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LOVE

《鯨魚的故事》第十二話:她湊到我的耳邊說「我今天把毛剃了。」


回到重慶以後,很長的一段時間裡我都沒有再出過家門。每天在家裡面待著看《破產姐妹》,傍晚帶著和周驚蟄之前領養的牧羊犬在縣城四處轉轉。每次坐在河邊的長椅上,傍晚時分和煦的光影灑在河面上的時候,我就會變得情緒化。腦子裡面出現各種各樣的聲音,我還沒有走出周驚蟄的陰影。

當時手機裡面裝了好幾個時興的社交軟體,每天都能收到數以百計的陌生人的消息,但是聊天通常不超過十句都會無疾而終。

生活挺無趣的,我忽然覺得我也挺無趣的。

期間去成都參加了一次好友的生日,加之沒有什麼特別重要的事情,我便在成都住了下來。

全中國大大小小那麼多的城市,總覺得沒有一個城市像成都這樣能夠讓人陷入久違的寧靜,在街頭巷尾隨便找一家茶館,沏一碗西湖龍井。接下來什麼都不用想也什麼都不用做,就安安靜靜的閉著眼睛在老式籐椅上閉目養神,一個午後的時光便會從指間消散。

行人步伐遲緩,一點也不像上海和杭州那樣步履匆忙的節奏,就連這裡街頭的貓,都整日整日的閉著眼在睡覺。

我以為我都快要隨著這樣渙散的生活忘掉了周驚蟄,但是好景大多不長。在和周驚蟄分開的第48天,她又出現了。

那天中午我接到一個陌生的電話,來電顯示歸屬地是成都。

沒有過多的細想, 我接通了那個電話。可是當電話那頭熟悉的聲音一開口的時候,我便開始覺得心慌氣短六神無主,整整緩和了好一會才平靜下來。

周驚蟄淡淡地問我:「能聽到嗎?」

我甚至能聽出她頗有些抱歉的語氣。

前面整整半個月我都在期待能夠和周驚蟄有些許聯繫,但是直到真的接到她電話的時候,第一念頭竟然不是問候,而是想擺脫。我鎮定了一會,用自己覺得很平淡的語調回她:「有什麼事嗎?」

周驚蟄沉默了半晌,說:「我想約你出來,我們還有一些事情沒有處理完。」頓了一下說,「我也在成都。」

我幾乎是想都沒想地回絕道:「你有病吧,你還好意思找我去幫你辦事?有什麼事你自己去處理,我不想見你。」

周驚蟄被我拒絕似乎覺得很意外,她變得有點氣惱,「你以為我想見你嗎?就是有些事情需要你來辦,你以前是公司的法人,不然我也不會給你打電話。你還把我拉黑了。」

我嘲諷的給周驚蟄說,「拉黑不是很正常嗎?更何況我們已經分手了,不對,是被迫分手了。再說了,你拉黑我這麼多次,公司送你我不要了。你愛找誰找誰,反正別找我。」

一番話成功地發洩了情緒,也多少打擊到了周驚蟄以後,覺得確實和她沒有什麼可說的我掛斷了電話。

那天中午我接到一個陌生的電話,來電顯示歸屬地是成都。

沒有過多的細想, 我接通了那個電話。可是當電話那頭熟悉的聲音一開口的時候,我便開始覺得心慌氣短六神無主,整整緩和了好一會才平靜下來。

周驚蟄淡淡地問我:「能聽到嗎?」

我甚至能聽出她頗有些抱歉的語氣。

前面整整半個月我都在期待能夠和周驚蟄有些許聯繫,但是直到真的接到她電話的時候,第一念頭竟然不是問候,而是想擺脫。我鎮定了一會,用自己覺得很平淡的語調回她:「有什麼事嗎?」

周驚蟄沉默了半晌,說:「我想約你出來,我們還有一些事情沒有處理完。」頓了一下說,「我也在成都。」

我幾乎是想都沒想地回絕道:「你有病吧,你還好意思找我去幫你辦事?有什麼事你自己去處理,我不想見你。」

周驚蟄被我拒絕似乎覺得很意外,她變得有點氣惱,「你以為我想見你嗎?就是有些事情需要你來辦,你以前是公司的法人,不然我也不會給你打電話。你還把我拉黑了。」

我嘲諷的給周驚蟄說,「拉黑不是很正常嗎?更何況我們已經分手了,不對,是被迫分手了。再說了,你拉黑我這麼多次,公司送你我不要了。你愛找誰找誰,反正別找我。」

一番話成功地發洩了情緒,也多少打擊到了周驚蟄以後,覺得確實和她沒有什麼可說的我掛斷了電話。

掛完電話之後我有那麼一瞬間失神,那些被我一點點拋諸腦後關於周驚蟄的記憶忽然在一瞬間翻湧襲來。

我在腦海中想過無數次和周驚蟄再度重逢的場景,但是她僅僅一個電話就讓我兵荒馬亂站不住陣腳。

想著,我趕緊去找了一些瑣碎事來忙,不想去想這到底都是哪兒跟哪兒,我把這次周驚蟄的來電理解為一個普通日常接到的普通騷擾電話一樣普通的事件,這樣想我就會覺得輕鬆自在許多。

