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Featured

《鯨魚的故事》第一話:多年後再見鯨魚,她說「我很久沒做了」


 

去年夏天,我被相戀三年的前女友劈腿分手,萬般失意的我拖著身子從前任的老家杭州飛回了重慶。臨上飛機之前我掏出手機發了一條朋友圈——「永別了,杭州。」算是對這三年感情的告別。

很久沒見的鯨魚在我朋友圈下面評論道:「你要回重慶了嗎?」

我回話說「嗯。」

下了飛機,站在江北機場,這次回來也沒有和誰打招呼,孑然一身,突然不知道能夠去哪,於是我想到了鯨魚。

「我到了。」

而她也很默契地回了我一個可愛的表情說,「沒什麼事的話,來我家坐坐吧。」

鯨魚家離機場不遠,我拉著行李來到她家門口,匆匆給我開門後,她轉身進了廚房忙,身影倒映在廚房的磨砂玻璃門上,「嗒嗒嗒」鐘擺這樣響。

像是走到了終點,身體終於敢對倦意開放,我對鯨魚說我去睡一會,然後像以前一樣推開她的房門。

沾上枕頭,我其實並沒能睡著,只是恍惚地任由關於前女友的所有竄入眼前,直到鯨魚被子上的海鹽香打斷了情緒,我才終於喃喃著閉了眼。

「這麼多年了,還是用的那個香水呢。」

睡醒的時候已經是傍晚,鯨魚安安靜靜的坐在床尾的書桌上看書。窗外正下著雨,我還愁著一會怎麼回家,鯨魚看著窗外的雨幕忽然對我說「很久沒做了。」

我愣了一下。

「你在深圳工作的地方不是有很多優秀的小哥哥嗎?」

我盡量顯得語氣平靜,沒有想到多年未見的開場白竟然是這樣的話題,感覺說什麼都不太合適。

鯨魚拉起窗簾,打開床邊的檯燈,然後坐在我的身邊點上一支煙,煙霧繚繞,纏上了燈,我被屋子裡面曖昧的氣氛搞得有點壓抑。

在我和她相處多年的認知裡,我一直都覺得鯨魚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個姑娘,但是也從沒想過和她有什麼更深的發展。

「聽說你被前女友綠了,你想不想綠別人的男朋友。」

「綠誰的?」

「我的。」

該怎麼形容我的吃驚?我起身穿好衣服,在心裡暗自嘆了口氣,這朋友還做不做啊。

藉口跑到陽台上透氣,鯨魚跟著走到我邊上,用手托著腮,看著我說,「我媽快要回來了,要不,我們去外面住吧。我好久都沒有見過你了,想和你好好聊聊天。」

睡醒的時候已經是傍晚,鯨魚安安靜靜的坐在床尾的書桌上看書。窗外正下著雨,我還愁著一會怎麼回家,鯨魚看著窗外的雨幕忽然對我說「很久沒做了。」

我愣了一下。

「你在深圳工作的地方不是有很多優秀的小哥哥嗎?」

我盡量顯得語氣平靜,沒有想到多年未見的開場白竟然是這樣的話題,感覺說什麼都不太合適。

鯨魚拉起窗簾,打開床邊的檯燈,然後坐在我的身邊點上一支煙,煙霧繚繞,纏上了燈,我被屋子裡面曖昧的氣氛搞得有點壓抑。

在我和她相處多年的認知裡,我一直都覺得鯨魚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個姑娘,但是也從沒想過和她有什麼更深的發展。

「聽說你被前女友綠了,你想不想綠別人的男朋友。」

「綠誰的?」

「我的。」

該怎麼形容我的吃驚?我起身穿好衣服,在心裡暗自嘆了口氣,這朋友還做不做啊。

藉口跑到陽台上透氣,鯨魚跟著走到我邊上,用手托著腮,看著我說,「我媽快要回來了,要不,我們去外面住吧。我好久都沒有見過你了,想和你好好聊聊天。」

其實我和鯨魚睡過很多次,準確的說僅僅是單純的一起睡覺。

在唸高中的時候,鯨魚就給我講,畢業以後想和我一起出去旅行,想睡我一次。我一直知道那是她的玩笑話,所以睡在一起的時候,也沒太多想。

剛剛的對話又是一個玩笑了吧?

但是這一次我想錯了。

 

對於和鯨魚去開房這事,我其實並沒有什麼忌諱或者是排斥。自始至終我和鯨魚都沒能在一起,用鯨魚的話來說,我們這叫「靈魂伴侶」。

雖然我覺得有點扯淡,所謂靈魂伴侶,無非就是兩個異性男女藉此保持曖昧的關係,但我也沒法否認,她的特別。

想起第一次和鯨魚到成都的那天,我們住在春熙路,她睡在大床的另一側。

一整晚我都沒有睡著,半夜的時候鯨魚也醒了,兩個人看著對方,沒有說話,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對方。她臉上帶著一點笑意,眼角彎起來像月亮,窗外的燈光灑在她的皮膚上,像是給她披上了一層紗。

我當時沒有任何下流的想法,只是覺得看著她姣好的臉就覺得寧靜和安全。

鯨魚很漂亮,可以說是我遇見過的姑娘裡面最好看的一個。

會彈琵琶古箏,愛好是琴棋書畫,喜歡穿旗袍,不開心的時候品茶抄經書詩文。她有著和我身邊所有認識的女孩都不同的氣質,清冽高冷,讓人想要接近卻又不得不止步。

 

一起離開了她家,鯨魚拉我去了附近的酒店。

電視裡放著無聊的綜藝,鯨魚在浴室洗澡,淅淅瀝瀝的水聲讓我覺得有點坐立難安,平復不下躁動,她就穿著浴袍出來走到我面前,我分明能看見水珠順著她的小腿劃過。

她看著我說,你想要嗎?

我別過頭說,「我今天不想,我沒準備好。」

她說,「那,要不你打打我屁股吧。」

我當時沒有任何下流的想法,只是覺得看著她姣好的臉就覺得寧靜和安全。

鯨魚很漂亮,可以說是我遇見過的姑娘裡面最好看的一個。

會彈琵琶古箏,愛好是琴棋書畫,喜歡穿旗袍,不開心的時候品茶抄經書詩文。她有著和我身邊所有認識的女孩都不同的氣質,清冽高冷,讓人想要接近卻又不得不止步。

 

一起離開了她家,鯨魚拉我去了附近的酒店。

電視裡放著無聊的綜藝,鯨魚在浴室洗澡,淅淅瀝瀝的水聲讓我覺得有點坐立難安,平復不下躁動,她就穿著浴袍出來走到我面前,我分明能看見水珠順著她的小腿劃過。

她看著我說,你想要嗎?

我別過頭說,「我今天不想,我沒準備好。」

她說,「那,要不你打打我屁股吧。」

© A Day Media Limi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FOLLOW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