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鯨魚的故事》第二十八話:鯨魚,要走了


又是在酒店度過了無聊的一天,但是天色漸晚,我們打算第二天再開車回重慶主城。這是我和鯨魚頭一次兩個人待在一起沒有親密接觸。晚上睡覺的時候她看起來有點心事重重的樣子,坐在沙發上看著手機發呆,又看看我像是欲言又止。我看著她臉上的愁雲滿霧,問她怎麼了,她搖搖頭沒有告訴我。我在想大抵她還在生我的氣,便沒有一直問下去。

晚上睡覺的時候,我側身在一旁刷抖音,鯨魚把枕頭立在床頭上靠著發呆。忽然她往我這邊靠了靠,拉過我的左手躺在了臂彎裡,她把腦袋倚在我的肩膀上。也沒有說話,一直望著床單發呆,像是丟了魂兒似的。

忽然她開口問我,「小張,要是我們幾年都見不到面了你會不會忘了我?」

我被問得一頭霧水,我以為自己聽錯了。我說,「你剛說什麼?」

鯨魚似乎覺得自己問的太唐突,她又說,「我問你一件事,假如給你一個很好待遇的工作機會,但是可能幾年都不回家。你願意去嗎?」

我放下手機,我說,「有這種好事?」

鯨魚把腦袋抬起來,臉看著我,眼神很認真的給我說,「真的我沒有開玩笑,如果是你你願意去嗎?」

我說,「那我當然願意去啦。不過是幾年的事情。」

鯨魚聽我這麼說,又把腦袋埋下去,手指一邊在我的肚皮上畫圈圈,一邊說,「假如是我要去呢?要是很久都見不到你呢?」

我說,「好事啊魚兒,你見不到可以給我發微信嘛。」

她好像有點不開心,但是又沒有再說話。我問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她用其他的話題搪塞了過去。我沒有再看手機,也縮下身子,鑽到被子裡面,輕輕把她摟過來,拍拍她的背。我只是安安靜靜的看著她的臉,她忽然沖我苦澀的笑了笑,她的眼睛看了看我的臉,然後又垂下眼皮,我能清楚的看見她雙眼皮的褶子和濃密的睫毛,顯得很黯然。

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和鯨魚分開之類的問題,因為在這之前的七年裡,雖然鯨魚偶有缺席,但是無論在什麼時候只要我找她,她好像一直都在那裡。我覺得很多人都會離開我,但是鯨魚不會。在我人生中最失意和最黑暗的時候,鯨魚總會恰合時宜的出現。

她就像我的月亮。

我也從來沒有在鯨魚的臉上看見這種黯然的神色,看見她這樣悶悶不樂的樣子,我不禁心裡開始愧疚和自責前兩天為什麼要和她生氣。說不定她真的是有心事要和我講。

她好像有點不開心,但是又沒有再說話。我問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她用其他的話題搪塞了過去。我沒有再看手機,也縮下身子,鑽到被子裡面,輕輕把她摟過來,拍拍她的背。我只是安安靜靜的看著她的臉,她忽然沖我苦澀的笑了笑,她的眼睛看了看我的臉,然後又垂下眼皮,我能清楚的看見她雙眼皮的褶子和濃密的睫毛,顯得很黯然。

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和鯨魚分開之類的問題,因為在這之前的七年裡,雖然鯨魚偶有缺席,但是無論在什麼時候只要我找她,她好像一直都在那裡。我覺得很多人都會離開我,但是鯨魚不會。在我人生中最失意和最黑暗的時候,鯨魚總會恰合時宜的出現。

她就像我的月亮。

我也從來沒有在鯨魚的臉上看見這種黯然的神色,看見她這樣悶悶不樂的樣子,我不禁心裡開始愧疚和自責前兩天為什麼要和她生氣。說不定她真的是有心事要和我講。

記得鯨魚前一段時間來成都找我的時候,就說她這次回來是為了處理一點事情,說是簽證護照什麼的,當時也沒有細問。我開始胡思亂想起來,我想她不會真的要走了吧?又會要去哪裡呢?但是鯨魚又不肯給我說,我和她多年的默契讓我知道,她這個人很倔,不想說的事情她怎麼也不會說。我也沒有再問。