我需要有新的生活,新的期待,繼續片刻不停地尋找新的愛人。我可不能再有一丁點的掛念她。

我在外面漫無目的地轉悠了一整天,手機的一點響動都會讓我變得像驚弓之鳥一樣不安。我索性把手機關成了靜音,我並不害怕周驚蟄,我也不知道我在害怕什麼。直到深夜的時候我才回到家裡,可是在半睡半醒之間我聽到隔壁的敲門聲,一下又一下,每一下都像是懸在我心頭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敲門聲弄得我莫名的心煩意亂,我像是陷入了莫名的焦慮症,稍微一點的響動便會讓我抓狂。我索性坐了起來,靠著床頭刷著手機。但是沒有過多久,我的微信彈出一條驗證消息,頭像是周驚蟄用了三年的小貓。

「你真的不願意來見我嗎?」

我覺得又氣又好笑,我想了想通過了周驚蟄的驗證請求。然後沒有等周驚蟄開始說話,我拿起手機按下語音對她說。

「分手後都這麼久了我從來沒有找過你,你現在有了事情了就忽然想起來了我。聽說你新找的男朋友很牛逼,那你就找他幫你辦。拜託你能不能有一點我前女友的自覺性,你就當我死了一樣。我要睡覺了,拜拜。」

說完這段話,我又乾淨俐落的拉黑了周驚蟄。

關掉手機,萬籟俱靜。

 

周驚蟄的風波過去以後,我第二天就回了重慶。

回來沒有多久,就接到鯨魚打來的電話,她在電話那頭興高采烈的說她有兩個好消息,問我想聽哪一個。

我說:「無非就是你分手成功了唄。」

鯨魚絲毫不意外的說:「對,還有一件事就是我又重新換了一份新工作,可以經常去港澳日出差。」

我說:「那你豈不是又要離開重慶了?」

鯨魚說:「對,下個月就要去深圳了。」

我說:「那多好,雙喜臨門是得好好慶祝慶祝。」

鯨魚說:「那你現在過來找我吧,我在學校這邊辦戶口手續。你在西西弗等我,我辦完給你打電話。」

「你真的不願意來見我嗎?」

我覺得又氣又好笑,我想了想通過了周驚蟄的驗證請求。然後沒有等周驚蟄開始說話,我拿起手機按下語音對她說。

「分手後都這麼久了我從來沒有找過你,你現在有了事情了就忽然想起來了我。聽說你新找的男朋友很牛逼,那你就找他幫你辦。拜託你能不能有一點我前女友的自覺性,你就當我死了一樣。我要睡覺了,拜拜。」

說完這段話,我又乾淨俐落的拉黑了周驚蟄。

關掉手機,萬籟俱靜。

 

周驚蟄的風波過去以後,我第二天就回了重慶。

回來沒有多久,就接到鯨魚打來的電話,她在電話那頭興高采烈的說她有兩個好消息,問我想聽哪一個。

我說:「無非就是你分手成功了唄。」

鯨魚絲毫不意外的說:「對,還有一件事就是我又重新換了一份新工作,可以經常去港澳日出差。」

我說:「那你豈不是又要離開重慶了?」

鯨魚說:「對,下個月就要去深圳了。」

我說:「那多好,雙喜臨門是得好好慶祝慶祝。」

鯨魚說:「那你現在過來找我吧,我在學校這邊辦戶口手續。你在西西弗等我,我辦完給你打電話。」

掛完電話,我打了一輛車到了鯨魚的大學門口。快有兩年沒有來過這兒,很多店面都換了裝潢。還有以前經常和鯨魚去的咖啡店不知道什麼時候也變成了一家萬州烤魚。

我憑著記憶找到了以前經常和鯨魚去的那家西西弗,在吧台要了一杯咖啡,隨手拿了一本佛洛德的《夢的解析》,開始等鯨魚。可是翻來覆去我都讀不進那本書,我覺得讀書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必須要在沒有人的地方找到一本心儀的書慢慢看才能讀明白,而且還不能有音樂,所以我會選擇買書回去而不是待在一個看起來文藝的地方讀書。

下午很漫長,四周都是安安靜靜看書的大學生,我也不太好拿出手機旁若無人的玩。哪怕無聊我也得裝模作樣假裝我是在這裡看書,我是一個愛學習的人。

我挺討厭一群人做一件相同的事情,比如一起跳舞一起演講這類的事情,讓我覺得很傻。用鯨魚的話來講,我就是典型的反叛分子,是一隻特立獨行的豬。

當人在等待的時候,就會覺得時間特別的漫長,我把那本像是《周公解夢》一樣的《夢的解析》放回了書架,又重新拿了一本很早看過的《黃金時代》準備重溫,就在我剛剛看到王二在山上剛剛和陳清揚墩完革命友誼那裡的時候,鯨魚給我發來了消息,讓我出門,她在門口等我。

