哪裡。」

她說,「我還在雙流機場,看見你的朋友圈就找你了。」

我說,「那晚上一起吃飯啊。」

鯨魚說,「那你等我。」

鯨魚說完「你等我」之後,我馬上丟下手機。心情突然變得格外的雀躍,我打開藍牙音響播放音樂,放到 《Shoop》 這一首歌的時候,我甚至開始得意的搖擺起來。就像是久別的情人又再次重逢的喜悅。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打開手機想看看時間,看見資訊欄有個熟悉的頭像,我以為我看錯了,確認了一下名字之後才確定那是鯨魚。

鯨魚說,「怎麼我剛剛到成都你就要走了啊?」

我忽然覺得有點不真實,因為在我的記憶中,鯨魚上禮拜定位都還在新加坡的金沙酒店。仔細想想我上一次和鯨魚見面都還是在深圳,過去也有些時間了。

我說,「哇,你怎麼在成都啊,來之前也不給我說一聲。」

鯨魚說,「哈哈哈,我本來是想直接來你家見你的,但是看見你說你要搬家了。我就只好問問你走沒有。」

我說,「還沒有。你現在在哪裡。」

她說,「我還在雙流機場,看見你的朋友圈就找你了。」

我說,「那晚上一起吃飯啊。」

鯨魚說,「那你等我。」

鯨魚說完「你等我」之後,我馬上丟下手機。心情突然變得格外的雀躍,我打開藍牙音響播放音樂,放到 《Shoop》 這一首歌的時候,我甚至開始得意的搖擺起來。就像是久別的情人又再次重逢的喜悅。

在我快被成都枯燥無趣的生活壓垮的時候,鯨魚就像一個小天使忽然又冒了出來。雖然我們之間從來都沒有什麼契約說要等待或者相聚的話,但是她就像是在外面漂泊的浪子,不管在外面玩得有多瘋,到最後還是會在深夜裡推開我家的這一扇門。

這麼一想我忽然有一種被幸福包圍的竊喜,雖然鯨魚在外面是光鮮亮麗,但不管我生活有多麼愁苦,她總會來我身邊,就像從不曾缺席的春天一樣。

六年以來一向如此。

過去的幾年裡,我因為談戀愛的關係,一直都保持和鯨魚刻意疏離的關係,有時候甚至長達半年裡我們都不會說上兩句話,自始至終我都沒辦法把她擺到「愛人」這樣的一個角色上,我也沒有和她你儂我儂,但這樣的我們竟然產生了一種虛無縹緲但又堅固無比的關係。

胡思亂想半天,我開始收拾因為搬家而弄亂的房間。我又翻出來打包好的酒杯,燭臺,還有洗乾淨的床單。做完這一切之後我又舒舒服服的洗了一個澡,整理了一下頭髮。我環顧四周,感覺整個屋子已經收拾的乾乾淨淨,然後就開始焦急漫長的等待。

從成都的雙流機場到我家其實也沒有多遠的距離,如果坐地鐵的話,大概一個小時就能到。在我洗完澡、收拾完房間之後,時間已經悄然過去了大半個小時。外面的天色已經從黃昏變得暮色四合。窗外那些焦躁淒迷的蟬鳴也變得若有若無。

我開始給鯨魚發消息問你到哪兒了?鯨魚過了一會回說,我在春熙路了。又過了十分鐘,我又發資訊問她,你到哪兒了?鯨魚說,我還在春熙路。大概又過了快二十分鐘,我以為鯨魚已經快要到了,都站起身來在門口踱步,我腦海中已經開始演練我們再見面是什麼樣的場景,我要不要給她說我今天好高興能夠見到你,我是不是該擁抱她,還是擁抱著接吻。

時間距離我發消息給鯨魚已經過去了快一個小時。

我問鯨魚,「你到了嗎?」

鯨魚說,「我在天府廣場堵著了。」,她怕我等著急了,又給我說:「乖乖,你耐心等我一下,我一定會來。」

「乖乖」,是鯨魚對我特有的稱呼,這個稱呼她叫了四年。我們剛認識那會她喜歡叫我小名,奇怪的是別人叫我小名我會生氣,覺得是調侃,但是鯨魚叫我小名竟然有一種說不出的寵溺。

鯨魚一叫我,我忽然覺得我很想念她。我給她打電話說,「你現在下車就在天府廣場等我好嗎?我這就過來找你。」

鯨魚說,「就在原地等你嗎?」

我說,「嗯,你乖哦。我好想你。」

從成都的雙流機場到我家其實也沒有多遠的距離,如果坐地鐵的話,大概一個小時就能到。在我洗完澡、收拾完房間之後,時間已經悄然過去了大半個小時。外面的天色已經從黃昏變得暮色四合。窗外那些焦躁淒迷的蟬鳴也變得若有若無。

我開始給鯨魚發消息問你到哪兒了?鯨魚過了一會回說,我在春熙路了。又過了十分鐘,我又發資訊問她,你到哪兒了?鯨魚說,我還在春熙路。大概又過了快二十分鐘,我以為鯨魚已經快要到了,都站起身來在門口踱步,我腦海中已經開始演練我們再見面是什麼樣的場景,我要不要給她說我今天好高興能夠見到你,我是不是該擁抱她,還是擁抱著接吻。

時間距離我發消息給鯨魚已經過去了快一個小時。

我問鯨魚,「你到了嗎?」

鯨魚說,「我在天府廣場堵著了。」,她怕我等著急了,又給我說:「乖乖,你耐心等我一下,我一定會來。」

「乖乖」,是鯨魚對我特有的稱呼,這個稱呼她叫了四年。我們剛認識那會她喜歡叫我小名,奇怪的是別人叫我小名我會生氣,覺得是調侃,但是鯨魚叫我小名竟然有一種說不出的寵溺。

鯨魚一叫我,我忽然覺得我很想念她。我給她打電話說,「你現在下車就在天府廣場等我好嗎?我這就過來找你。」

鯨魚說,「就在原地等你嗎?」

我說,「嗯,你乖哦。我好想你。」

© A Day Media Limi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FOLLOW US
WHAT'S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