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LOVE

《鯨魚的故事》第二十九話:鯨魚在用眼淚向我告別


次日清晨一大早,我的耳邊就響起來叮叮咚咚的聲響。我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看見鯨魚早就在梳妝鏡那裡化妝。由於昨天她睡得很早,我胡思亂想了很久。看見她起的這麼早,我還以為她今天上午就得坐飛機出發。我揉了揉睡意惺忪的雙眼,問鯨魚:「你幹嘛起來這麼早啊!」

鯨魚正在對著化妝鏡塗口紅,過一會兒,笑意滿滿的轉過頭來問我:「好看嗎? 」

我覺得她回答的驢頭不對馬嘴,我說好看,魚兒你不化妝都好看。她覺得這個答案不太滿意,站起身來走到我的枕頭邊,半跪在床頭把腦袋搭在胳膊上。離我只有十釐米的距離,她眨眨眼睛看了我說,「好看嗎?」

我覺得無論怎麼誇她她都不願意相信我了。我剛想伸手摸摸她的臉,她躲開了,說,「剛擦的粉底不能摸。」

於是我也坐起身來,把臉湊近她的耳朵說低聲說了一句話。她的臉刹就紅了一下,開心的說,「你好煩。」

明明說要走,昨天看起來還喪得生離死別的樣子,但是今天早上起來又看起來這麼開心。我覺得女人好奇怪,我一邊起床一邊穿衣服,又問了鯨魚一遍,我說,「你今天幹嘛起來這麼早啊?」

鯨魚說,「因為我想今天早點回去收拾一下行李,可能晚上的飛機。」

我聽見她這麼說,不由得加快了手上的動作。我說,「那麼急的嗎?那你為什麼不叫我起來啊?」

她說,「你還說呢,我早上起來在你耳邊喊了好幾聲,但是你都沒聽見。看你睡得這麼好,就不叫你了。」

我說,「我是聽見有人叫我來著,我還以為是夢呢。」

我去浴室洗漱的時候,鯨魚開始換衣服。當我走出來發現她穿著一條很短的百褶裙,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一雙腿潔白修長,在我眼前搖搖晃晃。

我說,「你今天怎麼穿這麼短的裙子啊。」

鯨魚打了一個哈欠說,「怎麼了,不可以啊?」

我說,「你這也太短了吧。你去換一條長一點的。」

鯨魚說,「那有什麼,我是穿給你看的。難道你不喜歡嗎?」

我說,「喜歡是喜歡,只是總覺得奇怪。」

鯨魚笑了笑,「怎麼奇怪了嘛。我還穿著黑色的蕾絲內褲,還鑲著漂亮的花邊。你看不看?」

我說,「那當然要看了?不看是傻子。」

鯨魚站起來,輕輕的掀起了裙角,剛剛露出一點內褲的邊,就放了下去。

我說,「你這是幹嘛啊?不是要給我看?」

鯨魚調皮的過來親了我一下,裝作委屈巴巴的說,「前天給你機會看你不看。今天就是試探試探你是不是對我沒感覺了。但是今天上午我們真的要回家裡收拾東西了,來不及怎麼辦。」

我去浴室洗漱的時候,鯨魚開始換衣服。當我走出來發現她穿著一條很短的百褶裙,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一雙腿潔白修長,在我眼前搖搖晃晃。

我說,「你今天怎麼穿這麼短的裙子啊。」

鯨魚打了一個哈欠說,「怎麼了,不可以啊?」

我說,「你這也太短了吧。你去換一條長一點的。」

鯨魚說,「那有什麼,我是穿給你看的。難道你不喜歡嗎?」

我說,「喜歡是喜歡,只是總覺得奇怪。」

鯨魚笑了笑,「怎麼奇怪了嘛。我還穿著黑色的蕾絲內褲,還鑲著漂亮的花邊。你看不看?」

我說,「那當然要看了?不看是傻子。」

鯨魚站起來,輕輕的掀起了裙角,剛剛露出一點內褲的邊,就放了下去。

我說,「你這是幹嘛啊?不是要給我看?」

鯨魚調皮的過來親了我一下,裝作委屈巴巴的說,「前天給你機會看你不看。今天就是試探試探你是不是對我沒感覺了。但是今天上午我們真的要回家裡收拾東西了,來不及怎麼辦。」

