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The Blog

《鯨魚的故事》第六話:老實人總是被綠,做個渣男會更好



 

我和鯨魚在酒店度過了重慶夏日漫長的一整天,直到窗戶外的蟬鳴都開始變得消沉起來才準備出門。她家離酒店很近,我送她到家門口,鯨魚在電梯口給了我一個擁抱,然後問我今天晚上去哪兒,我說回山上的家。

「好,那你回去給我發個消息。」

「行。」

我走出鯨魚社區大門,她社區門口的那家燒烤攤營業了五年竟然還在那裡,只是老闆看起來蒼老了許多。

晚上的重慶,十點的街頭還是人頭攢動。我一個人去了南濱路,想去吹吹江風。在一個靠著江邊的小酒吧點了一杯長島冰茶。酒吧的駐場在大廳唱著《安省橋北》。江邊的男男女女拿著酒杯靠著欄杆聊著天,對面解放碑的霓虹灑在江面上,遠方的郵輪汽笛拉長在明亮的夜空。

這確實是個談情說愛的好地方,我這樣想,然後腦海飄過周驚蟄的面容。

我和她的第一次單獨約會也是在南濱路,在沒有確定關係的時候。我同她講,我每次心情不好都會一個人來這裡吹風,也會帶喜歡的姑娘來。周驚蟄笑嘻嘻地看著我說:「那你帶了多少個姑娘來呀!」

我也打趣地給她說:「你是第一個。」

周驚蟄對我笑了笑,她趴在江邊的圍欄上眺望著對面的霓虹,過了片刻,她忽然轉過頭對我說:「我也是」,說完對我露出一個大大方方的笑臉。那一天,星光閃爍,燈火璀璨,都不及周驚蟄回眸對我的那個笑容。

在重慶生活了十八年,看著眼前的夜色,竟覺得一切都變得陌生。我忽然覺得很難過,始終不明白為什麼當初那麼喜歡的女孩兒也會變得如此陌生。

我一直都奉行要做個信得過、靠得住的好男人準則,所以即便鯨魚出現在我身邊這麼多年,我都沒有碰過鯨魚一絲一毫,對於周驚蟄劈腿一事,其實我也沒有恨她,我只是始終不明白的一點是我究竟哪裡做得不夠好,落得這樣的結局。

現在的男女都很出色,會賺錢,穿著靚麗,有才華,長得好看 ,會 P 圖,對異性瞭解,女人能做到男人玩遊戲時不打擾,男人能做到女人生氣時發紅包,但就是不管怎麼交往,都解決不了還是覺得自己無依無靠的問題。

如果人跟人願意承認關係在一起,起碼要做到能夠相互依靠,讓你覺得你生活在這個世界不是孤單一人,心裡是踏實而毫無畏懼的,坦然付出而毫不害怕的。

很多人都喜歡嘲諷,說玩夠了就找個老實人結婚,其實這句話應該這樣理解,當你經歷過那些閃閃發光的耀眼的(上躥下跳咋咋呼呼的)人,你才會知道,真正值得你珍惜和付出的人,是那種善良的接近笨拙的,除去所有外在能留下一副好心腸的人。

在重慶生活了十八年,看著眼前的夜色,竟覺得一切都變得陌生。我忽然覺得很難過,始終不明白為什麼當初那麼喜歡的女孩兒也會變得如此陌生。

我一直都奉行要做個信得過、靠得住的好男人準則,所以即便鯨魚出現在我身邊這麼多年,我都沒有碰過鯨魚一絲一毫,對於周驚蟄劈腿一事,其實我也沒有恨她,我只是始終不明白的一點是我究竟哪裡做得不夠好,落得這樣的結局。

現在的男女都很出色,會賺錢,穿著靚麗,有才華,長得好看 ,會 P 圖,對異性瞭解,女人能做到男人玩遊戲時不打擾,男人能做到女人生氣時發紅包,但就是不管怎麼交往,都解決不了還是覺得自己無依無靠的問題。

如果人跟人願意承認關係在一起,起碼要做到能夠相互依靠,讓你覺得你生活在這個世界不是孤單一人,心裡是踏實而毫無畏懼的,坦然付出而毫不害怕的。

很多人都喜歡嘲諷,說玩夠了就找個老實人結婚,其實這句話應該這樣理解,當你經歷過那些閃閃發光的耀眼的(上躥下跳咋咋呼呼的)人,你才會知道,真正值得你珍惜和付出的人,是那種善良的接近笨拙的,除去所有外在能留下一副好心腸的人。

可惜即使很多人本色是這樣,也不敢顯露出來了。

如果把質樸真誠專一的人就稱為「老實人」,那做「老實人」一點也不虧,因為他們一定是人們最後會選擇去愛的人。而情聖,不過是自己演戲給自己看,其實根本沒人敢愛你。

我一直是這麽相信的,而這就是為什麼我喜歡鯨魚,但是我卻沒有辦法去愛她一樣。

棋逢對手,終是要爭一個高低。

我很羡慕那些懵懵懂懂身處象牙塔的小年輕。

他們喜歡的每一個人都是真心的,他們的每一天都飽含著期待以及對這個世界的熱愛。

成年人的世界就連說明書都變得厚厚一本,連怎麼開門怎麼稱呼都變得章規繁雜。連為什麼要喜歡一個人都得需要一個現實具體的原因,他好看,有錢,能夠幫助我。可我想起我喜歡鯨魚的那天,也許只是因為她身上沐浴露很好聞。

