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人帶路:專訪米職人顧瑋,談日常「選米、混米、煮米」的細緻學問

無論日子是熱鬧還是清淡,米總是默默佔據餐桌上的小小一角,如此不起眼,卻又如此與我們的記憶難捨難分。只是「米」,和世界上任何事情一樣,好不好,都必須往細節裡探究去。
我曾經以為天下的米吃起來都差不多,直到某次花東旅行,在稻田邊一間小店吃到米飯晶瑩飽滿的滷肉飯後,才體悟到好吃的米竟能讓平凡小吃如此不同………

A Day with 麥浚龍、謝安琪:寂寞不過是常事,不慌張、不惶恐、不借酒消愁

有些情感相對容易被理解,快樂的另一頭是悲傷、激動的對岸是平和,至於寂寞的相反詞,麥浚龍(Juno)在靜默深思十七秒以後說,「沒有。」他在大街小巷中做了個有關寂寞的訪問,因為察覺到寂寞在人心中的曖味不明,成就了他和謝安琪(Kay)的新組曲《寂寞就如》和《其實寂寞》。…