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Featured

《鯨魚的故事》第十話:她說今晚要和我一起泡澡


收到鯨魚已經上了飛機的消息,我從北海老街隨便轉了轉,在一家小酒吧買了一瓶葡萄酒便又回到了昨天住的酒店。酒店老闆娘挺詫異的用一口廣普問我,「小伙子怎麼回來了,為什麼今天沒有去潿洲島呀。」

我回她,「我還得住一晚,今天還有個同伴要過來。」

老闆娘用一種看透風月的語氣問我道:「是女孩子吧!」

我點點頭。

在辦理好入住手續後,我待在房間裡一時也不知道應該做什麼。等待人是一個漫長且無聊的過程,特別是這個人也沒有具體說她會什麼時候過來。

想起來我和鯨魚之間唯一的一次爭吵,也是因為一次兀長的等待。如果沒有記錯的話,那是在05年的冬天,鯨魚來成都看我,吃過午飯分別以後我和她分開去參加各自的聚會。因為晚上有一個酒局,我問鯨魚過不過來,鯨魚說可以過來。我和她約好8點在東郊記憶附近碰面,可是直到九點她都沒有露面,最後也不知道什麼原因我們在微信裡吵得不歡而散。

那一次爭吵過後,我們整整半年都沒有說過話,我們誰也沒有再找過誰,這一點,鯨魚的倔脾氣和我挺像。直到有一次我和周驚蟄起了爭執以後,我一個人在陌生的安徽,第一次體會到了什麼叫做舉目無親、孤獨無助的感覺。

