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LOVE

《鯨魚的故事》第十五話:她一個人住的公寓裡,有一雙男人的皮鞋


飛機緩緩落下,在深圳寶安機場的大廳裡,一樓的LED電子顯示屏上閃耀著一組組的航班數字。來之前我告訴鯨魚我的航班是EU997,她也早早告訴我她今天下午請假會來接我。

站在陌生的機場,陌生的城市,要去見一個熟悉的「朋友」。

我把朋友打個引號是說我現在也不清楚我和鯨魚還算不算朋友,反而更像是情人。

距離去年夏天分開以後我們已經有小半年未曾謀面了。這一次見面也是我心血來潮,有一天我翻著朋友圈,看見鯨魚最近發的照片,儼然已經成為了一個成熟又富有氣質的都市麗人。我給她打了打招呼,她問我說,「怎麼?大忙人想我了?」

我說,「大忙人才沒有時間想你,閒人才有時間想。」

鯨魚問,「那你是大忙人還是閒人。」

我說,「這一刻我是閒人。」

說著,我就和鯨魚約定了次日就見面。我不禁感慨現代交通科技的便捷,只要有那麼一個念頭萌發,你就可以去見你想見的那個人。

在即將走出機場的時候,我忽然有種急著想要上廁所的感覺,心跳加快,期待又害怕。我發現我竟然開始有點在意我在鯨魚心中的形象。我們一起認識這麼多年裡,我對她向來都是無拘無束的狀態,這一次我竟然像是要去見一個很重要的人一樣忐忑不安。

也許是因為心裡有點緊張的緣故,我去了一趟洗手間。我站在鏡子面前用冷水撲了撲臉,想讓自己看起來更加精神一些。

洗手間一個人都沒有,我把臉湊近鏡子面前細細端詳了一會。簡短的寸頭,乾淨整潔,皮膚也挺好,沒有痘痘也不暗黃,20多歲的我還是滿臉都充滿著膠原蛋白。我整理了一下衣服,對著鏡子笑了一下,不由心中又充滿了自信。擦了擦臉,我大步向機場出口走去。

在人潮湧動的抵達大廳裡,我的目光透過薄薄的眼鏡片搜尋著鯨魚的身影。我其實沒有近視,戴眼鏡是想讓自己看起來更溫和一些,因為鯨魚說我的眼神看起來挺不好接觸的。這個念頭從我腦海中閃現過的時候我忽然覺得有一點唏噓,我是什麼時候開始在意鯨魚對我的看法來著?

在我陷入這段思考的時候,一雙溫暖柔軟的手忽然從背後環上了我的脖頸,還有一個熟悉的聲音問道:「猜猜我是哪個?」,我隨後說了好幾個認識的女孩子的名字,但偏偏就不說是鯨魚。

我轉過身,看見頗為想念的鯨魚。她故作生氣的鼓著嘴,用很不爽的語氣說:「早知道就不來接你了。」

我笑了笑說,「你難道不知道那些名字都是我給你取的外號嗎?」

鯨魚轉怒為喜,「就你嘴巴會繞。」

我看著鯨魚,她穿了一件剪裁得體的絲綢白襯衫,腰間栓了一條簡潔的黑色皮質綁帶,長筒的羅馬綁帶涼鞋,大腿白淨修長,妝容簡潔大方。再看看打扮嘻哈的自己,站在她身邊怎麼都不搭。

也許是因為心裡有點緊張的緣故,我去了一趟洗手間。我站在鏡子面前用冷水撲了撲臉,想讓自己看起來更加精神一些。

洗手間一個人都沒有,我把臉湊近鏡子面前細細端詳了一會。簡短的寸頭,乾淨整潔,皮膚也挺好,沒有痘痘也不暗黃,20多歲的我還是滿臉都充滿著膠原蛋白。我整理了一下衣服,對著鏡子笑了一下,不由心中又充滿了自信。擦了擦臉,我大步向機場出口走去。

在人潮湧動的抵達大廳裡,我的目光透過薄薄的眼鏡片搜尋著鯨魚的身影。我其實沒有近視,戴眼鏡是想讓自己看起來更溫和一些,因為鯨魚說我的眼神看起來挺不好接觸的。這個念頭從我腦海中閃現過的時候我忽然覺得有一點唏噓,我是什麼時候開始在意鯨魚對我的看法來著?

