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LOVE

《渣男日記》vol.2:專釣多金獨立大姐姐的「軟飯男」

周小姐給我說起來這個故事的時候,幾乎是咬牙切齒的。

她說,我光明磊落 20 幾年,從來沒想到會遇見這麼一種貨色。他簡直是我人生中的噩夢和污點。儘管事情已經過去了快一年,至今回想起來仍然止不住的生理噁心。

聽到她這麼說,我饒富興味地放下了手裡的事情,聽她講述起這個集騙炮、偽 M 混字母圈(假裝是 SM 圈子關係裡的奴一方)、小偷、說謊成性、習慣出軌的軟飯男故事。

下文稱軟飯男為吳歸。

 

周小姐認識吳歸是在去年冬季。

她應朋友的邀約和閨蜜在重慶觀音橋紅鼎國際的一個清吧小聚。她就是在那裡第一次見到的吳歸。

吳歸當時在那個酒吧做駐場,他坐在燈光璀璨的舞台上抱著一把吉他深情彈唱,當他唱到趙雷的《成都》時,有點微醺的周小姐放下了酒杯,托著腮開始安安靜靜地聽舞台上的吳歸唱歌。

《成都》是她很喜歡的一首民謠。

大概是感覺到有人在注視著自己,吳歸唱到一半將目光注視到周小姐的身上。

也不知道是當天的酒精太醉人,還是酒吧的霓虹太過旖旎,周小姐的情緒不知不覺間就被淹沒在了成都那首歌舒緩的旋律中。就連吳歸和她四目對視時的目光,都顯得那麼的深情且熾熱。有那麼一個瞬間,周小姐的眼睛裡泛起來了點點星光。那是吳歸在她眼裡的光。

「有才華的男人,才是最迷人的。」周小姐對我這麼說道。

一曲終了,作為酒吧駐場的吳歸下台和到酒吧來的客人們敬酒,當然也沒有錯過周小姐的這一桌。

「你唱歌挺好聽的。」周小姐和他碰杯的時候說道。
「妳喜歡嗎?喜歡的話經常來,我唱給妳聽。」吳歸禮貌又不失風度的說。

吳歸還說,這是朋友開的酒吧,他只是在這裡幫幫忙暖暖場,要是覺得開心可以常來。

周小姐看著眼前的吳歸,180 幾的身高顯得高高大大的,加之他禮貌又得體的微笑,周小姐不禁對吳歸產生了興趣。就在當天的酒局上,她拿出手機,加了吳歸的微信。

也許是當天晚上的音樂太過於上頭,周小姐添加了吳歸的微信之後,在第二天清醒過來並沒有把這個在酒吧裡邂逅的陌生男子放在心上。繁忙的工作和生活節奏一下就把周小姐的生活拉入了正軌。吳歸只是無聊生活中的一個插曲,是微信裡的一個符號。

可是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吳歸倒是對周小姐有著濃厚的興趣。

時不時的打打招呼,聊一些生活的瑣碎,分享生活中的一些趣事。通過聊天,周小姐得知吳歸不僅僅是酒吧的駐唱,還是一個獨立音樂人。吳歸分享給了周小姐他的網易云音樂帳號,裡面有他自己編寫彈唱的歌。

知道周小姐喜歡音樂,吳歸還會在空閒的時間裡,拿出樂器給周小姐錄個視頻彈唱兩曲。

他說:「這是我專門為妳唱的歌。」

一來二去,周小姐對吳歸產生了一種奇妙的好感。也說不清是不是心動,只是覺得吳歸渾身都透露出一種憂鬱且富有才華的魅力。吳歸說,你可以叫我男版的張懸。周小姐哈哈哈大笑道,沒想到你不僅會唱歌還挺幽默的。

吳歸還說,這是朋友開的酒吧,他只是在這裡幫幫忙暖暖場,要是覺得開心可以常來。

周小姐看著眼前的吳歸,180 幾的身高顯得高高大大的,加之他禮貌又得體的微笑,周小姐不禁對吳歸產生了興趣。就在當天的酒局上,她拿出手機,加了吳歸的微信。

也許是當天晚上的音樂太過於上頭,周小姐添加了吳歸的微信之後,在第二天清醒過來並沒有把這個在酒吧裡邂逅的陌生男子放在心上。繁忙的工作和生活節奏一下就把周小姐的生活拉入了正軌。吳歸只是無聊生活中的一個插曲,是微信裡的一個符號。

可是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吳歸倒是對周小姐有著濃厚的興趣。

時不時的打打招呼,聊一些生活的瑣碎,分享生活中的一些趣事。通過聊天,周小姐得知吳歸不僅僅是酒吧的駐唱,還是一個獨立音樂人。吳歸分享給了周小姐他的網易云音樂帳號,裡面有他自己編寫彈唱的歌。