我坐在一個公園的長椅上,翻著手機通訊錄,當滑到「鯨魚」這個名字的時候,我頓了一下。我遲疑了很久很久,才終於點了綠色的撥號,給鯨魚打了長達半年多以來的第一個電話。

電話那頭只響了兩聲,便傳來鯨魚熟悉的聲音。

「乖乖,啷個了嘛,你終於給我打電話了!」

聽到鯨魚說話的那一瞬間,我覺得鼻子有點發酸。聲音隨之顫抖,我故作鎮定的給鯨魚說,「沒什麼,和女朋友吵架了,想找個人說說話。」

鯨魚酸酸的說,「原來是和女朋友吵架了才想起我哦。」

我不禁笑出來,「那你這半年也不是沒有再找過我?」

鯨魚說,「我還不是在等你找我,萬一我找你你不理我,那我豈不是很沒有面子?你知道我們女孩子需要一點尊嚴的。」

我說,「你和我這樣的關係還談什麼尊嚴不尊嚴的。」

鯨魚打訕道,「你去安徽做了老闆還是沒有變啊!」

我問她,「你怎麼知道我在安徽。」

鯨魚說,「我也在悄悄關注你呀!」

那天下午我和鯨魚聊了很久很久,從雲霞滿天聊到暮色四合。人的這一生很難遇上幾個能聊得來的知己,縱使即將別離。但好在,我和鯨魚還沒有老死不相往來。

我坐在一個公園的長椅上,翻著手機通訊錄,當滑到「鯨魚」這個名字的時候,我頓了一下。我遲疑了很久很久,才終於點了綠色的撥號,給鯨魚打了長達半年多以來的第一個電話。

電話那頭只響了兩聲,便傳來鯨魚熟悉的聲音。

「乖乖,啷個了嘛,你終於給我打電話了!」

聽到鯨魚說話的那一瞬間,我覺得鼻子有點發酸。聲音隨之顫抖,我故作鎮定的給鯨魚說,「沒什麼,和女朋友吵架了,想找個人說說話。」

鯨魚酸酸的說,「原來是和女朋友吵架了才想起我哦。」

我不禁笑出來,「那你這半年也不是沒有再找過我?」

鯨魚說,「我還不是在等你找我,萬一我找你你不理我,那我豈不是很沒有面子?你知道我們女孩子需要一點尊嚴的。」

我說,「你和我這樣的關係還談什麼尊嚴不尊嚴的。」

鯨魚打訕道,「你去安徽做了老闆還是沒有變啊!」

我問她,「你怎麼知道我在安徽。」

鯨魚說,「我也在悄悄關注你呀!」

那天下午我和鯨魚聊了很久很久,從雲霞滿天聊到暮色四合。人的這一生很難遇上幾個能聊得來的知己,縱使即將別離。但好在,我和鯨魚還沒有老死不相往來。

想著想著,一下午的時光很快就消散了。鯨魚的電話將我從回憶中拉回了現實。鯨魚高興的說她已經到了北海了,讓我發個酒店定位給她,她打車過來。

我把定位和房號發給了鯨魚,心裡面竟然期待和她在陌生的城市重逢。我在房間來回踱步,看著窗外的落日和沙灘。那一刻,我竟然有點想念她。

沒有過多久,我的房門響起了敲門聲。我打開房門,看見鯨魚帶著行李站在我的門口,我一時不知道說什麼好。鯨魚笑嘻嘻的看著我,張開手說,「怎麼,都不抱一下嗎?」

我也附聲道,「沒想到真的能在這裡看見你。」,說完我輕輕抱了抱她。

放下行李,鯨魚看著窗外赤焰席捲的雲霞,高興地走到陽臺,她說,「沒想到在廣西還有這麼漂亮的地方。這陽臺上竟然還有浴缸呢。今晚一起泡個澡吧!」

我說好。

舟車勞頓,我問鯨魚餓不餓,她說餓了。我們在附近的夜市裡找了一個海鮮大排檔。生蠔扇貝鮑魚龍蝦都來了一份,這裡的海鮮價格低的有點不敢想像。鯨魚一邊吃著一邊給我的碗裡夾生蠔說,「多吃點這個。這個很補的哦。」

我打趣道,「我就知道你這次來肯定不是單單來看風景的。」

鯨魚狡黠的笑了一下,「我是來看你的。」

吃過飯以後,我和鯨魚在沙灘邊上散步,她很自然地挽住了我的手臂。鯨魚說,她就想以後老了可以在海邊有一棟房子。養兩隻小狗,每天就坐在陽臺看書,在沙灘發呆,想自己前半生。然後又說,狗不能太大,年紀大了牽不住,柴犬和法鬥就很好,蠢萌蠢萌的,脾氣又好又可愛。

我一直聽著鯨魚在耳邊碎碎念,時不時的笑著附和她一下。直到夕陽徹底從海平面消失以後,我們才回到酒店。

鯨魚放好浴缸的水,用酒店的藍牙音箱播放了兩首歡快的鋼琴曲。用鯨魚的話來說,生活是需要充滿儀式感的,反正日子已經很糟了,不如想著辦法讓自己快樂。

我打開下午買的葡萄酒,遞了一杯給鯨魚。她接過去放在浴缸邊的桌子上,然後在暮靄沉沉的天色裡,她在陽臺上開始褪去自己的裙子,只剩內衣的時候,她叫了聲我的名字。讓我過去幫她解一下內衣帶子。

她轉過身來看著我笑,今天穿的一件配套的白色蕾絲花邊的法式內衣,將她的身材襯托的玲瓏有致。在她的胸前就是一片雪白且波濤洶湧的海。

這點小套路我怎麼會看不懂呢?

吃過飯以後,我和鯨魚在沙灘邊上散步,她很自然地挽住了我的手臂。鯨魚說,她就想以後老了可以在海邊有一棟房子。養兩隻小狗,每天就坐在陽臺看書,在沙灘發呆,想自己前半生。然後又說,狗不能太大,年紀大了牽不住,柴犬和法鬥就很好,蠢萌蠢萌的,脾氣又好又可愛。

我一直聽著鯨魚在耳邊碎碎念,時不時的笑著附和她一下。直到夕陽徹底從海平面消失以後,我們才回到酒店。

鯨魚放好浴缸的水,用酒店的藍牙音箱播放了兩首歡快的鋼琴曲。用鯨魚的話來說,生活是需要充滿儀式感的,反正日子已經很糟了,不如想著辦法讓自己快樂。

我打開下午買的葡萄酒,遞了一杯給鯨魚。她接過去放在浴缸邊的桌子上,然後在暮靄沉沉的天色裡,她在陽臺上開始褪去自己的裙子,只剩內衣的時候,她叫了聲我的名字。讓我過去幫她解一下內衣帶子。

她轉過身來看著我笑,今天穿的一件配套的白色蕾絲花邊的法式內衣,將她的身材襯托的玲瓏有致。在她的胸前就是一片雪白且波濤洶湧的海。

這點小套路我怎麼會看不懂呢?

我從背後抱著她,一隻手輕輕解開她的肩帶以後。鯨魚轉過來也幫我脫去了上衣。不一會我們便又赤裸相見了。我和她面對面躺在寬敞的浴缸中,碰了碰杯,開始喝酒。咸濕溫暖的海風時不時撩起沙沙作響的窗簾,我和鯨魚誰也沒有說話。她把腳伸到我的胸膛前,我握著她纖細的腳踝愛憐地撫摸。

我問鯨魚,「你喜歡嗎?」

鯨魚說,「喜歡。」

我看著她的眼睛,呢喃到,「謝謝你。」

鯨魚說,「我也謝謝你。」

謝謝能夠遇見你。

© A Day Media Limi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FOLLOW US
WHAT'S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