在我陷入這段思考的時候,一雙溫暖柔軟的手忽然從背後環上了我的脖頸,還有一個熟悉的聲音問道:「猜猜我是哪個?」,我隨後說了好幾個認識的女孩子的名字,但偏偏就不說是鯨魚。

我轉過身,看見頗為想念的鯨魚。她故作生氣的鼓著嘴,用很不爽的語氣說:「早知道就不來接你了。」

我笑了笑說,「你難道不知道那些名字都是我給你取的外號嗎?」

鯨魚轉怒為喜,「就你嘴巴會繞。」

我看著鯨魚,她穿了一件剪裁得體的絲綢白襯衫,腰間栓了一條簡潔的黑色皮質綁帶,長筒的羅馬綁帶涼鞋,大腿白淨修長,妝容簡潔大方。再看看打扮嘻哈的自己,站在她身邊怎麼都不搭。

我忽然有點分神,幾個月不見的鯨魚現在好看得不像話,簡直像是變了一個人。我毫不掩飾地對鯨魚說,你今天可真好看。

鯨魚優雅地在我面前轉了一圈說,「是嗎?」

「是,你比昨天的你都要好看。」

鯨魚靠近我,在我的嘴上親親點了一下。我說,「你幹嘛?」

「我嘗嘗你的嘴是不是甜的。」

「哪有你甜。」

 

我拉著行李箱,鯨魚自然地挽著我的手向機場外面走去,抵達深圳的時候正好是傍晚,坐在計程車上的時候我看著窗外海濱城市的晚霞從車窗邊上一閃而過。漫天都是粉色的雲彩,我說我在成都就沒見過這種晚霞,鯨魚說,深圳都是這樣的。

汽車行駛了半個多小時,到了市區以後,我看著這座繁華璀璨的城市,一種強烈的陌生感湧上心頭。我說深圳好大啊,鯨魚說沒有重慶大。我說這裡好繁華啊,她說那當然了,畢竟是最先富起來的地方。我說那我們去哪兒,去你公寓還是去酒店。鯨魚說你去我家,我給你做飯吃。

說完她往我的肩膀靠了靠,我調整了一下坐姿,她把頭輕輕枕到了我的肩膀。當我又聞到鯨魚熟悉的香水味道時,陌生的焦慮一掃而光,心情變得開始寧靜起來。

回到鯨魚一個人住的公寓,打開門以後,還沒來得及放下行李。鯨魚就從身前抱住我,迎面而來的是她溫柔的濕吻。我輕輕啄了一下她,說先進屋吧。

舟車勞頓讓我覺得困乏,我放下行李環顧了鯨魚的小窩,屋子不大,標準的一室一廳。四周散發著橘色的暖光,鞋架邊有一雙男士的皮鞋。

我皺皺眉頭,「這是誰的鞋子呀?」

鯨魚故作狡黠的看著我,「你猜?」

「你又談戀愛了嗎?」

在等鯨魚回答的同時,我也在想,她要是又有男友了我肯定不能亂來了。之前綠她的男友如果算是對周驚蟄的報復,那麼這次就完全是不道德了。鯨魚雙手從背後撐在鞋櫃邊上,看著我一臉鬱悶的表情,歪了一下頭輕聲問道,「吃醋啦?」

我說,「哪能啊。我吃你哪門子醋。」

然後鯨魚像是頗有些失望的說,這雙鞋子就是我隨便買的。你知道一個女孩子住,挺危險的。聽見她這麼說,長舒一口氣。不再言語。

鯨魚把衣服掛在衣架上以後,讓我自己休息一下。家裡有紅酒有咖啡,讓我自己想喝什麼就拿,然後轉身就去廚房開始忙碌。我坐在沙發上,邊上有幾本鯨魚沒有讀完的書。我隨手看了看扉頁。一本是渡邊淳一的《紅城堡》,這本書我看過,是講 SM 調教的小說,還有張愛玲的《小團圓》,和我送她的《島》。

回到鯨魚一個人住的公寓,打開門以後,還沒來得及放下行李。鯨魚就從身前抱住我,迎面而來的是她溫柔的濕吻。我輕輕啄了一下她,說先進屋吧。

舟車勞頓讓我覺得困乏,我放下行李環顧了鯨魚的小窩,屋子不大,標準的一室一廳。四周散發著橘色的暖光,鞋架邊有一雙男士的皮鞋。

我皺皺眉頭,「這是誰的鞋子呀?」

鯨魚故作狡黠的看著我,「你猜?」

「你又談戀愛了嗎?」

在等鯨魚回答的同時,我也在想,她要是又有男友了我肯定不能亂來了。之前綠她的男友如果算是對周驚蟄的報復,那麼這次就完全是不道德了。鯨魚雙手從背後撐在鞋櫃邊上,看著我一臉鬱悶的表情,歪了一下頭輕聲問道,「吃醋啦?」

我說,「哪能啊。我吃你哪門子醋。」

然後鯨魚像是頗有些失望的說,這雙鞋子就是我隨便買的。你知道一個女孩子住,挺危險的。聽見她這麼說,長舒一口氣。不再言語。

鯨魚把衣服掛在衣架上以後,讓我自己休息一下。家裡有紅酒有咖啡,讓我自己想喝什麼就拿,然後轉身就去廚房開始忙碌。我坐在沙發上,邊上有幾本鯨魚沒有讀完的書。我隨手看了看扉頁。一本是渡邊淳一的《紅城堡》,這本書我看過,是講 SM 調教的小說,還有張愛玲的《小團圓》,和我送她的《島》。