睡覺之前,我仔仔細細的看了她幾眼,貪婪的審視她臉上的五官。我看著她的臉,和她這兩年的事情都一切清晰得如昨日重現,我很想給鯨魚說點什麼告慰的話,但是就像有一層烏雲籠罩在我們房間裡,不知道從何說起。我和鯨魚就像兩條擱淺的魚,大口大口的喘息,但是卻什麼都說不出來。

想到這次鯨魚可能真的要離開去一個我現在還未知的地方,我不禁悲從中來。沮喪地伸出手摩挲著她的臉頰,鯨魚忽然打起了精神,從鼻子笑了笑說:「你怎麼了嘛,搞得那麼難過。我都還沒有給你講我要去哪裡呢。不要擔心啦,不管我是去美國啦去法國啦還是去埃及啦,我都會聯繫你的嘛。你還記得上次我在里昂給你打電話嗎?那天下了好大的雨,我現在都能想起那天的大雨,唯一一次見過那麼大的雨還是你在南濱路的公路電話亭給我打電話的時候。你還記得嗎?」

「記得啊當然記得,那天你還說小張好可憐,你不來看我就沒人看我了。你自己還不是過來和我一起淋雨。」,我說。

「這輩子給你送傘打傘的人會有很多,但是陪你淋暴雨的人可能就我一個了。那些小姑娘,才沒有我懂你。」,鯨魚說。

「那倒也是,我活了這麼大,像你這麼聰明但是有時候又這麼瘋癲的姑娘,天下可能再也找不到第二個了。」

如果單單看著鯨魚眼前這樣俊俏的臉,她也就是一個很好看的重慶女孩,但是這個姑娘卻有時候有著天馬行空的幻想和一些詭誕的行為。全身迸發出無限的活力和蓬勃的生機,就像迎著陽光蹦蹦跳跳走到我面前的一隻小鹿。鯨魚沖我溫柔地笑笑,眸子水靈婉轉,嘴角咧成了月牙。我還就都沒有見過她這麼溫柔的笑意,不禁目光出神的在她的臉上停留了許久。

「那當然了,全天下的笨蛋有很多,我是笨蛋裡最聰明的一個。」,鯨魚把臉頰靠在我脖頸上說,「而且,我這個笨蛋現在是在你身邊的,只要珍惜當下就好了,別去想那麼多了。」

不知為什麼,本來是我想好了一肚子的話想要寬慰鯨魚的。沒想到到頭來被她安撫得平靜了下來。鯨魚關上了床頭的燈,在黑暗中親吻了一下我的眼睛。我感覺到她濕漉漉的唇在我的眼皮上劃過。我摟住她的肩膀,不一會,她的鼻腔裡就響起了勻稱的呼吸聲。我沒有了睡意,看著窗外的月亮發呆。

月亮升起來了,什麼時候又會落下去呢?

如果單單看著鯨魚眼前這樣俊俏的臉,她也就是一個很好看的重慶女孩,但是這個姑娘卻有時候有著天馬行空的幻想和一些詭誕的行為。全身迸發出無限的活力和蓬勃的生機,就像迎著陽光蹦蹦跳跳走到我面前的一隻小鹿。鯨魚沖我溫柔地笑笑,眸子水靈婉轉,嘴角咧成了月牙。我還就都沒有見過她這麼溫柔的笑意,不禁目光出神的在她的臉上停留了許久。

「那當然了,全天下的笨蛋有很多,我是笨蛋裡最聰明的一個。」,鯨魚把臉頰靠在我脖頸上說,「而且,我這個笨蛋現在是在你身邊的,只要珍惜當下就好了,別去想那麼多了。」

不知為什麼,本來是我想好了一肚子的話想要寬慰鯨魚的。沒想到到頭來被她安撫得平靜了下來。鯨魚關上了床頭的燈,在黑暗中親吻了一下我的眼睛。我感覺到她濕漉漉的唇在我的眼皮上劃過。我摟住她的肩膀,不一會,她的鼻腔裡就響起了勻稱的呼吸聲。我沒有了睡意,看著窗外的月亮發呆。

月亮升起來了,什麼時候又會落下去呢?

© A Day Media Limi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WHAT'S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