知道周小姐喜歡音樂,吳歸還會在空閒的時間裡,拿出樂器給周小姐錄個視頻彈唱兩曲。

他說:「這是我專門為妳唱的歌。」

一來二去,周小姐對吳歸產生了一種奇妙的好感。也說不清是不是心動,只是覺得吳歸渾身都透露出一種憂鬱且富有才華的魅力。吳歸說,你可以叫我男版的張懸。周小姐哈哈哈大笑道,沒想到你不僅會唱歌還挺幽默的。

就在一個週三的晚上,周小姐和朋友在重慶 other river 聚會的時候,吳歸忽然打來電話說:「妳在哪裡,我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很想見到妳,很想很想。」

靠著周小姐發過來的定位,吳歸也風塵僕僕地出現在了那天的 or。

他看著周小姐的臉說,我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有一種很想看見妳的衝動,所以我來看看妳。

他真的只是過來看了一眼周小姐,然後就揮揮手消失在夜色中。

後來,他在微信上試探性的問周小姐,要不,我們交往著試一試?

對他早已頗有好感的周小姐便應允了。

剛在一起的前期都還算甜蜜,吳歸繼續發揮他的音樂才能,每天都會唱歌哄周小姐睡覺。

周小姐也大大方方的介紹了吳歸給自己的朋友閨蜜們認識。只是閨蜜們對他的評價都不太好,更多的還是他的外表。是的,雖然吳歸長得高高大大,但是身高卻並不能掩蓋他長得比較像西遊降魔篇裡豬剛鬣的事實。

可是,戀愛中的女人,總是盲目的。

倘若周小姐只是一個單純的戀愛腦,那她就栽了。

互聯網發達的時代,除了能帶來更多的誘惑和信息便利以外,還有讓人見多識廣的作用。

可能是經典的渣男故事看得太多,周小姐對於吳歸的那些光環始終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

比如吳歸說他其實是個富二代,只是家裡怕他學壞沒有給他很多的錢。雖然學音樂確實很花錢,但是從吳歸身上透露出的那種市井小民的氣質,卻怎麼都和富二代沾不上邊。

在一起一個月,周小姐就發現了吳歸身上的種種不對勁。

雖然他一直自詡為才華橫溢的獨立創作音樂人,但是平日裡給周小姐唱的歌大多是翻唱。

除了網易云首頁的那幾首歌,平日也沒有見他寫歌創作。雖然嘴上說著自己家境殷實工作也比較好,但是出門約會逛街,一到了買單的環節他必定會有一個可以聊半小時的電話或者準時便秘。

甚至在接下來周小姐的生日那天,吳歸這位從事金融業的富二代送的禮物,是一個淘寶一百多塊的 MP3。他深情款款地對周小姐說:「我在裡面錄了十首歌,以後妳就可以甜甜的聽著我唱的歌入睡了。」

倘若周小姐只是一個單純的戀愛腦,那她就栽了。

互聯網發達的時代,除了能帶來更多的誘惑和信息便利以外,還有讓人見多識廣的作用。

可能是經典的渣男故事看得太多,周小姐對於吳歸的那些光環始終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

比如吳歸說他其實是個富二代,只是家裡怕他學壞沒有給他很多的錢。雖然學音樂確實很花錢,但是從吳歸身上透露出的那種市井小民的氣質,卻怎麼都和富二代沾不上邊。

在一起一個月,周小姐就發現了吳歸身上的種種不對勁。

雖然他一直自詡為才華橫溢的獨立創作音樂人,但是平日裡給周小姐唱的歌大多是翻唱。

除了網易云首頁的那幾首歌,平日也沒有見他寫歌創作。雖然嘴上說著自己家境殷實工作也比較好,但是出門約會逛街,一到了買單的環節他必定會有一個可以聊半小時的電話或者準時便秘。

甚至在接下來周小姐的生日那天,吳歸這位從事金融業的富二代送的禮物,是一個淘寶一百多塊的 MP3。他深情款款地對周小姐說:「我在裡面錄了十首歌,以後妳就可以甜甜的聽著我唱的歌入睡了。」

周小姐不是一個喜歡欠別人人情的人,為了回禮,她試探性的問了一句吳歸,你喜歡什麼。

吳歸的騷操作讓她大跌眼鏡。

他很利索的舉例了十個自己最想要的東西,從留聲機到高級西裝球鞋都有。

他說:「我不想寶貝為我花錢買這麼多破費,妳隨便挑一個妳喜歡的好了。」

吳歸的清單裡,隨便拎一個出來都幾千上萬。雖然周小姐不是缺錢的主,但是也不能吃這種啞巴虧。

她挑選了一個 1700 的留聲機,發給吳歸看。

吳歸說:「我明白了,你對我的愛是在 1500-2000 塊錢的區間。」

 

