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鯨魚的故事》第三十八話:「你就是我的生日禮物。」


我坐在柔軟的飛機沙發裡飛往上海。本來想在飛機上好好休息一下,但是再見舊人的心情讓我旅途無眠。我只好看著窗外的雲朵發呆。已經是十月末了,隨著離目的地越來越近,天上的雲也從乳白色變成了厚重的雨雲。空姐走過來幫我關上窗戶,我知道就要下降到上海了。一陣傾斜之後,飛機穿過厚重的積雨雲朝浦東機場降落。飛機上的空姐廣播提示上海今天是小雨天,一陣滑行之後,我又打開遮光板看向窗外,天氣灰濛濛的,一望無垠的平原。

上了擺渡車,我迫不及待地給鯨魚發消息問她在哪兒了?鯨魚說她已經到了半個小時了,就在我的出站口等我。我說妳穿著什麼衣服啊。她說你出來就能認得出我了。我說那妳等我一會,我去拿了行李就來。鯨魚說不著急,你慢慢來。我說我就是想早點見到妳嘛。這是我第二次對鯨魚說想妳,儘管是拼湊在這樣的句子裡。鯨魚回了一個可愛的微笑之後,我就下了擺渡車去拿我的行李。

到了出站口,我果然一眼就認出了鯨魚。因為她實在是太好辨認了。她穿著一條白色的連體西裝裙,和一雙白色亮片的高跟鞋,拎著一個白色的香奈兒包包。頭髮盤在腦後,妝容復古精緻。因為以前學播音和舞蹈的原因,站得優雅挺拔,整個人白的閃閃發光。舉手投足間,散漫而優雅。和旁邊匆忙疲憊的人群一下就隔開來。她看見我從通道口走來,只是朝我甜甜的笑。我真的第一次覺得鯨魚為什麼這麼好看,她渾身上下散發出的那種自信驕傲的魅力就像是一個女明星一樣。我確實找不到更好的詞語形容,我當時真的覺得她就是一個女明星。一時間,我竟然覺得有點侷促和尷尬。

我走到她身邊,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實在不知道怎麼開場。我從來都沒有想過,我竟然有一天見到這個相處已經七八年的故人竟然會覺得不好意思。現在我想起來,可能這就是大上海的魅力吧。鯨魚把手背在身後,笑得露出一排整齊的牙齒,她眨眨眼睛對我說:「好久不見啊,乖乖。」她熟悉溫婉的重慶話一說出,就讓我對她的熟悉感一瞬間排山倒海地湧來。

我笑著說:「魚兒進了大城市就是不一樣啊,現在都變成上海名媛,我剛才差點都不敢認妳。」鯨魚微微轉了一下身子問我:「怎麼樣?好看嗎。」我說:「妳看機場的男的都在看妳,妳說好看不好看。」鯨魚說:「別人看就看唄,我想聽你說好不好看。」我說:「簡直就像燈牌裡走出來的。」鯨魚說:「什麼燈牌走出來的。」我指了指機場廣告 Olay 裡的高圓圓說:「比高圓圓還要好看。」鯨魚嬌嗔道:「我哪有高圓圓好看。」但是還是樂得不行。鯨魚喜不自禁地說讓我們先回家把行李放著,然後帶我去吃上海好吃的。我一邊拉著行李箱和鯨魚往航站樓外走去,一邊說:「這上海有什麼好吃的啊,我雖然沒有在上海待過但是我對杭州熟啊。都是甜甜的東西。」鯨魚說:「來一個地方你總得吃點好吃的東西嘛。今天帶你去個好地方。我請客。」我說是什麼好地方?鯨魚說:「就是最能代表上海的地方啊。」我說:「東方明珠可以吃飯嗎?」鯨魚哈哈大笑說:「我也不知道東方明珠能不能吃飯,因為我還沒上去過。」

我走到她身邊,上下打量了她一下。實在不知道怎麼開場。我從來都沒有想過,我竟然有一天見到這個相處已經七八年的故人竟然會覺得不好意思。現在我想起來,可能這就是大上海的魅力吧。鯨魚把手背在身後,笑得露出一排整齊的牙齒,她眨眨眼睛對我說:「好久不見啊,乖乖。」她熟悉溫婉的重慶話一說出,就讓我對她的熟悉感一瞬間排山倒海地湧來。