我在江邊的酒吧坐了很久,直到喧嘩的人潮散去,我也沒有喝完那杯長島冰茶。

回到家裡,給鯨魚發了一條消息。

「我到家了。」

「嗯,晚安。」

然後又陷入了萬籟的寂靜,就好像我們從來沒有聯繫一樣。

洗過澡,我披著毛巾坐在露臺的長椅上,一個人望著天空發呆。月亮垂掛在夜色裡,銀河在天上潑了漫天的星星。今年是我認識鯨魚的第五年,仔細想想我好像從來都沒有去瞭解過這個姑娘。

我拿出手機打開鯨魚的朋友圈,她的簽名很有意思:天下的聰明人太多了,我要給笨蛋爭口氣。封面是她在日本迪士尼拍的照。笑容甜美,讓人一看就是那種很幸福的女孩兒。

她的朋友圈能一下翻到半年以前,這半年她去了廣東工作,去了日本、新加坡、泰國、俄羅斯旅行。最新的幾條朋友圈裡還有她和男友一起吃火鍋的合照,看起來頗有點恩愛的意思。

我忽然覺得有點罪惡感,雙魚座的我時常有點多愁善感但是又時而浪漫多情,這一點在我身上體會得特別明顯。在某些特定的時刻,比如經過某家店某條街,我會忽然想起以前喜歡過的女孩兒,但是潛意識裡又覺得前任就是前任,前任就應該像屍體一樣安靜。所以我對待前任的態度一向都很決絕,從來沒有拖泥帶水。

可對於和鯨魚這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我難以決斷,擔心萬一某一天我們捅破了這層窗戶紙,是不是鯨魚也會像那些女孩兒一樣,僅僅只能存在我的腦海中。

回到家裡,給鯨魚發了一條消息。

「我到家了。」

「嗯,晚安。」

然後又陷入了萬籟的寂靜,就好像我們從來沒有聯繫一樣。

洗過澡,我披著毛巾坐在露臺的長椅上,一個人望著天空發呆。月亮垂掛在夜色裡,銀河在天上潑了漫天的星星。今年是我認識鯨魚的第五年,仔細想想我好像從來都沒有去瞭解過這個姑娘。

我拿出手機打開鯨魚的朋友圈,她的簽名很有意思:天下的聰明人太多了,我要給笨蛋爭口氣。封面是她在日本迪士尼拍的照。笑容甜美,讓人一看就是那種很幸福的女孩兒。

她的朋友圈能一下翻到半年以前,這半年她去了廣東工作,去了日本、新加坡、泰國、俄羅斯旅行。最新的幾條朋友圈裡還有她和男友一起吃火鍋的合照,看起來頗有點恩愛的意思。

我忽然覺得有點罪惡感,雙魚座的我時常有點多愁善感但是又時而浪漫多情,這一點在我身上體會得特別明顯。在某些特定的時刻,比如經過某家店某條街,我會忽然想起以前喜歡過的女孩兒,但是潛意識裡又覺得前任就是前任,前任就應該像屍體一樣安靜。所以我對待前任的態度一向都很決絕,從來沒有拖泥帶水。

可對於和鯨魚這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我難以決斷,擔心萬一某一天我們捅破了這層窗戶紙,是不是鯨魚也會像那些女孩兒一樣,僅僅只能存在我的腦海中。

在和鯨魚上床之前,我有和她好好聊過。

「魚兒,你在想什麼,竟然想睡我,不是說好的靈魂伴侶嗎?」

「做了這麼多年的靈魂伴侶,我們的關係應該更進一步了。」

「你說的是更進一步,還是更近一步?」

「都可以。」

 

可能在大城市裡待過的人都很酷,不然就不會有「性感江浙滬」這樣的說法。

還記得早那麼幾年,大家對待性的觀念都還很保守,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大家都開始忙著獨立和耍酷,忙著尋找詩和遠方,以及證明自己是有趣的靈魂。

不談感情,睡個覺就好。一心期盼的感情在成年人的眼中變得迂腐和保守。我信奉的那些禮節教條在周圍的環境裡一點點被沖散。

去年冬天被劈腿的前任一個人丟在安徽空空落落的屋子裡生著病,自怨自艾地感慨自己到底哪裡做得不好,想變成她喜歡的模樣,可最後經歷半年沒有做愛之後,我們的關係依然走向了終結。

分手以後,回到重慶大都市的懷抱,沒想到在大城市裡找個女孩子睡覺竟然是這麼簡單的一件事。去你媽的純情,老實人的下場都是被綠。我嘴甜有趣浪漫還不醜,做個渣男有什麼不好,省得傷心。

這麼一想,我忽然就覺得和鯨魚做愛這件事,反而不是那麼沒有道理。不過是兩個互有好感的人排遣了寂寞,感情是感情,肉體是肉體。生活已經這麼糟了,為什麼要委屈自己。

我不是在教大家說約炮一定是對的,但是卻也不一定是錯的。傻逼的是那種用感情為名義去欺騙肉體的人,城市已經很冷漠了,為何不讓自己開心,在茫茫人海中尋一絲暖。

想著,我給鯨魚發消息說:「明天我來你家接你。」

鯨魚回:「不見不散。」

Art Design: Vickey

© A Day Media Limi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