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鯨魚的故事》第十九話:你想玩厨房 Play?


我和鯨魚在桐梓林走了很久,都沒有發現一家稍微清淨一點的餐廳。到處都站著長長的人群,來回走了兩遭總算是打消了在外面排隊晚餐的想法。成都這座城市就是這樣子,儘管街上吃飯的商鋪連綿不絕,但永遠都有排不完的隊。

鯨魚忽然提議說,「要不我們去你家裡面自己做飯吃吧。我天天看見你自己做飯的照片,想一想這麼多年都還沒有吃過你親手做的飯誒。」

我說,「可是家裡沒有菜了啊。」

鯨魚說,「那我陪你去逛超市嘛。」

說著,我和鯨魚便打車去了離我家最近的歐尚,我推著購物車,鯨魚雀躍得每個貨架都上前看一看,那天一向咋咋呼呼的超市竟然出奇的沒有多少人,二樓空曠大廳裡放著舒緩的輕音樂。

鯨魚站在蔬菜區前,專注的看著手裡的一顆西藍花,她轉過頭溫柔的說,「你可以給我煮這個嗎?」

我笑著說,「好。」

她又問我,「家裡有蠔油嗎?」

我說,「有。」

在路過海鮮區的時候,我站在賣鮑魚的魚缸前停下來,我說,「魚兒。」

「怎麼了?」

「我可以吃這個嗎?」

「鮑魚嗎?」

「嗯。」

然後我哈哈笑了起來,鯨魚忽然就意識到了什麼似的,竟然臉上泛起了一起潮紅,她用手狠狠捏了一下我的手臂。

我說,「痛痛痛。」

她說,「你整天腦子都在想什麼。」

在經過超市電梯轉角的時候,那裡有一面很大的鏡子。鯨魚說,「你停一下,我想和你拍一張照。」

「就在這裡嗎?」

「嗯,就在這裡。」

當時我推著一車的菜,穿得也不怎麼得體,和邊上妝容精緻的鯨魚站在一起更像是超市的小工。我剛想委婉拒絕,鯨魚忽然把有一點冰涼的手輕輕按在我握住購物車握把的手,頭歪到我肩膀上,露出了一個俏皮的微笑。我剛轉過去看了她一眼,鏡頭就定格在了那個瞬間裡。

在路過海鮮區的時候,我站在賣鮑魚的魚缸前停下來,我說,「魚兒。」

「怎麼了?」

「我可以吃這個嗎?」

「鮑魚嗎?」

「嗯。」

然後我哈哈笑了起來,鯨魚忽然就意識到了什麼似的,竟然臉上泛起了一起潮紅,她用手狠狠捏了一下我的手臂。

我說,「痛痛痛。」

她說,「你整天腦子都在想什麼。」

在經過超市電梯轉角的時候,那裡有一面很大的鏡子。鯨魚說,「你停一下,我想和你拍一張照。」

「就在這裡嗎?」

「嗯,就在這裡。」

當時我推著一車的菜,穿得也不怎麼得體,和邊上妝容精緻的鯨魚站在一起更像是超市的小工。我剛想委婉拒絕,鯨魚忽然把有一點冰涼的手輕輕按在我握住購物車握把的手,頭歪到我肩膀上,露出了一個俏皮的微笑。我剛轉過去看了她一眼,鏡頭就定格在了那個瞬間裡。

說來很奇怪,過去的很多年裡,我經歷過許多很有意思的場面。那些咋咋呼呼的歡呼雀躍的記憶都總是會很快的消散,反而是這種充滿生活化的場景,我總是能夠很清楚的記起來。在這些場景裡,沒有一個人說過喜歡,但字裡行間都是陪伴的溫馨,每每想起來都會讓人幸福地笑起來。

 

回到家裡後,推開門,我那只等待我好幾個小時的小可憐貓咪,站在沙發上瞪大眼睛看著我,然後見到我身邊那從未見過的鯨魚,本來有點膽怯,但還是又跳下沙發在鯨魚的腿邊聞了聞,蹭了蹭。

我說,「魚兒好奇怪,我這貓咪很膽小的,但他竟然不怕你。」

鯨魚開心的輕輕抱起貓咪,她說動物很聰明的,她知道哪些人是主人親近的人的,而且我身上有你的味道嘛。

鯨魚又給貓咪說,「小可愛我總算是見到你了,你是不是叫滅霸呀!」

滅霸說,「喵嗚~!」

鯨魚笑著給我講,「乖乖,你的貓咪還會和人聊天誒。」

我一邊去廚房放下手裡的東西,一邊給鯨魚說,「你要是一直和牠講話牠就會一直和你聊天。」

鯨魚又給滅霸說,「今天你爸爸有沒有喂你吃飯啊?」

滅霸說,「喵嗚喵。」

我靠在廚房的門口,看著鯨魚和貓咪玩作一團。不知道為什麼很想笑,我的生活沉悶了許久,一個人住在外地最害怕的就是夜晚降臨的時候,家裡都總是冷冷清清。想著我腦海裡竟然萌發出了我是不是應該要找個人結婚的念頭。這個想法立馬消散,我想著自己是要浪跡天涯的人,不能被這片刻的溫存留念。

我轉身去廚房開始忙碌,打開音響,開始播放起我鍾愛的爵士樂。搖頭晃腦的開始哼著歌做飯。鯨魚說,「你這個人還怪有情調的。」

我說,「你不是一樣的悶騷哈哈。」

她和貓咪玩了一會進了我的臥室,不一會,她穿著我的一件 over size T恤來到廚房幫忙,衣服剛好蓋過她的大腿根部。她把頭髮挽起來紮了一個團子,抱著雙手依靠在了廚房門口,看著忙碌的我。正在洗菜的我轉過頭看著她,忽然說不出話來。