還有在平日的聊天裡,以前很正常的他總是會把話題有意無意地往性上面引導,並且還會時不時的發一些自己自慰的視頻給周小姐看。

一開始,周小姐是知道他是為了好面子才說出來的這些說辭,但是因為自己一開始也並不是看上他的經濟實力或者外表,只要他本性善良,其他的她都可以接受。

問題就出在一次周小姐去他家找他的那一天。

那天吳歸興致勃勃的給周小姐說,今天在家裡準備了很多好吃的飯菜,妳下班過來嚐。

周小姐欣然應允。

可是當她來到吳歸家裡的時候,她的眼睛一下就注意到了茶几上的那個水杯。在水杯的邊沿上,印著一個淺淺的口紅印。口紅的顏色是正紅色,但是周小姐從來都沒有用過正紅色的口紅。她知道吳歸是定居重慶的外地人,他的生活圈子只有他媽媽,但是她媽媽是早就不會塗口紅的年紀了。

女人的第六感像是獵手本能一樣在周小姐的身體裡浮現。

她很確定,家裡一定來過其他的女人。

然後她就立馬衝進吳歸的臥室,打開床頭櫃看一看櫃子裡的避孕套有沒有少。周小姐很清楚地記得,櫃子裡有上次買的十個裝的避孕套,不出意外的話應該還有八個。因為摳門的吳歸,連套都從來不會自己花錢買。但是抽屜裡避孕套不見了,可是在櫃子裡卻躺著一瓶用掉一半的潤滑液。更離譜的是,在潤滑液的旁邊還有兩個 SM 小夾子道具,而且是夾在男性乳頭上的那種。

見多識廣的周小姐當然知道那個潤滑液和小夾子是做什麼的。

她把這堆東西丟到吳歸面前,很冷靜的說,說吧,怎麼回事。

吳歸面露一絲難堪,但是很快便被他標誌性的虛偽笑意掩蓋,他說妳聽我解釋。

周小姐也不想再聽他編造謊言,甩手出門留給了吳歸一個背影。

可是當她來到吳歸家裡的時候,她的眼睛一下就注意到了茶几上的那個水杯。在水杯的邊沿上,印著一個淺淺的口紅印。口紅的顏色是正紅色,但是周小姐從來都沒有用過正紅色的口紅。她知道吳歸是定居重慶的外地人,他的生活圈子只有他媽媽,但是她媽媽是早就不會塗口紅的年紀了。

女人的第六感像是獵手本能一樣在周小姐的身體裡浮現。

她很確定,家裡一定來過其他的女人。

然後她就立馬衝進吳歸的臥室,打開床頭櫃看一看櫃子裡的避孕套有沒有少。周小姐很清楚地記得,櫃子裡有上次買的十個裝的避孕套,不出意外的話應該還有八個。因為摳門的吳歸,連套都從來不會自己花錢買。但是抽屜裡避孕套不見了,可是在櫃子裡卻躺著一瓶用掉一半的潤滑液。更離譜的是,在潤滑液的旁邊還有兩個 SM 小夾子道具,而且是夾在男性乳頭上的那種。

見多識廣的周小姐當然知道那個潤滑液和小夾子是做什麼的。

她把這堆東西丟到吳歸面前,很冷靜的說,說吧,怎麼回事。

吳歸面露一絲難堪,但是很快便被他標誌性的虛偽笑意掩蓋,他說妳聽我解釋。

周小姐也不想再聽他編造謊言,甩手出門留給了吳歸一個背影。

倘若故事在這裡結尾,周小姐可能還不會這麼憤懣不平。

但是作為一個血統純正的重慶姑娘,周小姐和許許多多的重慶女人一樣,身上有著一種錙銖必較刨根問底的脾氣。她越想越氣,一定要搞個明白,想要知道自己當初這麼喜歡的人到底是個什麼面目。在小區樓下平靜下來後,周小姐整理好心情,再一次打開了吳歸的家門。

吳歸的眼神先是一愣,隨即轉為驚喜和羞愧。

吳歸在那邊可憐巴巴的說,我只是一時糊塗以後不會再這樣的渣男鬼話說辭。

周小姐口頭上也沒有過多的計較,她只是想看看吳歸究竟可以演到什麼時候。

後來一段時間,周小姐都巧妙避開與吳歸肌膚之親,而吳歸心底似乎也清楚周小姐不聲不響,實際上正繃緊神經仔細地觀察著他,所以也不敢多做抱怨,乖了一段時間。

沒想到離奇事件很快就找上門來。

在周小姐和吳歸交往的第二個月,一個自稱自己懷了吳歸孩子的女人找上了他,出現在了吳歸的家門口。

周小姐冷冷地說,你自己和她去說清楚吧。

就在觀音橋的一家星巴克裡,吳歸和那個女人見了面。去之前,吳歸和周小姐說,我很快就和她談好就回來。可是他進去了整整兩個小時,都還是沒有音訊。

平時雷厲風行的周小姐乾脆走進了那家星巴克,找到了吳歸的座位,摘下墨鏡坐到那個女人的身邊說:「來嘛,三個人的事情,我們三個人談。」吳歸一臉慌亂,但是那個女人卻咯咯笑個不停。

