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就是我的環境,我生活在裡面。」:專訪 楊乃文

SEP 26

時光荏苒,再怎麼青春活潑的心,也終將被現實的業火灼得瘡疤滿佈,再加網路世界發達,所有步調都比十幾年前快上數倍,滑開社群軟體,充斥各種炫耀和比較,對各種知識也越看越複雜。

粉色斜紋軟呢長外套、紫色喀什米爾過膝襪、香奈兒服飾珠寶配件、黑色幻象珍珠刺繡雙色鞋 all by CHANEL

這次專訪楊乃文,她彷彿一個局外人,外面世界紛紜雜沓,她始終踩著穩健步伐,不疾不徐,安住當下,甚至理所當然告訴我:

「本來就是這樣,不然我要一直擔心嗎?」

 她是一個活在當下的實際表述。


疫情期間不得閒,學樂器、語言、做菜

楊乃文還是一個「走路人」


楊乃文將在10月22日於北流舉辦《繆思 MUSE》演唱會,早先因疫情爆發,演唱會暫時延宕,其實上一張專輯發行時,同樣疫情緣故,後續宣傳期被迫縮短,這不是楊乃文第一次面對疫情的變化。

「我那時候想的是,啊,又來了,真的很煩,但不能怎樣,我覺得就是要找到方法應對。」她說。

澳洲封城嚴格,外出運動不能超過兩人,除購買生活必需品,其餘都要待在家裡。期間,楊乃文在家自學西班牙文、自學烏克麗麗,客廳原地踏步 10 公里運動,偶爾外出去雪梨大橋走一圈回家,她還愛上做菜,發明各式各樣的菜色。

一個人待著,毫不妨礙楊乃文盡情揮灑她的創造力。她向來習慣獨處,尤其喜歡一個人走路,曾從信義區的基隆路走到內湖,兵荒馬亂的車潮,她照走不誤,途中不會聽音樂,就是沿途放空。

粉色斜紋軟呢長外套、紫色喀什米爾過膝襪、香奈兒服飾珠寶配件、黑色幻象珍珠刺繡雙色鞋 all by CHANEL

「前幾年去阿姆斯特丹開演唱會,我有走過二十幾公里,那邊治安不錯,也不太會有路人來找我聊天。」

無數哲學家和文學家喜愛透過散步沉思,尼采更宣稱偉大思想源自漫步。

原以為楊乃文是透過散步思考人生,豈知她果斷反駁:「沒有,我只是太愛吃,可是又討厭重訓,所以就走路,走走走就習慣了。」語畢更天外飛來一句:「我目前台北只有新店走不到。」

(左)黑白色格紋印花幻彩斜紋軟呢外套與同款短褲、孔雀綠喀什米爾過膝襪、黑色橡膠雙C LOGO高筒靴、香奈兒服飾珠寶配件 all by CHANEL;(右)粉色斜紋軟呢長外套、紫色喀什米爾過膝襪、香奈兒服飾珠寶配件、黑色幻象珍珠刺繡雙色鞋 all by CHANEL


網友負評、拍照角度、社群焦慮

楊乃文都是隨心所欲


任何訪談的問答邏輯,在楊乃文面前一律失效。

你以為她會給你一個充滿脈絡的哲學回應,她沒有,她是直線的,簡單的,可是你清楚她說的不是虛言,她做任何事情,說任何話,不會擺出文明結構的自我剖析或大道理,然而,這恰恰是「安住當下」的體現,但她興許不見得清楚這件事。

是的,誰說每一個行為背後都一定要套什麼大道理?我今天散步就是為了減肥,我今天開發不同烹飪食物的方法,不是刻意想創造什麼,不過就是我愛吃,對楊乃文來說,事情並不複雜。

紅黃格紋幻彩斜紋軟呢襯衫式外套與同款長裙、亮片刺繡府綢平口某抹胸、墨綠色橡膠雙C LOGO高筒靴、香奈兒服飾珠寶配件 all by CHANEL

又如梳化期間,攝影師問她自認哪個角度臉蛋好看,她滿臉不解,「這會是一個問題嗎?左臉和右臉有差別嗎?」

得知部分明星會習慣某些拍攝角度之後,楊乃文先是恍然大悟,然後答道:「如果照片不好看,團隊就不會選,所以何必在乎自己哪邊臉好看?」

很多名人都會在意網路負評,這點楊乃文倒是看很開。「網友,顧名思義就是『你不認識的人』,如果我要在乎陌生人的想法,媽呀在乎不完,到底有啥好在乎?我真心不懂,陌生人今天要酸你,你只能聳肩說聲隨便啦,你就是接受,就是這樣子。」她說。

