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E

設計師秀前恐慌、債主上門討債:我在巴黎當時尚公關的崩潰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