「你搞什麼,我們還沒吃飯呢。」

「我就是過來幫幫忙啊,穿著裙子多不方便。」

「那你也不能這樣穿啊,看得我怪難受的。」

鯨魚俏皮的笑了笑,「你是多沒有定力啊,我都讓你看了多少個晚上了。」

我說,「你還是別幫忙了,你在這裡我心更亂。」

我靠在廚房的門口,看著鯨魚和貓咪玩作一團。不知道為什麼很想笑,我的生活沉悶了許久,一個人住在外地最害怕的就是夜晚降臨的時候,家裡都總是冷冷清清。想著我腦海裡竟然萌發出了我是不是應該要找個人結婚的念頭。這個想法立馬消散,我想著自己是要浪跡天涯的人,不能被這片刻的溫存留念。

我轉身去廚房開始忙碌,打開音響,開始播放起我鍾愛的爵士樂。搖頭晃腦的開始哼著歌做飯。鯨魚說,「你這個人還怪有情調的。」

我說,「你不是一樣的悶騷哈哈。」

她和貓咪玩了一會進了我的臥室,不一會,她穿著我的一件 over size T恤來到廚房幫忙,衣服剛好蓋過她的大腿根部。她把頭髮挽起來紮了一個團子,抱著雙手依靠在了廚房門口,看著忙碌的我。正在洗菜的我轉過頭看著她,忽然說不出話來。

「你搞什麼,我們還沒吃飯呢。」

「我就是過來幫幫忙啊,穿著裙子多不方便。」

「那你也不能這樣穿啊,看得我怪難受的。」

鯨魚俏皮的笑了笑,「你是多沒有定力啊,我都讓你看了多少個晚上了。」

我說,「你還是別幫忙了,你在這裡我心更亂。」

鯨魚看著我窘迫的樣子,咯咯的笑出了聲。她故意掀起了T恤下擺,剛好露出了內褲的一角,我哪經得起這種誘惑。

我說,「小祖宗我求你了,就算你想玩廚房 play,那等咱們吃完飯再說好嗎。」

鯨魚走到我身邊,在我臉上親了一口。,說,「乖乖辛苦你啦,我先去忙工作了。」

我說,「快去快去。」

鯨魚離開後,我用冷水撲了撲臉,平靜了一下情迷意亂的心跳。我覺得女人真的是一種很奇怪的生物,她們會在很多的時候都非常的矜持,但是對自己喜歡的男孩兒又會非常的大膽。我覺得世界上每個女人都有蕩婦的心思(非貶義),她如果矜持,只是她不喜歡你罷了。

想了想我又開始認真地準備起晚餐。做好後,我去叫鯨魚吃飯。我推開臥室,鯨魚打開了我橘黃的床頭燈,屋子裡氤氳著一股若有若無的淡香。

「這是什麼味道?」

鯨魚說,「我給你屋子裡噴了一些香水。」

她坐在電腦前沒有回頭,我坐在她身後看著她在鍵盤上敲敲打打。我從背後抱著她,把下巴靠在她的肩膀上。

「你在寫什麼啊。」

「我在寫今天的工作日志,好辛苦的。可是我今天什麼都沒有做呢。」

我學著她的語氣說,「是哦,好辛苦哦。你可以這麼寫,今天天氣晴朗,我下飛機在成都見到了我的高中男孩,我們一起散步,接吻,高中男孩給我做了飯,吃完飯我們還會做愛。就這麼寫吧。」

鯨魚說,「那我明天就得被炒魷魚了,沒有工作怎麼辦。」

我想了想,學著周星馳《喜劇之王》對張柏芝說話的語氣說,「那我養你啊」。

鯨魚說,「好啦,你乖。我馬上就來。」

又在我嘴上輕輕點了一下,我開心地跳出去了。

我在客廳點了蠟燭,在冰箱裡拿出兩個酒杯調了兩杯酒,廚房的音響還沒有關。我看著滿桌的飯菜,想起自己已經有好久好久沒有下廚了。我在想,如果我和鯨魚能夠認識得更晚一些,如果是在2019年剛認識,會不會我們也會很認真地在一起,可能我心裡也會少許多複雜的情緒,好好和鯨魚談戀愛吧。可是我們做了那麼多年的朋友,可是我們發生了很多不該發生的事情。

人生可真像一副塔羅牌,不翻開下一張,永遠都不知道牌底會變成什麼。

「你在寫什麼啊。」

「我在寫今天的工作日志,好辛苦的。可是我今天什麼都沒有做呢。」

我學著她的語氣說,「是哦,好辛苦哦。你可以這麼寫,今天天氣晴朗,我下飛機在成都見到了我的高中男孩,我們一起散步,接吻,高中男孩給我做了飯,吃完飯我們還會做愛。就這麼寫吧。」

鯨魚說,「那我明天就得被炒魷魚了,沒有工作怎麼辦。」

我想了想,學著周星馳《喜劇之王》對張柏芝說話的語氣說,「那我養你啊」。

鯨魚說,「好啦,你乖。我馬上就來。」

又在我嘴上輕輕點了一下,我開心地跳出去了。

我在客廳點了蠟燭,在冰箱裡拿出兩個酒杯調了兩杯酒,廚房的音響還沒有關。我看著滿桌的飯菜,想起自己已經有好久好久沒有下廚了。我在想,如果我和鯨魚能夠認識得更晚一些,如果是在2019年剛認識,會不會我們也會很認真地在一起,可能我心裡也會少許多複雜的情緒,好好和鯨魚談戀愛吧。可是我們做了那麼多年的朋友,可是我們發生了很多不該發生的事情。

人生可真像一副塔羅牌,不翻開下一張,永遠都不知道牌底會變成什麼。

© A Day Media Limi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WHAT'S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