「在乎愛你的人就好。」

楊乃文在社群不喜歡 PO 私生活,只會發食物,因為不會透露她太多隱私,最高紀錄是一個月沒發文。

面對生活,楊乃文就是這麼簡單。

紅黃格紋幻彩斜紋軟呢襯衫式外套與同款長裙、亮片刺繡府綢平口某抹胸、墨綠色橡膠雙C LOGO高筒靴、香奈兒服飾珠寶配件 all by CHANEL


「音樂就是我的環境,我生活在裡面。」


音樂,對楊乃文是難以言喻的存有,必須報以尊重。

她自小就喜歡和音樂有關的事物, 10 歲移民澳洲前已經學鋼琴和琵琶,透露從小不愛唸書,音樂課卻是高分過關。甚至,要楊乃文舉例自己最喜歡的一首歌,她苦惱說道:「我完全不知道,太難了,沒有什麼最喜歡的『一首歌』,我喜歡的是『好幾首歌』,是一堆專輯。」

楊乃文笑說,自己超愛買專輯,曾每天都聽同張專輯,聽了整整一年。

「我覺得音樂就是我的環境,我生活在裡面。」

黑白色格紋印花幻彩斜紋軟呢外套與同款短褲、孔雀綠喀什米爾過膝襪、黑色橡膠雙C LOGO高筒靴、香奈兒服飾珠寶配件 all by CHANEL

於是在看待事業,她照樣有自己的節奏,有自己難以撼動的喜好。

實際上,每個人的人生階段不同,喜歡的音樂類型都會改變。

楊乃文卻是一個長情的人,認為 13 歲到 19 歲喜歡的音樂會維持一輩子,她向來鍾情另類搖滾、搖滾、POP 跟電子音樂,繆思是 David Bowie 、 Tori Amos 、 U2 和 Queen ,尤其在悲傷時都會聆聽 Queen 的〈Who Wants To Live Forever〉盡情大哭。

(左)紅黃格紋幻彩斜紋軟呢襯衫式外套與同款長裙、亮片刺繡府綢平口某抹胸、墨綠色橡膠雙C LOGO高筒靴、香奈兒服飾珠寶配件 all by CHANEL;(右)粉色斜紋軟呢長外套、紫色喀什米爾過膝襪、香奈兒服飾珠寶配件、黑色幻象珍珠刺繡雙色鞋 all by CHANEL

眾所皆知楊乃文演唱會的最大特點,是她不喜歡講話,多數開頭一路唱到結尾,她酷酷地說:「我真的沒什麼東西好講的。」

排除私生活對歌迷無可奉告,楊乃文清楚自己是容易緊張的性情。不過瞭解自身弱項,不代表不去克服,對楊乃文來說,她會竭盡所能練習,最終則抱著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決絕心態,面對挑戰,直迎變化。

黑白色格紋印花幻彩斜紋軟呢外套與同款短褲、孔雀綠喀什米爾過膝襪、黑色橡膠雙C LOGO高筒靴、香奈兒服飾珠寶配件 all by CHANEL


人生都在體驗失去控制

「我就是一直笑,笑到變成真實。」


人生就是由數不盡的變化堆疊,我們皆是在變幻莫測的未知裡壯大心智,只是楊乃文的生命歷程,其動盪遠遠多過其他人,讓她提早明白與其控制未來,不如什麼都別管,最實在。

1997 年,楊乃文第一張專輯《One》就大受好評,第二張專輯正要趁勝追擊,遇上 921 大地震,宣傳被迫中斷,改為募款活動。

第三張專輯,正值唱片市場萎縮,專輯推出沒多久,楊乃文所屬魔岩唱片宣布重組,她瞬間無所適從,對我說道:「那是失去控制的感覺,我很慌張,我完全不懂經紀公司的運作方式,我不會談生意,我對接洽什麼都沒概念。」