我被她說的無言以對,只能壓著一股氣和她收拾東西一起去酒店餐廳吃飯回家。路過大廳的時候,一群男人的目光老是往鯨魚這邊看,她本來有一點得意,但是那些目光太熾熱,她不由抱緊了我的手臂。她說,「這些人怎麼老是賊溜溜的盯著我看?」

我覺得有點好笑,我說,「那你穿這麼短他們能不看嗎?叫你穿長一點你不信。」

鯨魚喝了一口粥說,「那隨便他們看吧。反正又摸不到。那你是什麼感覺呢?」

我說,「我覺得他們一定覺得我很有錢。」

然後我又有點吃醋的白了她一眼,「你以後出去可不能這麼穿了啊。我又不在你身邊,你這樣很容易遇到壞人的我給你講。」

鯨魚說,「你放心啦。我不是你的,女,人嗎?」

故意把女人兩個字拉的很長。我覺得她今天有點莫名其妙,反而搞得我有一點點害怕。

我說,「魚兒啊,要是你覺得我前兩天太過分了,你就明說,我總覺得你今天說話有點陰陽怪氣的。」

鯨魚狡黠的笑了笑說,「沒有,你不要亂想。」

說著往我的盤子裡放了一小塊她沒吃完的煎餅。

鯨魚今天雀躍的樣子,讓我有一種她不是要走,而是像剛剛才來度假的錯覺。我終於忍不住問她,努力裝作很淡定的語氣:「你說你要走不會是忽悠我的吧?」

鯨魚說:「沒有啊,你看我什麼時候騙過你。我真的可能要離開一段時間。」

我說:「那你今天開心什麼?」

鯨魚反問道:「難道我應該哭嗎?」

我被她反問得啞口無言。

鯨魚今天雀躍的樣子,讓我有一種她不是要走,而是像剛剛才來度假的錯覺。我終於忍不住問她,努力裝作很淡定的語氣:「你說你要走不會是忽悠我的吧?」

鯨魚說:「沒有啊,你看我什麼時候騙過你。我真的可能要離開一段時間。」

我說:「那你今天開心什麼?」

鯨魚反問道:「難道我應該哭嗎?」

我被她反問得啞口無言。

在回家的路上,我開著車,鯨魚坐在副駕駛上看著窗外的一閃而過的風景發呆。窗戶裡溜進來的風吹得她的頭髮四散。窗外的鐵軌上忽然駛過一輛火車,鯨魚說,「你看火車。」

我說,「火車有什麼稀奇的,你忘記我家之前邊上就是鐵路嗎?」

鯨魚說,「是哦,你還記得嗎。高三的時候我還去過你家。你還帶我去你家那邊的山頂上帶我吹風,火車就在腳下開來開去的。」

我說,「當然記得了,那個山腰是個籃球場。可惜現在被拆了。當時你還非要我給你拍照。」

鯨魚說,「對啊,那天好熱,但是夕陽很大很大,我懷疑那天的太陽快要掉下來了一樣。」

我說,「是啊,你不提我都快忘記這些事情了。」

鯨魚沒有再接話了,她把車窗搖了下來,靠在椅子上若有所思的發呆。

鯨魚忽然問我:「小張啊,我走了你會忘記我嗎?」

我想都沒想的說:「我幹嘛要忘記你啊?」

我覺得她的語氣有一點奇怪,轉過頭看著她,看見她的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掉,百褶裙上的淚水都染成了一朵朵花。

© A Day Media Limi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