大概是女人之間的心靈感應,期間那個女人把周小姐拉到咖啡廳門外說:「我覺得妳並不像吳歸嘴裡說的那種女生,我感覺我們都被他騙了,所以妳有什麼話對我說嗎?」

兩個女人就可以唱一台戲。

通過和那個所謂小三的聊天,周小姐得知,吳歸這個表面上打著獨立音樂人,金融富二代稱號的人,背地裡卻混著字母圈。他和這個懷孕的女人就是在某 SM 圈的 APP 上認識的。說著還把吳歸在社交軟件上的主頁給周小姐看了看。

24 歲只是搞貸款的吳歸在軟件主頁上寫道:「19歲小奶狗,銀行工作,男 M,可奶可甜。」

她還說,在她們的圈子裡,這樣的男 M 獵豔的對象都是成熟性感有經濟實力的大姐姐。她和吳歸認識的時間並不長,但是也在他身上花出去了上萬元了。周小姐當時覺得天旋地轉,這種感覺讓她覺得比吃掉用蛆蟲加蟑螂煮的湯都還要噁心一千倍一萬倍。

平時雷厲風行的周小姐乾脆走進了那家星巴克,找到了吳歸的座位,摘下墨鏡坐到那個女人的身邊說:「來嘛,三個人的事情,我們三個人談。」吳歸一臉慌亂,但是那個女人卻咯咯笑個不停。

大概是女人之間的心靈感應,期間那個女人把周小姐拉到咖啡廳門外說:「我覺得妳並不像吳歸嘴裡說的那種女生,我感覺我們都被他騙了,所以妳有什麼話對我說嗎?」

兩個女人就可以唱一台戲。

通過和那個所謂小三的聊天,周小姐得知,吳歸這個表面上打著獨立音樂人,金融富二代稱號的人,背地裡卻混著字母圈。他和這個懷孕的女人就是在某 SM 圈的 APP 上認識的。說著還把吳歸在社交軟件上的主頁給周小姐看了看。

24 歲只是搞貸款的吳歸在軟件主頁上寫道:「19歲小奶狗,銀行工作,男 M,可奶可甜。」

她還說,在她們的圈子裡,這樣的男 M 獵豔的對象都是成熟性感有經濟實力的大姐姐。她和吳歸認識的時間並不長,但是也在他身上花出去了上萬元了。周小姐當時覺得天旋地轉,這種感覺讓她覺得比吃掉用蛆蟲加蟑螂煮的湯都還要噁心一千倍一萬倍。

「並且,我覺得吳歸也是在字母圈行騙的,他根本就不是 M。」那個女人又說道,「他怕疼,也不會聽指揮,除了對於那件事情有興趣以外對其他事情根本沒有接受的心理。他就是在這個圈子騙財騙色的垃圾。」

話已至此,周小姐算是徹底認清了吳歸的醜陋面目,當天便果斷分手,頭也不回離開了這集所有謊言於一身的男人。

沒想到幾天後,周小姐竟接到了吳歸媽媽的電話,她說,我們吳歸是個好孩子,他只是做了男人都會做的錯誤,妳給他一點時間他會變好的。

周小姐冷冷一笑,掛斷了這個奇葩母親的電話。

 

 

事情過去了半年以後,吳歸徹底從周小姐的生活裡消失匿跡。

他也許還繼續在字母圈行騙,還在繼續騙著無知單純的小妹妹或者是有錢多金的大姐姐。

一天的大掃除中,周小姐忽然發現自己曾經置辦的昂貴首飾都不翼而飛。

她的家裡,只有她的狗狗和她。

還有一個來過的人,是吳歸。

在我們渣男中,最大的特點並不是始亂終棄,而是善於偽裝且富有耐心。

我們會為了獵豔或者是騙財騙色,蟄伏很久。一旦出手,就一定有信心成功。

無論是良好的教養和才華,都是我們的偽裝。因為我們深知那種為了達到上床的目的太過於急於功利的男人,會呈現出一種有失體面的急迫,恰恰這是最讓女人反感的。

所以,我建議廣大的女性。

如果想要不成為獵物,妳就需要有獵手的敏銳。

不要只了解清楚一個人的現在,因為可能都是虛假的,而他的過去,是永遠不可能粉飾的。

© A Day Media Limited.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FOLLOW US
WHAT'S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