「接下來《女爵》就是六年後,突然歌迷都是新的,是有種氣象一換的感覺,就是覺得一直在變。」

紅黃格紋幻彩斜紋軟呢襯衫式外套與同款長裙、亮片刺繡府綢平口某抹胸、墨綠色橡膠雙C LOGO高筒靴、香奈兒服飾珠寶配件 all by CHANEL

專訪期間,幫楊乃文抽天命塔羅牌,抽到「皇帝」。

皇帝牌為人生主軸的人,終生逃不了「失去控制」的議題,楊乃文經常得面對不如預期的情況,但相對地,正因歷經失去主導權的茫然無措,「爭取權力意志」和「找回自我價值」就會是楊乃文一生所關注的主題。

恰好,讓楊乃文紅遍主流市場的歌曲〈女爵〉和〈Queen〉,都與自我賦權連結,前者是在愛情裡義無反顧、為情人赴湯蹈火的堅定,後者則是任性而為、隨心所欲的生活,她說:「這兩首歌都很像我,滿貼切的,無論是個性還是愛情觀。」

話雖如此,她仍淺笑說道:「可我一直都是假勇敢。」

「我記得有人說,當你感到很難過,就要一直笑,笑到你相信你是開心的,我面對困難都是這樣子。」

楊乃文說:「我是那種開心會超開心,難過會特難過的人,所以我都是用這種方式,一直告訴自己沒事,這可以是真的。」

弄假成真,講壞一點是自我安慰,往好的方面想,是一種意念的力量。

黑白色格紋印花幻彩斜紋軟呢外套與同款短褲、孔雀綠喀什米爾過膝襪、黑色橡膠雙C LOGO高筒靴、香奈兒服飾珠寶配件 all by CHANEL


空窗 6 年,態度不將就

楊乃文:「愛一個人,就要愛他的全部。」


外界總是好奇楊乃文的感情世界,稱她敢愛敢恨,一根腸子通到底的純粹。

楊乃文現在空窗六年,坦言曖昧到交往的時間都很快速,最高紀錄是三天就交往,但只要一談戀愛,必然都維持三、四年之久,而且之後分手,她的空窗期是以年為單位計算,完全不會耐不住寂寞,堅持初見風風火火,相戀細水長流。

每每聽見別人說自己看得開,楊乃文都會反駁。

灰黑格紋印花斜紋軟呢外套、勃根地紅皮革外套與同款九分褲、黑色亮面皮革肩頭雙色低跟涼鞋、香奈兒服飾珠寶配件 all by CHANEL

「誰說的?講得我好像都不會哭,每次失戀我都超傷心,我都會大哭很多天,是一直哭喔。」

她認真地對我說:「我超脆弱的,不信你問我的團隊,只要一失戀,我每天都會去公司看書,一邊看書一邊掉淚,但至少去公司有人陪我。」

「所以我想跟女生說,失戀這件事,我與妳們同在啦。」

現今楊乃文對緣分不強求,認為找到對的人最重要:「我身邊確實有朋友是『找到人』就可以,但我沒辦法。」至於理想型的模樣?她嘆一口氣:「哎,他要忍耐我很多壞處,應該也是滿難的吧,哈哈哈哈。」

「愛一個人,就要愛全部,我是這樣,所以對方也要如此。」

灰黑格紋印花斜紋軟呢外套、勃根地紅皮革外套與同款九分褲、黑色亮面皮革肩頭雙色低跟涼鞋、香奈兒服飾珠寶配件 all by CHANEL

 

和楊乃文對談的過程,心裡難免有感。

活在當下,就是像她這樣吧?對自己的情緒完全誠實,對自己的行動無愧於心,可是這不代表我們不會傷心、不會憤怒,縱然有看不開的時候,只能堅持腳步不要停,既然生活不全是一馬平川的甜美,那麼遇見恐懼就是勇敢穿越,待到柳暗花明,便能越發珍惜當下。

一如楊乃文在專訪最常講的一句話:「該怎樣就怎樣吧。」

Photography: Yung Hua Chen
Styling: Sasha Liu @ A Day Media
Interview & Text: CC Kao @ A Day Media

Make up: 陳佳惠 Carlin Chen @妝顏造型工作室
Hair: Jacobs Hsieh @ ZOOM Hairstyling
Styling Assistant: Zimmer Lin @ A Day Med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