我笑著說:「魚兒進了大城市就是不一樣啊,現在都變成上海名媛,我剛才差點都不敢認妳。」鯨魚微微轉了一下身子問我:「怎麼樣?好看嗎。」我說:「妳看機場的男的都在看妳,妳說好看不好看。」鯨魚說:「別人看就看唄,我想聽你說好不好看。」我說:「簡直就像燈牌裡走出來的。」鯨魚說:「什麼燈牌走出來的。」我指了指機場廣告 Olay 裡的高圓圓說:「比高圓圓還要好看。」鯨魚嬌嗔道:「我哪有高圓圓好看。」但是還是樂得不行。鯨魚喜不自禁地說讓我們先回家把行李放著,然後帶我去吃上海好吃的。我一邊拉著行李箱和鯨魚往航站樓外走去,一邊說:「這上海有什麼好吃的啊,我雖然沒有在上海待過但是我對杭州熟啊。都是甜甜的東西。」鯨魚說:「來一個地方你總得吃點好吃的東西嘛。今天帶你去個好地方。我請客。」我說是什麼好地方?鯨魚說:「就是最能代表上海的地方啊。」我說:「東方明珠可以吃飯嗎?」鯨魚哈哈大笑說:「我也不知道東方明珠能不能吃飯,因為我還沒上去過。」

鯨魚早早就預約好了回家的網約車,司機戴著白手套,幫我們拿了行李然後微微禮貌性地鞠了一躬,上車又確認我們是不是去靜安區康定路。我用重慶話說上海司機就是不一樣啊,比我們重慶的司機專業多了。上海司機大概聽懂了我說的什麼話,他說,先生我們是禮橙專車…… 鯨魚憋著一口氣一直笑。我覺得今天自己已經土鱉了太多次了。我決定今天不再亂說話,免得自己出洋相。

從上海浦東機場出來,一路都是寬廣的平原,和重慶連綿起伏的山坡有很大的不同。外面依然下著霏霏細雨,將夏日的餘溫洗刷的一乾二淨。逶迤的薄雲緊貼著灰濛濛的天空,整片風景顯得蕭瑟又冷漠。我覺得有一點點冷,不禁打了一個噴嚏。鯨魚問我怎麼了,我說可能有點適應不了溫差。她沒有說什麼,示意司機稍微打開一下空調,然後輕輕拉過我的手臂,挽著它把腦袋靠了上來。她鬢角的頭髮柔軟地滑過我的脖頸,我覺得很舒服。鯨魚沒有說話,車裡播放著舒伯特的鋼琴小夜曲。鯨魚身上噴了很多年的海鹽香水換了味道,取而代之的是一陣若有若無的小蒼蘭氣息。我輕輕握住她的小手,柔弱無骨,冷冰冰的。但是我覺得心情特別的寧靜舒暢,身邊靠著著一位熟悉又漂亮的姑娘。對陌生城市的陌生感一掃而空。

到了鯨魚家,放過行李。鯨魚給我倒了一杯水,我坐在她的新公寓裡,環顧四周,裝修整潔簡樸。茶几上的花瓶裡養著幾朵鬱金香。整個屋子裡都氤氳著一股好聞的香氣。鯨魚媽媽陳阿姨這時候打了電話過來,雖然她離得我很近,但是我也聽不清楚在說什麼。鯨魚只是開心地笑著說知道知道。今天很開心什麼的。末了,鯨魚說,你放心吧,今天不會覺得孤獨的,小張在我這裡呢。我放下手機的水杯很驚訝地看著她,鯨魚笑著看著我,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臉。

掛斷電話,我問鯨魚說:「為什麼我…… 為什麼妳…..」說得有些語無倫次。鯨魚莞爾,你是不是想問為什麼我什麼都給我媽講。我點點頭。鯨魚站起身來伸個懶腰說,這有什麼嘛,我媽媽也是看著你來來去去這麼多年了,她對你放心得很。我說,妳什麼都和阿姨講啊?鯨魚說是啊。我又問,真的「什麼」都說嗎?故意把什麼提高了音調。鯨魚說,是啊。我媽媽去年就知道啊。

我腦子有點亂,一方面鯨魚願意把我和她的關係告訴家人的這坦誠,讓我覺得特別有安全感,另一方面也不知道她是怎麼介紹我和她的來往。如果還是說同學小張那未免也太離譜了。鯨魚看著我胡思亂想的,她說好啦,你不要亂想。沒有你想的那麼奇葩,下次去我家可不要兩手空空了哦。

坐了沒有多久,外面的天色早早就暗了起來。鯨魚讓我出門去一起吃晚餐。上了車之後,我看著窗外璀璨閃耀的霓虹,和白天灰濛濛的光景一下就變換了。白天的上海只是上海,晚上的上海才是魔都。鯨魚對我輕聲說道。看著外灘燈火輝煌的建築,重慶的夜景也顯得黯然失色。鯨魚一直給我介紹,那裡是外灘十里洋場的萬國建築群,大部分都是銀行。我們要吃飯的地方就在那裡。汽車緩緩停下,禮賓過來打開門。我一抬頭就看見了「和平飯店」四個大字。鯨魚微笑點頭示意,彷彿上流名媛。