闊別沒有幾日,我竟然覺得站在書店門口的鯨魚竟然又變好看了許多。她把蓬鬆的卷髮紮成了一個高高的馬尾,穿著一件白色的雪紡襯衫和黑色的百褶裙,化著淡妝。就像是剛剛畢業的清純女大學生。

很多人都說男人要比女人花心,但是好像男人永遠都喜歡年輕的女人,這點從來都沒有變。但是女人不一樣,很多喜歡成熟有錢的,但是有錢的也可以不成熟。

這次鯨魚帶我去了一家新開在北濱路的西餐吧,坐在窗戶旁邊剛好能看見燈火璀璨的江景。不知道是不是幾年沒有回重慶以後,重慶也開始變得和上海杭州一樣精緻,還是因為鯨魚本身就喜歡這種旁邊有人吹薩克斯風的格調。

我覺得我自己一向都是個並不怎麼講究的粗人,每次都要搞明白刀到底是握在左邊還是右邊這樣的問題讓我覺得很傻。但是今天是鯨魚主動提出要請客慶祝她的雙喜臨門,我也沒有多說什麼。

席間,我和鯨魚兩個人喝完了一整瓶的紅酒。和她聊著她後來的規劃。鯨魚說她今天已經把戶口遷到深圳那邊去了。可能會在深圳呆很多年。聽到這我不禁覺得有點失落。但也不是捨不得,畢竟鯨魚在不在重慶,如果沒有什麼事情我和她也幾乎很少會碰面。可能是奇怪的佔有欲作祟。

闊別沒有幾日,我竟然覺得站在書店門口的鯨魚竟然又變好看了許多。她把蓬鬆的卷髮紮成了一個高高的馬尾,穿著一件白色的雪紡襯衫和黑色的百褶裙,化著淡妝。就像是剛剛畢業的清純女大學生。

很多人都說男人要比女人花心,但是好像男人永遠都喜歡年輕的女人,這點從來都沒有變。但是女人不一樣,很多喜歡成熟有錢的,但是有錢的也可以不成熟。

這次鯨魚帶我去了一家新開在北濱路的西餐吧,坐在窗戶旁邊剛好能看見燈火璀璨的江景。不知道是不是幾年沒有回重慶以後,重慶也開始變得和上海杭州一樣精緻,還是因為鯨魚本身就喜歡這種旁邊有人吹薩克斯風的格調。

我覺得我自己一向都是個並不怎麼講究的粗人,每次都要搞明白刀到底是握在左邊還是右邊這樣的問題讓我覺得很傻。但是今天是鯨魚主動提出要請客慶祝她的雙喜臨門,我也沒有多說什麼。

席間,我和鯨魚兩個人喝完了一整瓶的紅酒。和她聊著她後來的規劃。鯨魚說她今天已經把戶口遷到深圳那邊去了。可能會在深圳呆很多年。聽到這我不禁覺得有點失落。但也不是捨不得,畢竟鯨魚在不在重慶,如果沒有什麼事情我和她也幾乎很少會碰面。可能是奇怪的佔有欲作祟。

「那你訂好機票了嗎?」

「下個月就走。」

「那你什麼時候回來。」

「每年過年都會回來。」

半晌沉默後,我說:「那我有空去看你。」

鯨魚說:「好呀!可不要讓我寂寞太久。」

說完了鯨魚去深圳的事,不知不覺我們又扯到以前讀書的那些事情。和故人見面的好處就是,哪怕你們兩個實在是沒有話可談,還能把回憶拉出來說一通。

酒足飯飽以後,我扶著鯨魚走下樓。剛才的紅酒可能讓她有點上頭,面頰微紅,眼波迷離。我說你都喝成這樣了,要不我送你回家吧。

鯨魚軟軟的靠在我的身上,半帶勾引半帶暗示的說:「今天就不回去了,我帶你去個好地方。」

說著她拿出手機,對著螢幕劃了幾下,便叫了一輛計程車。說了一個我挺陌生的地名以後便靠在我肩膀上閉上了眼。

汽車駛過隧道的時候,除了橘黃的隧道燈光以外,車內一下陷入了黑暗。我感覺到一股夾雜著紅酒的濕熱氣息撲倒鼻尖。鯨魚將嘴唇湊了過來,我也識趣地回吻她。

車輛快要駛出隧道的時候,鯨魚才和我分開,她湊到我的耳邊吐氣如蘭的對我說:「我今天把毛剃了。」

© A Day Media Limi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FOLLOW US
WHAT'S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