我翻著這幾本書,對著廚房的鯨魚說,你看書的口味都挺奇特呀!鯨魚說,有什麼稀奇的,都是文學作品。

翻閱了一會實在有點無趣,我起身去看鯨魚在廚房忙活什麼,順便幫幫忙。

回想起第一次吃她做的飯是在念高三的時候,她怕我腦子跟不上特意從家裡給我燉了老雞湯來學校看望我。在我昏黃的宿舍裡,心滿意足的看著我喝了一碗,然後她喝光了剩下的一大桶。我打趣說,你這是給我補腦子還是給自己補腦子啊。

在此後的一整個月裡,鯨魚只要有空或者下課早,她都會從家裡做好飯來學校看望我。以至於我的班主任每次看見在教室門口笑靨如花的鯨魚都會對我說「小張,你的女朋友又來看你了。」,轉而是教室的滿堂哄笑聲。

恍惚間,歲月已經悄悄溜走了整整五年,我和鯨魚也不再是青蔥的少年少女。我念起過往鯨魚對我的好,忽覺鼻頭有點發酸。我走進廚房,從她背後輕輕抱住她。把腦袋埋進她肩窩裡,鯨魚輕聲的問我。你幹嘛呀。我說沒什麼,就是想抱抱你。鯨魚也停下了手裡的動作,就站在那裡讓我靜靜地抱了一會。

前後忙活了一個多小時,鯨魚做好了飯。倒了兩杯葡萄酒。坐在橘色燈光的餐桌前,我和她碰碰杯,一時想不起來慶祝什麼。我隨口說了一句,恰同學少年!鯨魚說,敬老同學。我和她相視一笑。我和她一邊吃飯一邊誇她手藝大有進步,順便聊起來近日生活。

鯨魚說她很忙,這半年去了日本,泰國,法國,德國。都是去出差。但是離自己想要看看世界的夢想又近了一步。

我低著頭說感慨道,「是啊!你一直都知道你想要什麼,並且後來都得到了。」

鯨魚說,「不是呢,我還有一樣東西沒有得到。」

我說,「什麼東西?」

鯨魚用很認真的表情盯著我說,「你。」

一時間氣氛有點尷尬,我擠出一絲笑容說,「你不是早就得到我了嗎?」,鯨魚也覺察出氣氛的微妙,連忙岔開了話題。

我真的害怕鯨魚忽然正兒八經的給我告白,那樣的話我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對她。因為不管有多少種可能,我都沒有做好要和她在一起的準備。畢竟不管是情人還是朋友,分手了都有再和好的可能,可戀人分手就再也沒有迴旋餘地。倒不是我不想對鯨魚負責,只是我很清楚,在一起的後果是什麼。

前後忙活了一個多小時,鯨魚做好了飯。倒了兩杯葡萄酒。坐在橘色燈光的餐桌前,我和她碰碰杯,一時想不起來慶祝什麼。我隨口說了一句,恰同學少年!鯨魚說,敬老同學。我和她相視一笑。我和她一邊吃飯一邊誇她手藝大有進步,順便聊起來近日生活。

鯨魚說她很忙,這半年去了日本,泰國,法國,德國。都是去出差。但是離自己想要看看世界的夢想又近了一步。

我低著頭說感慨道,「是啊!你一直都知道你想要什麼,並且後來都得到了。」

鯨魚說,「不是呢,我還有一樣東西沒有得到。」

我說,「什麼東西?」

鯨魚用很認真的表情盯著我說,「你。」

一時間氣氛有點尷尬,我擠出一絲笑容說,「你不是早就得到我了嗎?」,鯨魚也覺察出氣氛的微妙,連忙岔開了話題。

我真的害怕鯨魚忽然正兒八經的給我告白,那樣的話我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對她。因為不管有多少種可能,我都沒有做好要和她在一起的準備。畢竟不管是情人還是朋友,分手了都有再和好的可能,可戀人分手就再也沒有迴旋餘地。倒不是我不想對鯨魚負責,只是我很清楚,在一起的後果是什麼。

吃完飯以後,我讓鯨魚休息,我去洗碗。

我在廚房的時候,鯨魚倚靠在門邊,安安靜靜的看著我。她打開了客廳的小音響,放著《恰似你的溫柔》,外面開始下起了淅淅瀝瀝的小雨。嘩嘩的水聲夾雜著蔡琴溫柔的歌聲,我不由覺得這番情景溫馨無比。

忙碌完以後,我和鯨魚洗漱完畢,我和她躺在床上。她倚在我的臂彎,我用手在她平坦的小腹上來回撫摸。我說,時間不早了,要不今天早點休息。鯨魚惡作劇般鑽進被窩裡,在我的小腹那裡吹了一口氣,然後用嘴巴溫柔地輕輕咬了一下。

她說,「今天不做了嗎?」

我訕笑道,「今天累了,怕發揮不好。」

鯨魚從被窩鑽出來,用她溫暖的身軀抱住我,對我說晚安。

我說,「晚安魚兒。」

© A Day Media Limi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FOLLOW US
WHAT'S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