掛斷電話,我問鯨魚說:「為什麼我…… 為什麼妳…..」說得有些語無倫次。鯨魚莞爾,你是不是想問為什麼我什麼都給我媽講。我點點頭。鯨魚站起身來伸個懶腰說,這有什麼嘛,我媽媽也是看著你來來去去這麼多年了,她對你放心得很。我說,妳什麼都和阿姨講啊?鯨魚說是啊。我又問,真的「什麼」都說嗎?故意把什麼提高了音調。鯨魚說,是啊。我媽媽去年就知道啊。

我腦子有點亂,一方面鯨魚願意把我和她的關係告訴家人的這坦誠,讓我覺得特別有安全感,另一方面也不知道她是怎麼介紹我和她的來往。如果還是說同學小張那未免也太離譜了。鯨魚看著我胡思亂想的,她說好啦,你不要亂想。沒有你想的那麼奇葩,下次去我家可不要兩手空空了哦。

坐了沒有多久,外面的天色早早就暗了起來。鯨魚讓我出門去一起吃晚餐。上了車之後,我看著窗外璀璨閃耀的霓虹,和白天灰濛濛的光景一下就變換了。白天的上海只是上海,晚上的上海才是魔都。鯨魚對我輕聲說道。看著外灘燈火輝煌的建築,重慶的夜景也顯得黯然失色。鯨魚一直給我介紹,那裡是外灘十里洋場的萬國建築群,大部分都是銀行。我們要吃飯的地方就在那裡。汽車緩緩停下,禮賓過來打開門。我一抬頭就看見了「和平飯店」四個大字。鯨魚微笑點頭示意,彷彿上流名媛。

我對鯨魚說,原來妳說的上海標誌是這裡啊。鯨魚好奇地問我,你以前經常來啊?我說,我肯定沒來過啊,我這還第一次來上海,不過對這裡的場景熟。電影裡看的。

在古樸莊重的舊上海走廊散步的時候,鯨魚問我在這裡有沒有想起一位名人。我說孫中山?鯨魚說怎麼可能。我又說,卓別林啊?鯨魚還是搖搖頭,接著她輕輕哼起了一段曲兒「胡蝶兒飛去,心亦不在,淒清長夜誰來……」我馬上想起來了,我說「阮玲玉。」鯨魚笑道,還是你最懂我。我和鯨魚之間最大的共鳴往往都是這些精神思想上的溝通。她會和我坐在家裡一邊喝酒一邊聽古典鋼琴去,給我聊舒伯特和蕭邦的區別。也能安安靜靜地靠著沙發和我探討蓋茨比的繁華浮沉。比如阮玲玉,就是我們在一個午後看了她的紀錄片,從此對這位上海名憐有了很深的印象。鯨魚的生活有煙火,也有浪漫主義。她是我見過唯一一個活得最飽滿且浪漫的人。

吃飯到一半的時候,服務生忽然端了一個蛋糕來。我以為這是飯店的點心,還插著蠟燭。我說這點心也未免太大了吧。隨即那位服務生說了一句:「祝您生日快樂,女士。」我這才想起,現在十月底,鯨魚天蠍座。今天是她的生日。

可是我什麼都沒有準備,連祝賀的詞都想不出來。
一時間我覺得特別的尷尬。我磕磕巴巴地說,對不起啊魚兒,我都沒有注意到今天是妳的生日。我什麼都沒有準備,要不明天…… 鯨魚打斷了我的話,她說,我先許個願望。接著她閉上眼睛雙手合十許了一個願,吹掉了蠟燭。

然後她抬起頭,甜甜地一笑,定定地看著我的雙眼,然後輕輕啟齒用只能我聽到的分貝說:「你不就是我的生日禮物嗎?」


第二十七話《天蠍座的人,都那麽喜歡試探嗎?》

第二十八話《鯨魚,要走了》

第二十九話《鯨魚在用眼淚向我告別》

第三十話《鯨魚的表白》

第三十一話《喜歡你,但沒讓你感覺到,這是我的錯。》

第三十二話《褪去衣裳,再給你看最後一眼》

第三十三話《臨走前夜,她在雨聲中說了四個小時的獨白》

第三十四話《分開後的第十一天深夜,她發來一條消息》

第三十五話《鯨魚發了一張疑似與新男友的合照》

第三十六話《你來上海,我們來乾柴烈火一波 》

第三十七話《買了商務艙機票,終於要飛到上海見鯨魚 》


Art Design: Vickey

WHAT'S NEXT ?

© A Day Media Limi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